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歌嘹亮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555|回复: 3

.我的“六.一”岁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6-8 11:14: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滇南 于 2012-6-8 15:33 编辑 + O7 s4 P) w2 l; Q- Y5 H

. V- P$ G6 t, n                                                                                                    序/ J8 T" ^4 n2 \  V

7 V+ j$ Z- b# Y$ P6 @      
  }9 _( M: S; m6 v
       又到“六.一”了,看着现在的孩子一边是堆成小山似的玩具、穿戴华贵的服饰,形式的节日活动;一边是沉甸甸的书包、“小眼镜”、“小肥肥”的童真。唯一的感觉就是:羡慕他(她)们的物质生活,怀念自己的白描画般的朴素童年。) w+ B/ ^; a. {3 a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怎么过的,大多已忘却,但是第一次或者是快乐的、心酸的,永远是刻骨铭心的。6 I; b5 h; r: ]+ Q: I8 |
                            3 a3 d; n* H$ j, S& {7 n3 i) W

% R9 F4 ?5 @' M6 Y) q2 q9 A6 s& `7 Y
$ J) `, x+ ~* Q( [1 ~5 s8 |6 `6 j
                                                                                         第一个“六.一”节6 i0 z- T; f4 g5 R8 O7 @2 o

3 l3 v9 ?; P  j' P) C/ {9 Q! O  {2 |, g1 I" y0 p4 @  S
      曾记第一次过“六.一”是在我四岁的时候,那时小不点的我经常穿着开档裤跑到学校去看哥哥们读书。一堂课下来,也许里面的学生还没背出来的,我已经背得八九不离十了。最好的例证就是:一次,晚上母亲检查两个哥哥作业,叫二哥背诵当天的古诗,他却被罚了跪顶着盆哭都背不出来,我在一旁看不过去顺口朗朗而出,气得母亲又抄起小细条子刷了他一台。
+ U. R5 A" h% f  k; |1 P( b      我的童年、少年时光里,从小就是个娃娃头,骑马、摸鱼、钻洞、下棋、画画、敲鼓、快板、跳海、躲猫猫、玩陀螺、玩扑克、滚钢圈、打核桃、打石头架、做恶作剧……,样样有我。当然了,也年年领“三好学生” 、“优秀班干部”奖状。以前,在班上那女班主任老爱说“人小心多、树小根多”,其实,说的就是我。
/ Z3 Y1 e2 s, \9 O6 A# G" W      言归正传,那次的“六.一”儿童节我死活都缠着探亲的父亲领我去学校看哥哥们过节。到了学校,哎呀,到处彩旗飘扬,人头攒动。记忆中,节日游戏什么蒙眼敲鼓、捆脚快跑、打兵乓球、投篮比赛、猜谜语、讲故事……,还是很多的。3 k( D- ?6 B. |% C9 T  i$ a
      在讲故事的节目旁我停足不前,眼馋馋地看着奖品——一本本散发着书墨香的小花书。(也不知道为什么,打小我就特喜欢看小花书,特别对里面的故事人物情有独钟。)7 W, `  T4 t+ @6 E, }+ r% m
      游戏规则是小学生上台讲一个故事,就给本小花书,可我真想要啊。老父说:那是奖品,龙儿,有本事就上台去讲,不然就别张口要。从小我胆子就特别大,一急就蹦上去了,拿着话筒现编了个小红军吹军号消灭白匪军的故事,三言两语讲完,还不待负责的老师把书给我,就窜到一摞的小花书前左翻右选,最后选了本《中国古代成语故事》。心不甘还想要,正准备多讲几个,老父说:得了,你不是学生,其它小朋友还没讲呢,贪心!3 U* E& l- F8 a; M+ Q  d  u% y
      现在想来真好笑:其实我讲的故事很简单,几句话就搞定了,并且是把我大哥曾经“吹”的故事改动了下,就得了本书,太划算了,美死了!一整天都把书搂得紧紧的,躲在安静的角落里看,晚上就闻着那清香的书墨味甜甜入睡。3 u* j" d4 j1 ]1 I' r9 [- P7 e
      以后,“六.一”就这样开始陪伴着我的童年岁月。
, d4 m  {( p# [  |  ~& G( l% n; E. D: V9 k, I

: z! ~3 I1 |8 O0 N$ }7 ?  Z               
9 I% U' c) i* l" t3 V/ T1 ~+ y6 P" G- T% C

' Y4 ~+ X) s" V9 H                                                                                       最难忘的一次“六.一”( }6 e" \3 q! a2 u
) \+ g7 f0 q% x4 z7 r4 X8 [
" T# |. c" i7 Y: Z7 }9 t7 ~( R
      记得是在读二年级的时候,我才六岁多点。那天,小朋友都穿上自己最好的衣服,想着又可以好好玩一天,大伙真高兴。突然,学校的钟声响了,全校紧急集合。发生什么事了?就见校长发话了:同学们,刚才接到通知,有台湾的敌特在附近活动,现在全校师生出发,目标——学校背后的山林,抓特务。我的天!一下子心里就紧张起来,小拳头捏得紧紧的。/ u0 f2 s* b4 W9 z2 Y& O$ `8 A
      抓就抓!跟着大年级的大队同学拼命地跑,才跑了一、二公里,就上气不接下气,小脸憋得通红,鞋带也松了,帽子也跑歪了,口袋里的核桃早跑飞哪去了(心疼啊)。& e. f5 u, a$ ^
      一小时后,又是一阵紧急的哨音,同学们结合站好队后,校长又训话了:同学们,在广大干部群众的积极参与下,敌特已在其它地方被抓获了,现在以班级为单位列队回校。2 ~( d) v" C$ |3 V' q2 }0 I0 O* H
     “抓着了?”1 b, ?) b" ^2 O8 F6 k& t9 F
     “抓着了!”
4 w' \  d" _) S2 P  ?" f0 [     累得东倒西歪的我们兴奋起来,总算没白跑!结果过一两天,四、五年级的大同学来说,我们上当了,是校长骗我们搞的游戏。他奶奶的,耍我们!唉,好心疼天天陪我玩的那几个磨得发亮的核桃啊!
3 S, U* K# x. l$ t' C3 U     算喽!“帽子歪歪带,老婆来得快。”/ j* Q1 m# y, Q; L: p& _$ d) D

7 P9 G- M* c, j' D/ J5 U                                     T* ?4 ?" H; {$ [$ J7 }
# ?& \, O1 t, q1 a& g
                                                                                            心酸的“六.一”
5 C2 L8 i+ O; [6 C
/ i" M- F# d/ l& M2 ]9 A: i

# t1 S# P# P2 ^      一九七九年二月,对越自卫还击战打响了。城里干部子弟全部疏散到后方。我们五弟兄惨了:二哥带着五弟躲到文山附近乡下,大哥带着我和四弟回了很远的广南县一个乡镇学校寄宿,周末回乡下姑妈家居住,与表姐表哥表妹一道打柴、放牛、遛马、种地。
4 }& T8 M2 V  q      那段岁月真的苦啊:一是周末得回亲戚家背米扛柴回校煮饭自己吃,衣裳自己洗,破了就破了;二是人情淡薄。以前和我父亲认识的熟人对我们兄弟行如路人,不理不睬。再没有以前的热情关照,也没有了以往妈妈的热菜热饭和问寒问暖。0 W1 B, R/ W# n9 W: y- W
      几弟兄下课了,自己煮饭,自己上山挖野菜吃。没油没盐。/ e% ~  O2 K! b% [; p
      没什么!反正从小过惯了四分五裂的家庭生活,吃过玉麦饭,睡过猪圈牛圈。当时是没理会什么是苦,只是觉得吃不饱,穿不暖。太饿的时候,就一个人躲到校园围墙外坐着仰望天空发呆,想象自己长大的一天,可以去当兵,当科学家,挣钱了把自己吃得饱饱的好好的,同时给爸爸、妈妈买双鞋,一家人开开心心出去玩,那是多么快乐的事啊。5 {8 c, ^: N- B' }" _0 X
      想妈妈了就躲到原野上痛痛快快地大哭大喊,哭累了就回到教室和宿舍装着没事一样,认真读书、写字;冷醒了就想起妈妈温暖的怀抱,想着她甜甜地对我笑,刮我的鼻子,夸奖我什么事啊做得很好之类的。偶尔也在煤油灯下写了几封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寄的给妈妈的信,有空就拿出来改改添添。
# Y4 O) Z& {5 p- `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这仗怎么老打不完呢?怎么还不接我们回家啊?
/ x0 I/ a: j  f$ _9 A  o      一天,那年的“六一”儿童节到了,可能是受战争气候的影响,好像也没组织什么活动,就是放一天假。我和哥哥温习完功课,该煮饭了。可只有米,没菜没油啊。7 A' U2 M, k/ x7 z3 k1 i2 L8 G! ?" X
     “弟弟,今天是我们的节日,我们庆祝一下,你煮饭,我去找点菜。”大哥嘱咐过我后就出去了。“嗯”了声,我生了火,然后淘淘米,把锅架在火堆上,边看小花书边添柴看饭。
# q! E# q) t, [% `  c8 L# w      大概半个多小时,哥哥回来了,一进门就高兴地叫道:弟弟,有肉吃了,我们发财啦!”
, x' g) N# o+ ~9 Q, e' f      我顺眼一看:麻雀!! t& {' `5 a2 H  B# x2 l8 v* ^$ i
      只见哥哥手里提着窜成一根线上的5、6只麻雀。哎呀,真高兴。原来是哥哥自己用弹弓打的。我们弟兄从小喜欢舞枪弄棒的,这些活计对出身军人家庭的我们小菜一碟。可我怎么就没想到打麻雀吃呢?
2 N1 {8 Z, n6 I4 u      大哥就是大哥,有办法!3 A  ^4 F5 \; D, Y3 o
      两弟兄三下五除二把雀毛扒了,剖腹打理干净,也不洗了,撒点盐就用树枝穿了烤,不一阵,那个香啊,真诱人!烤得又黄又香,拌着饭,倒杯白开水,吃开了。哥哥吃完两只就说要找同学走开了,我小也不懂事,留下我就不客气了,狼吞虎咽、风卷残云全消灭了。哎呀,真舒服!全忘了哥哥是忍口待我。(如今回忆,我的好哥哥啊......!忍不住眼圈红了。)
, Q* R; o/ z/ L$ E; t      抹了把嘴,继续边吃边看书。突然,感觉感觉有人在看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个老师。他看着我端着一茶缸饭,泡着水边吃边看书、一脸花里胡哨的模样,眼睛红了,摸着我的头自言自语地说:“唉,好可怜,如果你父母看到你们这个样,真不知要心疼难过多久。”
: Y4 i# p  O8 C, F1 O      我咧嘴一笑:“O(∩_∩)O谢谢老师,我不可怜,今天吃到麻雀肉了。”
0 N4 o- T+ `  p# ?      几个月后,战事基本平息,母亲迫不及待地来接我们。见面我也没哭,也没笑,像憨包一样呆呆地看着她。看着我们衣服简陋得又脏又破,像几个小叫花子似的。她怎么哭的,我们怎么回文的,那是以后的故事了。
6 P3 W, v: d; w$ O0 q4 Z, U      回想那段艰苦的日子,无形中我就想到高尔基的《童年》,毛岸英带着两个弟弟流浪上海街头、饿肚子节约铜板买字典的故事,等等等等,相比而言,觉得我们还算幸运的。* m' E9 j5 ]9 {/ `9 q) q8 x
      只不过偶忆往事,有点心酸。所以,曾经高二的某一天,我和母亲谈起这些往事,实在忍不住,在母亲的面前泪流满面。# }( Q9 r6 |, M3 r# w0 r
      人啊,坎坷也许对想过日子、会过日子的人来说,未必不是件好事。好事者,多磨也;多磨者,成钢也。钢铁就是这样炼成的吧。嘿嘿,不敢自夸、班门弄斧了。4 n$ A9 o; u. y* l/ u5 S
               ; a, y# L4 S( j) C; x, Q) G3 n0 {" X- F
' t" T' h- o& i$ d+ _) e

9 E* E3 x, P& u+ r  D5 u                                                                                          我的最后一个“六一”" i( l( y/ r( g4 y0 l
) s! `4 z, z0 T5 u5 ]4 J
0 q* M+ h6 x3 L7 P+ ?
       初二,凭着自身的努力,以品学兼优成为同年级第一批共青团员。那年的“六一”也记得的。6 e5 Y$ j+ B! `- L; w& M
       班主任来班上宣布:下午参加儿童节游园活动。我们嘀咕了:都共青团了,还参加啊?老师一瘪嘴:小样,你以为你大啊!小不丁点,参加去,这也许是你们最后一个儿童节了,以后想过都不得过!
, `$ {7 z( n' {$ v- o, {6 y7 `; l% X      下午到灯光球场参加儿童节游园活动,全然没了小学时的热情,再说,看哪些小儿童玩蒙眼敲鼓、捆脚快跑什么的,也不好意思参加。球场边有个节目是猜地理知识的,这我感兴趣。凑近一看,两个高中的女生在主持。看来是城区的学校都一块搞,场面太大,人手不够,把她们也叫来装老师了。参加规则很简单,她们面前摆着个地球仪,她们指哪你就得马上说出是哪?属什么气候带,纬度多少,经度多少,大概就这样。可就这也没几个人参加。好吧,本三少我试试。
6 z# O- e5 J' T3 I6 G  Q' C      说实话,有点瞧不起她们,懒洋洋地问道:可以开始了吗?那两个妞斜着眼,不客气地用教鞭似的棍子一指一指的,小KS! 她们指哪我都能马上脱口而出。
, F5 J/ M( p  d% E$ J+ I     “咦,看不出来哦,小米屎大点,怪狠的。”“喂!小孩,你小学五年级的?”) J  n$ K. [' F8 z# }
     “哼!懒得理你们!”白了她们一眼,我接过奖票,转身兑奖去了。$ U0 O1 t% @3 t: H
       唉,有什么办法,那时的我读书又小,个头和五年级的差不多,虽然心里不痛快,人家说就随她说吧!这也正是我从小就刻苦习身的原因之一。: I' ?; G3 [# R% [- l1 S, U
       最后一次儿童节,能让我唯一高兴些的事,就是荣获了全州“优秀少先队员”光荣称号,当着千把人的面上台接受了州领导颁发的奖状奖品,为我的儿童生涯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5 H- J! l5 W7 k* r  n5 N       长大了,人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走了很多地方,身边也发生了很多的故事,使你不得不被迫接受自己已经长大的事实。很多时候,多希望自己可以永远活在无忧无虑的童年,我想我会活得更精彩更有意义的。可惜,回不去了。那就好好做个现实中阳刚内敛的丈夫罢。; |. p$ s  k( D2 S
       写下这些,言及这些,其实,更多的是对“活着”二字内涵的感悟和曾经的怀念。

7 Y$ N# ^9 a0 z3 ?& x                                                                                             
! d) h3 B3 v+ j& C3 f% F9 d& I8 ?       微笑着,祝福你们,现今的孩子,我们的未来:世间很精彩,世间也很无奈。! I4 w: G9 L5 ?# R( N" x
       好好珍惜,学会感恩,学会做人求知,这些很重要!
5 e# \0 k4 b/ x5 ~4 N       也算是我这个“大孩子”给你们的良愿和祝福罢。2 D9 N. d8 w9 _' F# i

0 ~5 v# y& q7 i, i
* Q: D; A$ k  \) l                                                                                                                                       滇南。龙君+ Z4 I, Z7 l' f) ~7 C+ w( Y
                                                                                                                               随笔于壬辰年六.月一日

/ E3 @2 K3 b0 R# Z, }8 k$ ?) f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2-6-8 12: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写得很好,小时候的生活有时值得回味的。) z. {  D& i) x3 v  z
       我们的童年和楼主差不多,都是那个年代,那时父母也没给买过玩具,都是自己做的。父母基本天天上班,也没空管孩子,我们就到处游逛,就象放养一样。六一虽然没有什么节目,但仍然感觉是自己的节日,也快乐。整理杂物时意外发现上幼儿园时母亲给买的水壶,当时高兴的情景依然记得,约有37年了。, _. p9 m- Z# w8 k8 `8 V+ [
6 P* }# x/ |3 v5 \5 y3 i# Z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2-6-11 22:5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和2楼这两位大儿童讲述自己的童年故事,望你们把每天都当成快乐节日,天天开心。
发表于 2012-9-25 02: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怀念。。。。。。。。。怀念!因为,逝去的不再来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军歌嘹亮 ( 鲁ICP备09043807号 )

GMT+8, 2021-1-26 10:34 , Processed in 0.23726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