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歌嘹亮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红河731

尘封的军营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26 20:5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红河731 于 2008-1-26 20:16 发表 " o- U* U3 R9 ]5 ~: ]7 C* X
老九,我离开重庆已经28年了,记得川话不准确了。每当听见四川人讲话倍感亲切。记得有个帖子的标题是《川话,中国最雅的方言》,确实如此。
( x0 s/ M# V# l4 O5 A8 a
您的贴子,我一直是很认真的在“学习”。只是看到精彩之处,忍不住插句嘴,很不恭敬哟。说到“四川话”,前几年,跟我在连队时的老广指导员相聚,他回广东已二十几年了,但他及“嫂子”的“四川话”还是说得相当地道。呵呵
发表于 2008-1-27 05: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红河731 于 2008-1-26 08:03 发表
4 w. |7 k$ ]; a" K* E& n2 V5 X) h哈哈,本想表达川腔,很难准确。再解:犁田时,水牛应该走在犁头耕过的沟里,犁头掰一个角度杵进没有耕过的一方,翻起的泥巴才能翻向已经耕过的一方。牛如果走偏了,翻起的泥巴就不会“顺理成章”,所以就开骂“踩沟, ...

6 K* r- Q5 B$ a7 o1 q8 G( `* q
: r/ C, d, |4 B6 m明白了
发表于 2008-1-27 05:37:5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yuezhan1979 于 2008-1-26 13:47 发表 , U9 \" ~3 C% }4 a
6 t6 [: {9 u" H  q6 S9 c7 f/ G
“81”你们是幸福的一代,没有当过“农民”(那时种地确实很辛苦,但我在连队时,情愿去部队“生产基地”。感觉步兵训练还要苦)。
1 y/ M$ Q; P0 j4 C0 Z ...
9 ^! g8 T  u1 i3 d( _2 i
6 C% O- R! g% K' N! l8 U3 J( D: t1 L
3 t4 W7 s2 b# l
是没正儿八经当过“农民”,但要再早生几年,也就赶上上山下乡了。3 P9 \# a6 @$ w

+ N; i8 u. H/ E不过对农活还是有体会的。小学时学校经常在农忙时组织下乡支农,帮农民割麦子," S( H3 W, G1 |" o5 {9 @/ {! W# ]% w- ]
剪麦穗什么的,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条件好的生产队有时会招待我们中午吃点) D; Q; t" y4 i7 @8 I5 B% W
什么。记得有一次是煮豌豆,煮得很烂,很好吃。; k0 i" R+ ]! h
' F9 j7 x4 H; A
中学时学校在周围的山头上有一个生产园地,各班都有一块或几块地,我们也开过
& G" @- H. q+ Z* k# C7 D荒,种过小麦,挑过粪到地里施肥。当然没什么具体生产指标,主要是参与,受锻
3 m7 J: A2 ~/ n炼,一学期也就几次生产劳动,不能跟真正的农民和部队农场相比。
 楼主| 发表于 2008-1-27 07: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81”的经历也是难能可贵。孩子们稚嫩的肩膀、笨拙的小手、负重时颤颤巍巍的步态。这应该就是他们心灵手巧、老成持重的基础吧。
发表于 2008-1-27 14:44:4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兵35楼的照片太美了,像是拍电影的外景地。
发表于 2008-1-30 00:48:46 | 显示全部楼层
红河老哥,建个blog吧,把上次的回忆和这篇回忆放在一起,就是一篇从军记了,期待中.....
 楼主| 发表于 2008-1-30 08: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hgd 于 2008-1-29 16:48 发表 9 d5 T& n: v: E+ F
红河老哥,建个blog吧,把上次的回忆和这篇回忆放在一起,就是一篇从军记了,期待中.....
谢谢老弟对我的故事感兴趣。你的建议是建博客吧?(我对英文一点都不认识)有过这种想法,但由于对电脑使用太生疏,觉得难度较大,没有搞。以后有空试试看。
& Q) q! D( y- A7 d+ D: I2 z我还有很多有趣的军营故事,以后慢慢道来,纯粹是一种消遣,有空你就先在这里听听吧。
 楼主| 发表于 2008-1-31 00:52:44 | 显示全部楼层

8、

8、时间:1973年8月  地点:四川文峰) [7 ]( J) n5 `/ C/ e% x6 f

8 H/ p" K) o' M4 T全团4种火炮只有3营的85加农炮例外,每年8月增加一次小野营拉练,出去百八十公里,住训20天,搞一次实弹射击,然后返回。这种训练就是85加农炮对运动坦克进行直接瞄准射击。最后考核要求:每门炮7人,时间3分钟。人工推动火炮50米(其间有一段8-10米长、30度的斜坡),到位后,用炮、占领阵地、第一炮打响。可以说,这个标准是非常高的,没有一班精悍的人马、没有一段刻苦训练是不可能完成任务。
8 W3 l' ~. p& w; Q5 D0 U1 r开训前,连队有一番大口号的动员,每班还有一天的讨论、表决心。
3 `! U" i$ j# e+ |* r: k. A3 ?开训也要制定好训练方法。
4 d- s7 n1 S/ c3 e一是先推拉炮满场子转8天。8月的四川骄阳似火,我们在烈日下身着军装,武装带、枪械、作业包在身。口号呼喊得象是冲锋。火炮大架的负重轮是厚铁皮空筒,时速十几公里的火炮奔跑起来,满场子“当啷当啷”地响声一片。正可谓热火朝天。8天里,我们的肩膀被火炮防盾、拉炮绳磨破,手被车轮、调架棍磨出水疱,军装上全是一片片泛起的白硷,舌头舔舔嘴唇都能偿到很浓的咸味。战士们吃不消了,就要发挥政治思想工作的巨大威力。记得有一次我是这样说的:“我们是男人!是军人!苦难临头不能服输!坚持!一天死一回不就死二十回吗!”大口号连队动员时讲了,讨论表决心时也说了,此时,我只能说点掏心窝子的狠话。, K+ V# K5 t& ?3 }
二是3天的用炮和占领阵地的训练。用炮时,班长一声“用炮!”全班第一个动作就是脱去小炮衣,小炮衣的很多带扣又多在炮尾的下面,几个人一齐蹲跪在炮尾周围抠挖属于自己的带扣,活象一群小猪崽争奶吃。挖驻锄坑时,用十字镐挖土快得惊人,一秒钟能刨3下,刨土从裆部后飞1米多。9 _$ W3 @2 F9 F4 M8 q0 G+ S6 o
三就是6天的综合训练了。那10米30度的坡是最遭人恨的。一排2班有两个兵力气小些,班长很是遭难。班长亲自调架掌握方向,火炮冲到半坡失去了惯性,快要停下倒退时,班长一呲牙把200多斤的大架提离了地面,大喊一声:“同志们加油啊——”两行泪水沿面涌流而下……炮还是退了回来。但无论你退回来多少次,关——是必须要过的。9连我的一个老乡身大力粗,应征入伍体检时,我们全村17个兵只有他营养状况是“良”。他得意地偷偷对我说:“你看我们班长时时敬着我,抽烟时不给谁也得给我递一颗,要不,上坡时我假装用大力,稍稍偷点懒,它炮就得退回来。我说:“好他妈赖小子,你要在我们班,让我知道了不跟你翻脸才怪呢!”他又笑嘻嘻地对我说:“诶,咱们是老乡,别人偷懒我还得收拾他呢!”
  p4 X6 X2 [3 g! x& _, n1 r6 v最后一天就是实弹射击了。班长们都憋着一股子劲拿第一,但我心里坦然,第一全营非我班莫属。在之前我们排长就对我说:“一排长鼓着劲要领着一班拿第一。”我说:“排长你放心,这第一要是让一班拿走了,我这个班长就不干了!”是啊,一班本来就是全连基准炮,人员配备都是首选,平时训练比赛总是落后我们五班,人家班排长能认输吗?
- n* U# I% o" ?  C: l$ I; M) }6 ]实弹射击场。副团长来了,营长来了,还有不知是县,公社的一些领导也来了。我们班打第一。我们很顺利地推炮到位开始占领阵地。阵地是风化石,挖驻锄非常艰难。我着急地看看秒表,掌握着必须在3分钟内打出第一发炮弹。驻锄才挖下去不到10厘米,我们只有放炮入位,开始射击。“全班注意,准备射击,目标正前方,敌坦克,距离850、曳光超速穿甲弹、表尺8——5卡,1。1秒测定提前量。一发装填!”我也在用望远镜测定提前量,待瞄准手报出提前量后,下达提前量——瞄准位置——放。我用望远镜死死地盯着目标,以便发现弹着点后进行修正。一发炮响后,一片尘土,一股气浪冲击了我的身体,一晃,望远镜不知瞄向了哪里。正在寻找目标时,营长发火了:“你那个班长,看哪里吗,扯淡!”直到第二发,我才抓住了弹着点下达了修正口令。4发炮弹打完,我立即下达“收炮”口令准备撤出阵地。副团长着急地下达“暂停”口令并从后面的高地上跑下来。我回头一看,我的瞄准手已仰面朝天躺在炮后。炮手们把他拽起来,他晕玄地晃荡了几下才站稳。这时我们发现,直接瞄准镜的接额器被瞄准手的额头顶得翻向上方,驻锄已经把那10厘米石阶产平,火炮完全没有了后坐的抵抗力。接着瞄准手介绍说,第二发就感觉到很大的后坐力,一发比一发严重,打到第四发,他被火炮后坐的后退几步,终于摔倒在地。不一会,瞄准手额头红肿,右眼圈发青,眼睛也充血了。
1 x$ ~9 t6 ^. R这些是吓不住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战士的。后面的炮班前赴后继,瞄准手虽然没有倒地,但都额头红肿,右眼圈发青,眼睛充血。3班瞄准手是一上海新兵,文弱胆却,看到前面瞄准手的惨相,营长说给处分也不上炮。后来,还是副团长给3班增加到7分钟时间。3班瞄准手落了个完人。
. p& U2 j4 x3 r4 f0 o
1 e0 M: L9 c) ]1 Q3 b[ 本帖最后由 红河731 于 2008-1-31 00:55 编辑 ]
发表于 2008-1-31 17:23:1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红河731 于 2008-1-30 08:08 发表 / q" K$ `' c! T
谢谢老弟对我的故事感兴趣。你的建议是建博客吧?(我对英文一点都不认识)有过这种想法,但由于对电脑使用太生疏,觉得难度较大,没有搞。以后有空试试看。4 n7 r& t4 N* H( f6 W: T# U# e, E
我还有很多有趣的军营故事,以后慢慢道来,纯粹是一种消 ...

/ B; C/ W& I" B% R9 _对啊对啊,就是博客(weblog的缩写),网络日志的意思。(手懒,顺手写成blog了)。现在不少人都写,一来记些过去的事情;二来当备忘录,记录工作中的技巧。私密就算了,网络安全性太差了。
- S, j' C( Z9 ^$ v5 t# x& S9 o( q9 t您慢慢写,我们慢慢看。。。。。。。。
发表于 2008-2-2 18:53:43 | 显示全部楼层
刻骨铭心的记忆,点点滴滴就象金子一样宝贵!历史的涓涓细流,永远留驻您英姿勃勃的身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军歌嘹亮 ( 鲁ICP备09043807号 )

GMT+8, 2020-10-1 15:18 , Processed in 0.421750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