军歌嘹亮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899|回复: 5

阿雁的故事(续ZT)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1-25 11:07: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几年之后,突然有一天,老爸刚下班就被几个兵哥儿给带走了,老妈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儿,爱人无缘无故给关押了好几天,大院里的人见着就指指点点地,心里这叫个着急啊,带上儿女,去政治部讨说法。$ g/ ~' I0 Z( y
   : m( A  a" j  ?# B7 G; c" Q
    $ Y6 {3 f# R  A
政治部主任一看老妈,脸上万分严肃说出了原委:当年老爸在上海的时候,某个资本家曾经贿赂他一百块钱,他老人家推脱了两次就收了,后来资本家被打倒批斗,向组织百分之百地交心的时候,就把这个陈茬儿给供出来了。那时候一百块钱可不得了,能买多少多少斤大米,多少多少斤猪肉,外加多少多少斤大白菜萝卜茄子等等。上海那边儿兴奋坏了,号称抓住了只大老虎,赶紧通报北京,北京这边儿也雷厉风行,当时就把老爸给拘了去。主任严厉地瞪着已经哭成泪人的老妈,“某某某的问题非常的严重,还拒不承认,你来得正好,劝劝他老实交代!”" R4 k$ w4 M$ Z5 s5 R3 q
- S! c) Y2 m4 x5 T" r& {
. [# i5 b  C7 n' V: S
老妈一听,当时五内俱焚:这个混蛋,怎么能收资本家的贿赂呢?收了贿赂也没见用在自己和儿女身上啊,全家靠他和自己那点儿工资,也就是勉强吃个饱饭而已,难道说,那一百块钱全给了别人?谁呢?扬州的老婆婆?上海工商局那个小狐狸?还是金山的那个女政委?
 楼主| 发表于 2010-11-25 11: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边乱想,一边随着主任去了一个戒备森严的小楼,老爸给关在一个小小的房间里,什么家什都没有,他老人家盘着两腿,大马金刀地在地上坐着。一看老妈,他还挺不高兴,“你来干什么?”
4 a: D! u4 [& b$ h
- z% H, c, J4 n, J老妈忍着眼泪,“我来看看你。”
! N2 C/ p9 }( Q8 h5 q: R: o5 M$ J# o4 Z, Y; v% v# u
主任一看,心想,“我去外边听着,他们没准儿能说出点儿什么来。”
! A% b/ D5 @$ Y% S4 @0 E5 r# ]1 M0 w. Q- u2 p9 }" S
主任一出门,老妈眼泪就下来了,“德甫啊!他们给你吃饭了吗?”; q# x7 b% a/ ~- R

+ j2 s/ |: S  K# N1 [“吃啦,待遇挺好!”老爸板着脸看着老妈。老妈接着说,“组织上让我来劝劝你。知错就改就是好同志……”
: [$ N  ]3 o# Z8 S* N; N
; }' f/ G- w4 }0 H5 f  C& q“错个屁!我哪儿错了?”
! G5 C3 |2 I& ^2 `
# h. {6 ]" b3 o: Y& V0 A“那一百块钱……”
5 l& o) \7 i4 p/ ?: v2 F& r6 a& l- Y2 J
“我没收!”老妈一听,简直要抓狂了,“你没收?人家上海那边都确认了……德甫啊!你就承认了吧,我天天跑政治部,就是盼你早点出来。孩子们都闹着要爸爸……”
! C! _8 e8 U- g" @% y$ W
5 m. ]2 t5 A4 O& P) m老爸一听这话,沉默半晌,说,“你回去,大衣柜左下角,有个饼干铁桶,里边最底下有个信封,你去把它交给陈大麻子。”
 楼主| 发表于 2010-11-25 15:29:43 | 显示全部楼层
门外偷听的“陈大麻子”乐坏了,本院第一大案有了如此重大的突破,自己答应让他夫妻见面就是高明啊!当下亲自陪着老妈回家取信,取完了找到专案组,连同院里各大领导一起,当场打开一看,大家咯喽一声儿,全傻了:里边儿是张收据,还盖着解放军某某部队的财务章!9 O8 ^8 D8 `# }4 j, ~

9 z' z4 s  O$ N4 _4 _9 G3 o5 ^
1 Y# z* Z+ z  d) e5 M) s原来老爸当初再三推脱,资本家狡猾狡猾地,留下钱就跑了,老爸没辙,只好带着钱去见财务,说是有人要支援部队,捐款一百圆整,你给入帐吧。收据呢,老爸就把它和其他军功章之类的都扔进个饼干桶子里。7 T9 N! s. l. ?* k# q

9 }8 k0 R' |* y" j* S* l! H* N
5 ?: Q* ]9 e; M0 a* h- R0 I0 H  f政治部专案组和各大领导核对了半天,还把当年的财务找出来对帐,过了俩礼拜,老爸给放出来,官复原职。老爸等了几天,高高兴兴地找陈大麻子去讨说法,陈大麻子无奈,在老爸档案上加注:清正廉洁,两袖清风。
 楼主| 发表于 2010-11-25 15:3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多年以后,老爸给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还是一脸的得意,我就问了,“爸,你怎么就不早讲出来啊!”+ z# G( T! F( Z( j
+ t- a0 |4 B, s  C2 v2 s+ ]3 v
老爸喝口茶,慢悠悠地说,“我就是想看看他们的表演,那时我的老上级、老部下全都跟我表过态,最后你妈妈也给闹出来了,TMD,陈大麻子真有他的!”
# V& @' V0 L3 I8 W( U0 B4 I
( t* y) l. d: G% v2 i+ X4 N1 e. |“那你也不想想你老婆孩子多受罪哪!担惊受怕的!”
. G/ a7 K2 P! O! t( ~+ Z( h9 ^& O2 H# O$ a" {9 F# M. Q
老爸沉默半晌,冒出这么一句来:“与人斗,其乐无穷啊!”
+ {' T0 u% V$ M* u
/ }" o" f8 B. ~5 y' m$ }我@#!$#!& …………什么人哪!
发表于 2010-11-26 15:27:56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朝代都有攀官忘义的小人。$ V; R0 T8 D7 o5 ?% V& f* k$ w
过来的人知道,我们身边就有“运动红”,一闹运动准是红人,但心有可能是黑的。
发表于 2010-12-20 20:24:26 | 显示全部楼层
姜还是老的辣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