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歌嘹亮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谢志熙

1979——抹不去的历史记忆 《回忆录》(原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8-15 12:56:4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连长重新上传啦!
发表于 2009-8-15 13: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可以重新阅读谢连长的回忆录了,欣喜中。7 E/ x& S" b% B. ]/ M3 t9 t* h
感谢谢连长再次发贴。
7 T. c' c+ j0 P4 Q
发表于 2009-8-15 15:47:1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谢的好文要顶啊,继续发啊。
 楼主| 发表于 2009-8-15 16:4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5 03:47 编辑   G; a. ^2 J: y6 ~' F3 `" |
0 K, h8 g; l6 T
  集结个旧  新兵到位; h* Z2 P; U. J2 p( u
5 Q% G. v1 P& t  |' r" o" ^4 w% L
    在个旧我们要完成部队兵源补充,帮助和训练新兵在行为上、思想上都要从百姓朝着军人转变;甚至要在短期内要求新兵完成平时几个月才能完成的单兵军事技术训练任务;以及山地亚热带丛林单兵战术;班、排、连战术合成演练,其难度可想而知。
' N2 V9 |( H" j8 @. E! s
* U! o  T1 h/ T8 |; c$ ~    同时还要进行时事政治思想教育及战前动员等一系列的任务,为跨越国境出国作战做好军事和思想政治准备。部队通过在个旧市邮政为各个连队订阅了解放军报纸,以便于我们部队掌握和了解国家大事和边境随时发生的武装冲突事件等。
7 y& Y6 S# w7 M1 W1 l# f, r' i* H' ^) N" b8 N& f
    结果在我们到达第一阶段集结地,云南个旧市郊外的咋甸公社后的第三天,就接到了新兵已经到达的消息。3 X0 H; O! v& N5 L+ [9 f9 E+ [
% h* x8 D  k5 }7 y* \# W
    记得当连队领导带着几十个新兵回到驻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快开饭的时候了。
( n7 P# s8 {- @  U8 w9 T5 `& K0 h- T' N# V6 A+ `1 u
    由于是非常时期,这批79年的新兵完全不象以往那样,必须经过新兵连3个月的严格集训后再分配下连。而是直接就分到了各个单位编入了正式的战斗序列。很多的新兵登记、建档、政审、健康考察、集训等程序,都是在边学习边训练的过程中进行的。
% T! ~( ^* N) ]
* C8 o; W' J( n6 E3 O( L' H* _8 r' K    经过几天的新兵陆续到来,我连队共补充新兵60余人,加上老兵共计120余人,基本达到了满员的状态,新兵比率超过了50%以上。
1 b! _$ @4 W; X1 [" R
/ ~% p  b+ X/ c* R/ P, |6 n% [    新兵主要来源地分别是四川南溪、长宁;云南晋宁、石屏;贵州安顺;广东清远和山西等地区。+ \1 K5 s9 i" x; L: j9 l5 i
6 b( g# {( C: X
    这样我们连队的地籍加上原有的云、贵、川、陕、湖北、豫、浙、沪、鲁、粤等真可畏是来自五湖四海了。
8 B: K+ z% c/ R* n; K) S, Q; C" G  n7 |3 P
    我一排共补充了17名新兵,每班达到了1011人,算上我全排共计应是34人。新兵数量占了53%以上。' }% |/ \3 ~& i$ Z% z

8 f# Z) A# Q! g; c7 u1 O    因新兵的到来使得我们住的这个粮食库房一下热闹了起来,全连进行了“宿舍”的重新调整,老兵们为各自新来的战友整理地铺(同样2人一铺)就算是对新战友的欢迎仪式了。8 B; h) o# b% S7 b1 v5 }3 Q

# g3 k7 |% _0 B8 \    云南个旧这个地方盛产锡矿,虽然当时是隆冬季节,但在这里却丝毫没有一点冬天的感觉,真的是军事训练的理想气候。由于我们驻防的地点紧临公社的街道,早晨不便吹响军号,起床时间就以当地的广播声响为准。& b9 P* P+ A6 a  }3 @2 P3 r
  g/ \0 P6 k) b# {3 Y, m
    我们每天早上7点就在“个旧市咋甸公社广播站现在开始广播”声中起床了(那个年代农村最时兴的新闻媒体形式)。每天我们都可以通过广播得知一些时事新闻,也可以了解到中越边境上发生的各种军事变故。
% A: h2 Q# ^7 \' s3 L1 ?& y# m' ?, T/ D9 N/ y
    早上我们都是进行队列训练,或跑步进行耐力训练。因晒坝容不下全连的队列训练,我们就采用每天2个排进行队列训练,另2个排外出跑步训练的方式。$ a# e% m- H1 D; ^) }' U

) z6 A. [# M1 M! N( E( k7 Q    白天全用来进行手中的武器训练,包括熟悉手中武器的性能、拆、装、射击理论和实弹射击。以及投弹、山地亚热带丛林单兵战术、班、排、连战术等训练。0 T6 {1 k' P  n$ l

, f( x* Q) c) G6 o* [4 x    训练的地点都是在远离公社的山坡地带上开展的。其他的条令条例和时事政治等学习全都放在晚饭后在驻地进行。个人思想交流和白天的训练情况小结等,也都利用晚间班务会的时间来进行。
' H+ J8 ~4 Q* n7 v0 V
$ Q0 ~8 Q) P$ k8 ~8 s    由于时间紧迫,究竟我们在个旧集结的第一阶段时间会有多长?什么时候能够开赴第一前线?部队上下都没有谱。6 q1 k5 B5 Y' ]/ O
3 H  g0 \9 h5 z! n1 y/ _4 k
    而我们需要完成的训练任务由于科目多,任务重,对象又十分特殊,因而就感到了空前的压力,整个部队基本上都取消了星期天休息日。在训练过场中更注重的是与实战紧密结合,要求的也是实实在在的实际效果。
4 @+ w+ v" w: T; x1 ^# Y5 x% K5 g
, }. ~5 ?" E  k' z    我排里的新兵数量一共17名,都来自祖国南方的各个地区。从他们走出家门丢下农具,到穿上军装拿起武器,路上时间长的半个月,短的才23天。要在短短的时间内要求他们从行为规范、熟练掌握手中武器到合理运用各级战术动作,更重要的是需要在短暂的时间内把他们从老百姓扭转为一名在军事上、政治思想上都合格的军人,其难度应该说是可想而不可求的。, N, g4 C' Q2 z+ P2 A& k6 c/ u

" w% z. ^9 t4 A( x    因此只能要求训练到什么程度算什么程度了,这当中有很大程度就取决于他们个人的适应能力与接受能力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8-15 16:4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5 03:52 编辑 5 E$ [7 A8 o) Y& g

6 i* a5 W0 v+ |& ~: M     为了让这些新战士尽快适应部队生活、适应目前高密度的军事训练,我们当时在内务条令和队例条例的执行上是放得比较宽的,目的是力求把个人的政治思想素质与军事技术水平迅速抓上去。在训练中自始至终都要求大家明白“艺高人胆大”与“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的真正含义。% K3 `, g' m$ I( u

& n& R) F8 P, ^7 Z  h1 K" x3 U, m  ~    同时要求在老战士中采取全方位的传、帮、带活动。除了白天练,晚上睡前也在练。在新战士中也不乏有几个具有较高文化和头脑灵活动作敏捷的,他们在掌握武器和接受训练的程度上,明显要比那些文化偏低头脑迟钝的快得多。  _+ c% A- P. c9 q6 M+ [) e* n
) `/ }9 S8 A* w
    经过近1个月的强化训练下来,大多数的新战士都能基本掌握自己手中的武器了,也对各级战术有了一般性的理解,以及在各级战术体系中自己应该做出何种反应与动作。' h" G1 [' E5 [
% e7 D0 _( w. x$ l
    在我的带领下,一排的训练平均水平应该在全连算是最好的。7 i# L- P- [' V. n
2 o/ Z8 g# k; N7 Y  A% H: _
- P8 V) U* x& x' P- ~( T, I* n8 d: x
  连队调整  换人难题+ K/ A0 b' v9 F

: w) a' K; U; q6 H/ C    正当我们如火如荼地展开训练的时候,有小道消息说,我和2排长李明必须有一个人要回到5连去。+ m, Q0 @; Y% w- B" t) t9 r
, |3 q2 {! T$ `6 ^
    起因是5连连长赵远祥对同时调走了我和李明两个主要的得力干将,正在向营团两级申述,要求调整一个回5连以替代5连的现任1排长尹庆闪。
8 H* N. x4 Z9 z" O" D
3 }+ C5 u6 d1 |" L$ F" N    理由1. 因尹是炊事班管理班长出身,军事技术训练比较欠缺,经过一个月的训练起色不大,恐难以担当该连的突击任务。
3 S- S& c5 x* P
) ~* y; a8 f5 _# i2 g4 ?) f% B, k, ^    理由2. 谢、李2人都是军事骨干,又都是城市“叼兵”,6连是新组建连队,支部尚在磨合之中,要是2人同时发难,恐6连难以压得住。故要求上级将已调任6连的谢、李2人调1人回去。( B8 F7 L$ g2 i9 c

+ H" q- w  }* G( I* _    其实5连连长赵远祥的理由还不无道理,当初要调我们2人同时去6连当排长,他就舍不得放人,但碍于战争大局,他保留了自己的意见。眼看战争在一天天的逼近,他难道不希望自己的部下强一点吗?这则小道消息我最终在营长李庆福那里得到了印证。
  ~0 l  T4 g) ^' |" U* ]4 Y; k8 B
    “营长,5连要我和李明回去一个吗?”一天下午,当营长(我当营部通讯员时他是副教导员)来视察我们的训练情况时,我问了他这个话题。; o: S$ v, ~0 w6 v6 l7 \" [% i% h. i$ w& {

$ H7 e0 I& ^5 _4 R: p   “他要你们回去就能回去的吗?还要经过团里批准才行。安心训练,不要胡思乱想!”营长严肃的对我说。听营长的口气看来是真的了。' C( B1 }. ]  H, `+ p" ~

) Y+ A; T# B+ t9 G. {     接下来的几天我在连长指导员的眼光里也看出了异样。我与2排长既是战友更是朋友,我们真的都不愿意分开的,其主要还是上了战场我们应该是最好的搭档。真的要分开我们吗?谁回去呢?我们不止一次的问过对方,但我们都表示将听从上级的命令安排。$ U# d* V  `( o" V$ L; j

! X' N2 F6 U) T    也许让团里和营里都难以做出决定的是,5连连长的理由有道理啊,不准许吧,6连的连长指导员都是原4连过去的,3个步兵排长又都是过去5连的,平时就作风散漫惯了,他们降得住吗?万一到了战场上这两个小子串通一气自作主张不听指挥咋办?5连现在的1排长能担任突击任务吗?那么尹庆闪到6连换谁更合适呢?也难怪我从营长口中印证是事实后的一个星期中都没见有什么动静。
* ]! F- c5 m/ y0 e  Z& m+ p, M6 e9 A5 @* N, Z& \
     在忐忑不安的等待中,终于有了结果。团里的命令最终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8-15 16:57: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5 03:58 编辑 0 w! K. H4 r& C5 c, i  [0 a0 M0 j

3 c* a& @# _/ W) o$ X        2排长李明调任5连任1排长。
: W% ^5 W* ?( X- E$ Y' ]' Y 6 K) ^, C- j1 u+ e9 R! f
    随之而动的是,原44班长白让高土调任6连任2排长,原51排长尹庆闪调任6连任司务长,原6连司务长申述成调回5连任司务长,原5连司务长调三营另用。
! e8 K3 T% e" d2 y+ y8 [$ \( y) p' C, l% _/ W# ]( o5 Q% J, q  w
    白让高土,(纳西族)原44班长,四川木里县人,731月入伍;身高1.67米,体型适中结实。办事稳重,性格内向。也曾是师团军体队队员出身。
& ]: k% U9 n% o+ Z9 \  x% J2 \7 x0 n6 v
    尹庆闪,原37连炊事班管理班长,(担任51排长1个月)山东单县人,731月入伍;身高1.74米,体格健壮,性格内向,不善言词,工作认真踏实。  Q4 W! o- h5 g+ m

  r* a) A) e4 v8 ^    为了达到分开我和李明的目的,满足5连连长的请求,我后来知道的内幕是;
4 @! ?3 v, c& P& [6 ~  c7 o ; E$ @; _* ~5 U7 N
    当营里征求5连意见,谢、李二人只选其一时,5连的意见是任其一人均可。在征求6连愿留哪一个时,6连则选择了留我。
& r8 R4 U- p: a$ N- o
5 y# y+ b$ u! ]9 z: w    就这样在调整56连的1排长的问题上,领导们还是煞费心机的。其实对我们来说,我们就只有服从的份了。4 ^: d. P+ F0 ^# V6 ?
8 j0 x" V8 R8 O7 Y0 l, q! J" d( l
 楼主| 发表于 2009-8-15 17:00: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5 04:08 编辑 6 k2 K1 {3 J* L- y7 R" L9 ^- Y8 Q
! o- }4 ]& q, e4 M+ A: k
  缺乏冷静  打兵犯错
& E7 y9 ]/ F+ m! ~+ k
" I* n- @, t. ?. Z) R        791月下旬的一天,也许是开赴的时间已经快了,上级要求我们在保证训练的前提下,做好离开咋甸公社的准备工作,其中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要求以连为单位(因我部都以连为单位分散驻扎),在离开前必须与当地公社或大队的社员进行一次文娱联欢活动,以表达部队对当地民众给予的支持表示感谢。- V" I9 j' m* }' l! p

* J# E. T0 {3 y( @: U! ^' _6 V0 K    连队很快就把任务分下来了,要求不分形式的以个人或多人或班、排,利用训练课余时间进行编排文娱节目。( W. I& {+ L2 e
( j* C. U$ J! G* H
    我同时也就把这项任务分到了班,要求大家每个人都必须积极参与到这个活动当中来。就这样,有报名单个唱歌的,有二人合唱的,有全班小合唱的。最后是全排的集体合唱。6 n, M* w+ }+ o  f, C

0 F2 x: m, u4 E/ s+ _    同时我宣布了一个原则:凡是参与了文娱节目演出的人晚上一律可以免除其他学习与训练,可以自由活动。
  e% Y# F/ f  j6 q/ D) n; t0 Q2 i: h
    当即便有1班新战士王季自告奋勇的主动提出到时可以单独表演一个节目。我一看便知此人为贵州安顺人,听说其父亲还是贵州安顺地委的一个专员级领导,在当时属于高干子弟。因其个头魁梧高大,身材壮实,身高足有1.82米,所以安排他担任了1班轻机枪副射手。  y# E1 e& W9 g) A: ~3 v% U

% M: K  C# w' M, R: g; R    我当时考虑既然是城市兵,脑袋瓜就应该跟我们一样好用,对待这样的战士就要采用不同的方法进行引导才对。) V8 z% f/ D+ {; s  n5 o1 f

/ m& O: k9 }  `& R: Q   “王季,你敢保证在联欢会上单独表演一个节目没问题吗?”我便问道。
4 k3 r' I$ Y4 R3 T/ e, H  P* G
( E8 _- P  y: r4 y0 U) M   “排长,请放心,我在学校读书时就是文艺骨干,你到时就看我的吧!”王把胸脯拍得咚咚直响地说。
( I0 d6 P; |( }8 A3 e. W+ n5 [' Y/ j) `" h
    “好!从今天开始每天晚饭后停止安排王季的其他学习训练,就让他单独准备节目好了。”我对王季来了个网开一面,马上对着1班长说到。
7 ?4 H: d' a( ^0 v
0 q7 \- G4 C8 J7 E0 _- M3 F    结果在大家忙着排练节目的几个晚上都不见王季的身影,也没有人看见他在准备什么节目。有新战士反映说他到离我连队2公里以外的团后勤去找老乡玩去了。$ H) G( ^9 Z* j9 h- G, P2 |6 w  C, r1 u
+ M8 n. C/ Y2 v: A
   “只要他能单独表演节目,就让他去吧。”由于我事前有可以自由活动的言语在先,就这样我对他采取了宽容的态度。  n9 K8 e6 f! ^  W

& R% |9 H6 L  H8 R' p$ U  ^    在后来几天的军事训练中,我都在他的面前有意识的把我过去在部队里的情况向他提及,目的是拿我的实例来给他启发。结果他依然如故,一到晚饭后人就不见了踪影。我在想,到时你能拿出节目还算你行。要是拿不出,看你咋个向我交代。
0 }7 G' p: M: l# L, Y4 I" q$ Y4 Q) {. o5 Q+ o. K
    大概在过了56天后,也就是120几号的一天晚上8点,我们和咋甸公社当地的军民联欢晚会开始了。! H6 d) J5 Q% K. C# ~
+ I! @* O( a2 h4 {2 ~6 g: {; W
    就在各排论流和当地社员表演节目的时候,也还不见王季的影子,1班长反映晚饭一完就不见人了。是他不知道今晚有联欢活动?还是有意躲避?3 o" E& T6 K6 {  R* ?7 q

, O- s) c6 E; c8 m, |: V! p    我马上到大院门口去跟站哨的哨兵做了交代,发现王季回来立即向我报告。
% Z/ p; c4 V% k7 T% K9 U
' a6 p/ i, r# }7 b% D! ~    联欢会进行了近1个小时时,哨兵来告诉我王季回来了就在门口,说是不敢进来。我知道他去找老乡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要回来的,因全团今晚都是联欢会,他老乡也不可能会离开自己的集体跟他一起玩耍的。
* k3 v1 r3 T: Y2 A; f4 s4 w" G7 j! [0 Q8 p5 o
    我边想边朝大门口走去,当他看到我来到门口时就转身想开溜。
/ N  g0 b/ e' K6 p: y- Y; f9 S2 G4 z$ n3 L, l8 l0 K' D
   “站住!”我一声怒吼,他没敢再走。
1 q. h0 @/ G3 z, X' ^) H4 e/ Y9 n2 g. I
   “为什么不进去?”我问到。/ g* w* J" i3 M* R: V

( |$ `. O2 c% M) ~/ Y% O/ y   “你要批评我”他声音很小。
( N. Y+ y; i0 k8 W! }; r) L0 }/ K
, K6 Q5 H) a  P   “难道不进去就能避免批评吗?”我说。
* N* C: N2 r! y! Q) U
) T2 Q# a1 ]5 I5 @& ~2 d4 C# W& H   “你的节目呢?现在该你上场了!”我历声对他说道。
7 L7 T$ z8 Z# ^0 M1 Z7 R6 `
1 x2 P  h; f& ^! J0 n6 j   “我没准备好”他小心翼翼带有几分胆怯的口吻回答。  n  S* U/ t3 M$ R/ D

: |+ n/ ]3 m6 h4 O$ |   “这一周的晚上你跑哪准备去了?”我一下子有了一种被一个新兵戏弄了的感觉,他也许不知道,我以前都是够扯蛋的兵了,我岂能容忍被一个新兵的戏谑?& d( o1 V: G: p& e# b6 y

# h1 c$ D% H  k" G) m    “找老乡去了”他怯声的说了一句。( N  E7 m  l$ `% O( s1 |
- _8 |; I$ G, k; n+ q% m
    “你不是胸有成竹,没问题吗?”我严厉的喝问他。
, Y' s) T+ w. v2 c5 `, D' Z5 I3 l8 V+ {4 e& g4 c6 B( E
    “…”他见我毛了,就没敢再支声。
  w# r) I& u+ R6 s
" Z2 _& K- b! C5 I0 A& w    “进去!”我一声命令道,他还是没动。( @& M$ T, _+ K; c3 _( G3 z
& t3 A* \! i1 N- J+ q; K: X3 r! t: R
    我就动手去推他,他也开始反抗,说实话他那个头我还真的推揉不赢他。就这样僵持起来。7 W' t5 |! e0 v8 }

* b. l7 F! o4 r/ @1 X- w6 [4 I5 U    几分钟后指导员朱山荣接到哨兵的报告出来了,问明原委后,王季在指导员的掩护下进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8-15 17:12: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5 04:16 编辑 ) B4 \$ U: M/ T9 i

& h2 n1 C! _6 \, q, P    我居然被一个新兵给耍了一番,这让我一下感觉到了自己的尊严与威信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王季啊王季,你戏谑人也不看准对象吗?你却偏偏非要来戏谑我这个在116团都是出了名的“叼兵”? 你千不该万不该在这个非常的时机来戏耍我,马上就要开赴前线了,我不给你点厉害的,让我如何去带兵打仗?如何才能打胜仗?' O8 p' G+ i. M5 \2 {1 [% F' a: c
# B1 r* g+ [% S" k( z; e
    当我思忖着走进大院里,院内的节目正是我们部队的3排表演的小合唱。王季竟然一个人搭拉着脑袋在宿舍的地铺上坐着,我一看心里的火气就直往头上冒。
' K4 V; {8 T, |! _5 l* ?
! m1 c6 i0 F5 r/ g    王季一看我朝他走来,更是把头埋在了两膝的中间。8 R  ?" i) y: U! M; a# P/ ~

! u8 O$ Q, I7 F# U   “你不是一个人表演节目没问题吗?”我挖苦了一句。
; Z5 b* T, I  u* y1 U8 d2 b5 ?- C' t! Q  P4 x7 t$ H
   “….”他抬头蔑视了我一眼又埋下了头。" U( {+ m3 U4 r$ Q+ q

* ~% T# E' w; m! j% J   “给我出去!”我边吼边把他朝大院里拖。
4 m- k2 N( y" M5 Q. s3 J$ y1 z- F; I7 s5 W$ L
    这时大院中间已经开始了社员和部队的合唱节目。2 T. J9 D& b( N: k8 ?$ S

4 j+ q2 r0 \! }* o0 t   “都不要唱了!现在请王季给大家表演节目!”我把王季拖到会场中间的同时大吼了一声。( w3 A! h3 h$ R* X+ a
3 u: N0 I8 m( J9 u; {1 b/ R
    会场顿时一片哗然……
" q& a, e+ @0 w4 Y* g* A+ u/ y9 F: \" S4 d$ B, Q
   “全都退下去!”我继续怒吼道。
/ D8 g  Z7 j" D2 p) k, q( p  M3 q- {
    社员和部队看我怒发冲冠的样子纷纷下了场。此时的会场中央就仅剩下了我和王季2人。
2 p+ ?2 c- J5 N1 e8 j' |; y. c$ B& U2 Q. u/ f2 M0 l5 ~; V. W  W
   “现在你就开始给我表演!”我怒吼道。
+ m5 b' U3 l7 Z) c8 J0 x. g
4 h/ X2 n1 C1 L8 ^    他转身想跑,我把他又拉回到中央。他顿时用愤怒的眼光盯着我,我一下又被他的眼神激怒了。
. h* A! |. c# _! E5 N6 w) t6 e, h# p7 m4 v, X" N
   “啪!啪!”我甩开右手掌顺势就给了他两个十分响亮的耳光。
+ W2 E; i: q' F! C0 P! S% B% g( h  d; F  p  M. [- n1 B# D- ]
   “哇哇” 王季顿时大哭起来,全场都用惊诧的目光看着我。( O0 V. Z( @; S4 u  w6 |

/ z5 L7 ?+ j! g6 ~. S1 K    这时的王季边哭边猛的冲进宿舍(离大院仅78米远)抓起一支已打开刺刀的56式半自动步枪朝我冲来(当时的武器还没配发子弹)。
8 M* H- j" q, t( ]  E8 i$ {/ U4 O& p
4 M7 |+ a' ~& g3 f. p    我也顺式从旁边一个战士的手里夺过一支同样的步枪,甩开刺刀迎了上去。7 H0 `+ l7 H1 r/ ~( g
% I* {! P+ J& J- x9 A) a7 o
   “你才当了几天兵?敢跟老子拼刺刀!?”我嘴里轻蔑的说着。" T. z( j+ Y3 \7 u' `8 |
6 K. L% [* M; p1 x7 k2 F/ d
    这一切都发生在10多秒钟的一瞬间。' ^3 O" r" F( ^
0 E( A$ \- m) `; q' D, I0 Z/ G- C  f* H
   “1排长!你要干啥?”当大家反映过来后,我听到连长杨中玖的喊叫声。& F7 x: `+ G# \
3 I8 X6 t# h3 I* i' n/ Z& _2 F
   “放下武器!”指导员朱山荣也大喊着冲了过来。
5 L8 W% ~1 C! W( Q6 `* X1 _$ t) u( Y( v# R
    这时我平日里最要好的二班长唐建林和七班长谭贤荣紧紧的抱住了我,指导员和几个战士一起夺了我手里的步枪。8 [( I  |3 f* R& e8 h
  G2 |& b3 l" a4 z
       3排长顾庭俊和副连长巩金生也包住了王季,连长杨中玖下了王手里的枪。; m, q$ B" Z6 }. ~  Y' ~9 ]

" V. U$ Z7 c( z   “1排长,你太不象话了!还敢打人?”连长在吼我。/ A0 O0 c( e" K* L% a  |

: G: K7 h/ y. B" P- `9 f   “1排长!你必须在全连会上做检查!”指导员也在叫。/ k- \8 h' {; U4 C
3 O, f. b' e; Y  r8 p7 h
   “球的检查!”我甩了一句就朝房间里走去。/ E; a5 r% n; r
. x3 `  }3 }9 Z5 g3 L0 z
    此时的联欢晚会在我的搅和下不得不草草的收了场。老百姓是怎样离开会场的我也浑然不知。
3 z$ m1 V, {  s6 S7 v" c/ ]' i# o! M2 W) D- F; f
    此时的王季哭得很伤心,在宿舍里副连长和副指导员加上1班长都在安慰他。5 \' ?3 o. N* U2 q2 M: v
4 C7 `" t4 C5 \! ~4 L
   “这个排长老子不当了!”这时的我在连长和指导员的怒斥批评下越发变得不冷静了。根本没把连长指导员放在眼里,叫完便立刻倒在地铺上耍起了死皮,任他们怎么批评,我都闭着眼睛不做声了。他们对我批评了些啥我也没听清。! I$ M; X5 N* }' S/ z" ?5 R0 c
6 d8 Q& h1 D+ A8 W5 z; l
    大概到了晚上的10点过了,营教导员顾光选带着团部政治处的干部股长陈信仁和保卫股长欧柄光同时来到了我的地铺前,要我起来跟他们到外面去谈谈心。
( {; [/ W! ]* U3 `$ O( x
1 F9 [8 D) k$ h/ x5 i    我知道这是连里已经把事情向营、团做了汇报。我抱着满不在乎的样子跟着领导们来到了大院后面的一堆稻草旁。
 楼主| 发表于 2009-8-15 17:18: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5 04:30 编辑
) A% Y4 E! Z: P7 ~1 ?6 [5 q- e7 I* ~# s& m# _% @! m3 ]
    坐下后,教导员顾光选先开口讲了我今天晚上的错误行为是如何的严重,在战争就要开始的特别时期,稳定军心是何等的重要,特别是对刚刚入伍的新战士采取这种粗暴的行为是要受到处罚的。并要求我就自己的错误要从思想上作出深刻的书面检查。5 N" w) d- B) z! G3 `: _$ v
0 C. Z+ R$ X# R) D
    但我一直就是不吭声也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干部股长陈信仁转达了团首长对此事的震惊与重视。/ L! s  r* B1 w' j

" q- H, D& [: B$ ?7 ?, q$ ]% g    接着又给我讲起了干部与战士的关系,其实我作为刚刚被提拔为最基层的军队干部,对如何当好一名基层的军事指挥员,如何带好兵,还缺乏必须的能力与经验。毕竟我还不到24岁。3 }: |2 H8 G/ s6 g1 y# z1 E) f: s
2 k* f0 h; l4 n3 j4 ]
    最后,保卫股长欧柄光就我作为一名老兵,特别是作为干部先是出手打人,后来竟然还敢动用枪械,讲了许多错误的严重性,就差点没有给我上纲上线了。
% y8 j3 o+ g, a! K
, W4 \; O& o7 C' z4 r    我当时也知道保卫股长出面意味着什么,但我并没有从冲动的情绪中平静下来。
% g* l& w# }1 y9 c, D
% g/ g" u7 z. K  Q) s1 L   “不就是与一个新兵打架嘛,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吗?不就是要我做检查,向新兵道欠吗?我就不做检查也不道欠,看你们把我给枪毙了?最多我这个排长不当了还不行吗?”当时就冲着他们说。+ g0 D- K# M  E! w
/ x2 M. t  N3 f$ F+ j
   “我要睡觉了”说完,我竟然起身便走回了大院宿舍倒头便睡。结果搞得几个领导十分尴尬,最终谈话不欢而散。# [" W; F9 G. F
$ Y/ ]# Z  k2 Y
    这时的时间是晚上凌晨的110多分。全连除了站岗的哨兵全都睡熟了。2 ~& g& {. C1 y; l9 J( ]+ ^6 E) @/ T; {

% O6 }8 _, \# g7 ]( f! a' F" Z$ {1 O3 t" V    我在迷迷糊糊中又被人叫醒了,这次把我拉起来的是副团长聂中富和副教导员申家寿。6 c! w! p. n2 _
# K* ~) Y) ~2 {" Q) O2 t5 g
    我一看遭了,平日里我最尊重也是最宠爱我的两个领导都来了。一定是团里知道了先前的谈话不成功后,便把他们给派来了。7 g* K& n; x0 e' {

: u( Z1 N, J& t! [: t2 n8 ]    我只好起来乖乖地跟着他们走出大院,又来到了大院后面的小河沟边的草垛旁。& y2 z( D- n" _9 t+ a+ ?% K1 N3 b
2 D) ^; \7 @( s  K: J+ C3 a5 y9 O% w  k
    其实我是边走边想,这下他们一定要狠狠地骂我。但出乎我意外的是,他们并没有骂我,只是你一言我一语的指出我所犯错误的根本所在,就象哥哥在教育兄弟一般,让我从心里感到了一丝宽慰。
! }7 R9 Q% }" B1 @# n5 y9 o$ O. E. y; Y- @
    说实话,我在部队的几年里,也只有他们才可以随便说我的。我也知道当初在部队扩编时也正是他们2人的推荐我才到6连担任排长的,今天我犯了错,上级一定要找他们拿话说的。
+ {3 X1 u! d' G% I& U, H/ O4 M
" w3 `3 b6 e7 N" _7 _' m# A    在他们的教育下,我答应了第二天继续履行我的排长职责,在适当的时机向新战士王季陪理道歉,但还是坚持不写书面检查。  ]  s" [* M- C6 q

# z8 I7 L  j2 S: B/ R    当着2位首长与兄长的面,我向他们做了保证,在战场上决不给他们2人丢脸,也决不给军人,更决不给国人丢脸。并发誓要做一名战场上杀敌立功的英雄,决不当狗熊!结果最终他们带着7分的满意离开了6连。, J# c( r% s9 @+ p8 t& i2 ?

' W  ~& S* z! V! q, B: B: n    天亮了,一切照旧,就象昨天晚上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我也通过自己的卤莽行为似乎一夜之间成熟了许多,但我打人的消息却在6连以外传开了。据说我将被给予一定的行政处分是跑不脱的了,记得还有我们13连副连长陈兴义在带领部队进行60炮实弹射击的时候,把老百姓的民房打着火了,也要一并处理。
$ d: g, b1 D" c. z
" ]% u  ~4 Q1 L6 A' l7 s# J( M    其实,我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反正都要上战场了,到时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处分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做好我的本职工作带领全排搞好战前训练,是骡子还是马,那是得拉到战场上去见分晓的!并不是嘴上说得好听能管用的!
% \4 v: S6 {  m8 R, T: ]7 x$ L+ V* a4 U1 t0 x& E8 b: |
    结果一直到后来的战斗打响,我的处分决定都没有下来。我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当营里把我的处分意见提交到团政治处后,团政治处坚持要以稳定新兵思想为由在战前处分我,但遭到从师里新调任的团长王光泉的反对。
  |* G* ^6 b; s8 O( }* j2 N
1 c$ `" i; x5 c8 G    团长的意思是:大战在即不便处理干部,暂且给谢志熙和陈兴义把老帐记上,给他们个将功补过的机会,根据战场表现再做处理决定也不迟。
' k+ _: j9 {+ m% V/ m8 M   7 V3 r! e( a2 w0 V( R% J, v
    就这样,在后来的作战中由于我功大于过,处分也就免除了。陈兴义因在387高地负伤致残也免除了。8 l, [& s# a5 S4 o* h; G
% [' Z  C- ]2 T+ H( h6 K& Y& M7 m
 楼主| 发表于 2009-8-15 17:33: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5 04:43 编辑
& r$ Q9 N! j9 d3 L  o1 ^3 F, k9 H2 k3 S
年关将至  边境推进! W, p$ R( ?- ^/ G9 i
* q# n( B- O8 d# P2 d/ O: T  _
     在我犯错后的没几天的127日,我记得十分清楚的是当年腊月30的这天,部队接到了向边境推进的命令。  d! d5 X7 {' _# D1 h1 S' v. |

7 G. R7 h2 v7 [- }    记得这天的凌晨我们乘汽车又到了鸡街镇火车站,在这里又上了继续南下的小火车。这次坐的小火车比起在昆明上的火车似乎还要小了一点。原来从这里开始的火车轨距由原来的米轨又变成了寸轨,其轨距据说只有70多公分了。
* p% }  m4 F5 \, N4 w! E  e2 L2 s% t3 X# Q. d/ {: F) F( s
    火车所经沿途已经可以看到漫山遍野的热带植物、水果和满是荆棘的山坳。气温也有了象是热天的那种感觉。
6 J4 }% }" T7 G+ r/ A$ ]3 k: L! d% a6 i/ S1 ]. {1 a
    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晃荡,下午5点左右我们整个全团的部队在一个叫马隍堡的小站下了小火车。1 o/ U* s  J# q3 y% m1 |
7 A+ F- y& Q9 r, v. o3 F
    这个地方实际上离国境线也不过二、三十公里而我们却是浑然不知。
3 i) @; I- @! E: v# F* c" J4 R6 O7 e
    看着布满荆棘的亚热带山地丛林和遍山的香蕉沉甸甸的挂在树上,让我们这些内地长大的人真的觉得十分新奇。* p( @$ h& {1 u. [  b  g6 }& n

+ E6 c+ n6 v% b    有几个老乡还肩挑着熟了的香蕉(或许是芭蕉)在我们军人中间叫卖。. u2 T: M7 {1 k$ w

; e, \# f* [6 m: K' T    当我们整队集合完毕后,我发现2班长唐建林的冲锋枪刺刀上挂了一大串香蕉,说是花3毛钱买的,我想它总还可以当做我们下一步行军时的干粮用吧。
; _; o) C  F9 p. i2 T4 l# o7 ]0 H
. q: K! T. F  O3 g* ^4 _    为了避免部队过于集中带来的路途拥挤,在指定了目的地的情况下,全团在错开开进时间的时候,也选择了不同的行进路线向着各自的目的地出发了。8 s6 O) D. p. P2 I# T6 @  ^8 ?
! m! a0 F5 q; N$ j/ B; e, r4 E
    当连长拿给我一张地图时,我就知道今天的行军将由我1排在前面开路了。目的地是在一个地名叫做坝洒不远处的水头上寨,别看路程只有约30公里,但沿途除了少数几公里可称得上是公路可走外,其余全是在丛林荆棘中穿行,甚至还要挥舞砍刀来开路才能穿越。% ~0 F+ s2 w6 U+ m& s4 o& W

8 S% d; |/ I% Y6 p5 n    我随1班走在了全连队的最前面,因为我有个任务就是要负责看地图,引导全连的行军路线。  Z3 V$ H) X. P0 _/ E3 m/ J: T3 j# D

; D% a3 b' ]! l  ~; C/ @7 @/ E0 Y    开始还行进在凸凹不平,但还算是道路的公路上,虽然队伍不算整齐,却还能保持三人一行的队形。为了提高部队的情绪,我们起先是全连一路高歌在行进。到后来我们就以排为单位,一路行军一路拉歌,热烈的气氛把行军的疲劳都给冲跑了。
' m2 r- W) G9 M+ }
& x  z3 }: s4 A    一路上大家的情绪都很高,没唱歌的时候也会有人把各自家乡的风土人情经过“加工”讲出来当笑话,特别是云南的“十八怪”逗得大家笑声一片。3 n) i$ y* x, Y6 z  ?9 K. A+ ~
* L! Q/ j3 D; V6 H& I6 o/ o
    接近黄昏时,部队不得不离开公路拐进杂草茂密的山间小道,队伍就只能单行行进了,这样全连的队伍最少也要被拉长到接近1公里那么长。
& [4 O/ ^( n( W* @
/ d4 ?8 p: I  B1 I( _: H  ]    而且越往里走草丛越密,青藤荆棘交错难已迈步,与其说是行进在山涧小道上,还不如说是穿梭在青藤缠绕的幔幔荆棘里,我们的队伍就这样淹没在了热带丛林的浩瀚林海之中。
3 C4 h) b7 ]" e( [: m
9 u1 |" j! Q' O4 q0 }! H7 O: m* ^    遇到荆棘交错阻碍前进时我们就不得不用砍刀来进行开路,许多人的手掌手臂都被叫不出名的带刺青藤划出了道道血痕。7 ?6 d& }, R) L+ B, S! ~

9 x' }- L5 Q* Q9 D' |    进入夜晚后,部队在白天的那种兴奋感全无,先前被汗水打湿的衣服开始随着气温的回落有些冰凉的感觉了,虽然亚热带地区夜晚的明月当空高挂,但白昼的温差却还是比较大的,加上脚下的步履又是如此艰难,大家都象是被雪霜打焉的茄子一样没了声音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军歌嘹亮 ( 鲁ICP备09043807号 )

GMT+8, 2020-10-26 20:39 , Processed in 0.438527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