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歌嘹亮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51883|回复: 34

当兵的故事--夜行(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3-3 23: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兵怕号,老兵怕哨"。老兵们知道,听见号音,你还可以磨蹭一下。这哨声一响,你就得当即行动。而当兵的最怕的就是这半夜三更军营里突然响起来的尖厉急促毫不留情的哨声。+ N1 E% m1 \) W2 w+ `! _( ]1 P
! u- D' n+ ]( o8 P1 f
    被惊醒的三连七班班长翻身坐起,侧耳听听哨音是要求全副武装带背包紧急集合,就边蹬上裤子边对着全班叫了一声"起床!打背包!"他三下五除二穿戴披挂完毕,一手拎背包,一手拎枪,一个箭步冲到门外。几个黑影也紧跟着他出来了。他对着屋里说了一声"副班长,快把后头的人带来",自己就带着这几个黑影朝集合场地飞奔过去。不一会儿,全连集合完毕,跑出营房,一头扑进了十万大山。回头看见炊事班也跟在后头,有人就咕哝了一句,"妈的,又得折腾一夜了"
4 \4 o5 P- \! h6 L
5 L) y1 Q1 P3 x4 G

% L% P  m4 T7 I0 P# h; d4 u   急行军个把小时后,到达集结地点。参加演习的几个连队先后都到了。七班长刚把背包往地上一扔,就见通讯员跑过来说,"连长叫你。"七班长跑过去,见地上铺开了一张地图,几只手电筒照着,指北针也放好了。连长对军事地图上的等高线一直有点迷迷糊糊。地图上的山头虽然都有标高,要跟实地对上号,也不太容易,特别是在夜间。那时候部队里有文化的人很少。中学大学早几年前就关门大吉了。七班长是文革后期重新办学时的高中生,连队里少有的秀才,平时出个墙报画点什么的都是他的事。看地图好象还行。连长说,今天的科目是遭遇战,前面十来公里处可能跟敌人遭遇,现在先把我连奉命到时候要抢占的山头位置搞清楚。研究了一会,河流,道路,山峦,我部和友邻位置,目标位置,都基本清楚了。行军速度也估计了。七班长逞能,对连长说,团里那班子参谋也是莫名其妙。咱要是知道敌人从哪儿来,趴那儿等着多好,还去遭遇他干吗?要是小股意外遭遇,又何必预先指定要抢的山头?按行军序列展开占领道路左右的几个山头不就行了吗。连长拍拍七班长的肩膀说,算了算了,咱小兵一个,跟着走吧。5 A5 ~* A( ^1 B: G9 b- f
, A  Z; T3 G/ x
' ~3 D8 k- ]9 ~) ^

* V& N8 p" C8 `# j. s% R6 O[ 本帖最后由 顾乡 于 2008-3-4 02:03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3-3 23: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连长跟七班长很合得来脾气。两人都喜欢玩枪,步兵轻武器样样精通。有一次,团里作训参谋来了,和七班长一道跟连长去检查靶场,三个人枪瘾上来了,在那里比赛一百米卧姿精度射击,七班长和参谋轮流去报靶。他俩没有按规定下到壕沟里躲着,而是蹲在靶子边上。作训参谋回去后,酒后吹牛皮不小心讲出来,三个人差一点儿挨了处分。还好七班长和连长订下攻守同盟,死不认帐,硬说是那参谋酒后胡说,抵赖掉了。
8 N1 K( t9 C# ?' f6 L0 g9 h: e  H
) \: b  p2 |3 u- i& I 2 g0 Z3 f" U" F9 r2 \
    部队动身出发,继续行军。三连断后,七班跟在炊事班后头做收容队。团部一个通讯员跑来,叫传个口令到前头去,说是"一连要注意警戒"。传吧。想来无线电通讯会受干扰,被监听,咱这口耳相传,没法干扰监听,肯定是很牢靠的办法。唉,都什么年头了。走了一阵,听到一个老兵骂了一声,老子连手都看不到,啥子脸不脸的!原来是刚才那个口令传回来时变成 "脸要注意清洁"了。
4 \$ k7 v1 s# {: A5 W, S: m+ b  v6 N
# [- G5 [$ m5 s0 h) w( H& |
    又走了几公里,果然看见两颗红色信号弹远远地升起来。连长拔出手枪,二话不说,指着身边的山头叫道,"上!" 自己就""地一下窜了上去。七班长抬头看看眼前这面陡削的山崖,又回头望望刚走过来的河湾,摇摇头,苦笑一下,取下肩上扛着的冲锋枪,带着全班往上爬。山太陡,得四脚并用。背着二十来公斤的背包,还得端着枪,没法子,就有人把枪当做拐杖来拄着,三只脚往上爬。想骂他一句也没劲骂。好容易上得山来,口干腿软,拄着枪还没顺过气,就听见那边也有人爬上来了。这一惊非同小可,热汗登时变作冷汗。"扑通"一声趴下,只听见一阵哗喇喇的拉枪栓声。那边有人叫开了, "你们是哪个连的?"再仔细一听,原来是团部的人。连长站起来答道,"三连""三连怎么到这儿来了?那边才是你们的位置。"这时天已蒙蒙发亮了。顺那人的手臂望过去,只见前边一座黑黝黝的山头默不作声地望着我们。真是,你们走在前头的跟我们这押后的争这后头的山头干什么呢?谁叫他们是团部呢。下山吧。
( |/ A" k+ z6 j/ S4 S9 q- Z5 x+ z' [; v8 s- o% ?9 ~

$ D  u& p: m$ D/ ~' N. ]$ y9 p- P4 m: b
[ 本帖最后由 顾乡 于 2008-3-4 02:05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3-3 23: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得山来,把人重新归拢,打起精神正要再爬一次山,就听见远远的传来集合号声,大家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料炊事班长跑来了,说是他有个兵找不到了。背着大锅的那位。刚才在山头上就没看见。七班长带了一个兵回头去找。走到刚才爬过的山脚下,见一人在路边沟里草丛中呼呼大睡。他仰面朝天,大锅还背着,垫在背后,看样子他刚才压根儿就没参加我们爬山。倒是便宜了他。
; j9 G1 B, W# F7 F& Y) j
4 n3 c7 @$ F2 M$ c6 R" L1 b; d1 s. H4 b6 c
  X  h9 o* J1 w! q% w( P$ J

- _. R/ U9 @# g  m; F0 S% ]
3 o& F6 y! }( U/ ~, m# U
8 j& j7 U( S( E  X两年后,七班长所属部队参加了对越作战。
发表于 2008-3-4 07:5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抢个沙发~~~
  q( T( D& l' }& `2 c; W4 y. i+ }$ G, |1 v6 w5 k; r: `
在部队最讨厌紧急集合,搞得人心里很紧张。
1 }% D% A* {, ^% c- V1 h* V传口令很有意思,传来传去就走样了。前几年我们带学员去军训,和部队连首长谈起传口令,他说现在要求战士尽量说普通话,否则传口令时很容易把“一个人”传成“一个营”(大概是山东口音)
发表于 2008-3-4 18: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沙发后面抢个板凳~~~
4 {( `/ \. l2 A: ?$ _8 l$ j( o$ z  D# _8 K0 z
新兵初到军营,不太适应部队生活。记得在老部队时,早上6点,营区号音一响,全体起床,五分钟内集合完毕带出。谁敢赖床,小心我们副参谋长一脚把你踢到地上去。  M/ g8 W1 \6 d. K: _

5 v! A3 _& J! ?还记得,初下连队,老班长带着两个兵到机关来接我。到了班里,连队干部过来寒暄客套,好不热络。可我后来才知道,我人还没来,连队“支委会”早已讨论过怎样给这个“刺头兵”一点颜色看看......。某日夜12:30,外面狂风大作,大雨滂沱,漆黑如洗,俺们刚入梦乡,一阵急促的哨音将我吵醒......,我跟着大家,背着背包及全副武装,披着挡不住水的雨衣,向“苏军摩步兵空降点”急行军......。一路翻山越岭,摔了无数个跟头,等“解除情况”,回到营房,我早已成了个泥猴了。没想到这仅仅是好戏开场,以后“如此这般”(睡觉-集合-冲刺-撤回)的“复制”—“粘贴”一共搞了三次。清晨五点,再次回到营房,我已再也不愿意将湿透的背包打开了。自己打个盘腿坐在床板上等着第四次紧急集合,嘴里默默不停的将连长、指导员的八辈祖宗骂了个遍(后来都是我最铁的哥们)。
发表于 2008-3-5 21:45:3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大兵 于 2008-3-4 07:51 发表
: V, [  k. l( i; b7 G......传口令很有意思,传来传去就走样了。前几年我们带学员去军训,和部队连首长谈起传口令,他说现在要求战士尽量说普通话,否则传口令时很容易把“一个人”传成“一个营”(大概是山东口音)
4 Z% b: v5 c- N; m% O) E; J
: ~6 y( b' P" O: S2 z/ S: w
最搞笑的是把“日本”一词,从东北人的“一本”到陕西人的“二本”......直传到上海人口里变成了“十本”。
 楼主| 发表于 2008-3-6 00:48:2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大兵妹妹和yuezhan老乡支持。我没当过兵,故事我是转的。当然,“连长”和“七班长”我们家里有。
发表于 2008-3-6 07: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有一次紧急集合,回来的时候居然把二排长给丢了。
发表于 2008-3-7 22:2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顾乡 于 2008-3-6 00:48 发表
! N0 g+ \+ J% e1 u5 S谢谢大兵妹妹和yuezhan老乡支持。我没当过兵,故事我是转的。当然,“连长”和“七班长”我们家里有。

5 d- R# H2 N- T3 o. ^1 i- D- d“连长”、“班长”显然不如“家长”。由此类推,“顾乡”同志,至少也是个“营长”。“没当过兵”也没关系,我军早有先例,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即授予“少将”军衔,如果想干文职,那就直接聘任为“专业技术一级”好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3-8 12:45:01 | 显示全部楼层
每次过年或者过节的时候我爸我妈到我家来检查指导工作都会打电话叫我哥他们一家也过来开会”。$ a# T% ?' L2 v" H2 S8 G7 n
等大家都吃完饭后我哥连长还会与他的战友班长继续一边喝酒一边神侃有时也会说起他们原来在一起时的军营故事
$ K! p6 F& Y8 g5 ^& U一阵阵推杯换盏到最后我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常常会听见饭厅那边有人大喊服务员开酒!”这时我和我妈不动我嫂子会忍不住跑过去看等我嫂子一进门我哥冲着她嚷:“你们,你们这是什么服务态度叫了老半天都不见人把你们领导找来!”我嫂子顺手一筷头就敲过去...呵呵,他们清醒一般都是在第二天以后了。

4 P# I6 f% h5 U9 n' H# \+ r7 |5 {2 T% m% i0 L( w" Y* ^( `
[ 本帖最后由 顾乡 于 2008-3-9 02:09 编辑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军歌嘹亮 ( 鲁ICP备09043807号 )

GMT+8, 2020-6-7 03:38 , Processed in 0.25619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