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歌嘹亮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谢志熙

1979——抹不去的历史记忆 《回忆录》(原创)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5 17:45: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5 04:54 编辑 ( k! {' g# \7 R4 G( D8 |; Y# M+ U

  ^, P' Q# ?+ O7 C* U, m" Y, e) X    为了防止人员掉队,连长专门交代副指导员安仲俭走在队伍的最后面,专门负责人员的收容。并要求走在前面的我,要不间断的向后传递口令。
) H' L7 v/ ^( X+ _. _& M6 `. I) o; S0 k# G$ x, K
    传递口令的其目的之一,就是要保持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不能拉得过大,不然当前面的队伍钻进丛林里后,后面的人很有能就找不到前进的方向了。2 h9 I7 ?/ n9 W6 E; a
- }8 S0 \7 B5 _, O
    传递口令目的的之二,就是防止夜里有人边走边打瞌睡。
& w  `' |; c+ ]. `, ]4 [0 D* [& N( F+ {1 m+ v
    传递口令的目的之三,万一有事可以把前面发现的情况及时的通知到某个人。
3 k- [; H8 b) f9 c! X2 x$ [$ q* p
8 |; z8 I7 M. [! |" K1 r    口令的传递方式就是由我或其他人发出简要的一句话或几个字,一个一个向后传递;也可以由后面的人向前传。
5 [7 I& K- `+ m0 u/ A" ?) o' D' z& r9 Y- f% S0 c
    例如:“向后传,跟上!”“向后传,前面有障碍!”“向后传,连长上前来!”等等。
% |" i. Z: C4 j8 c: N% p: q; S2 A- Y$ V& `! }
    我们当兵几年虽然每年都参加野营拉练的训练,但象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行军都还是第一次。
, D9 T- C3 t5 m4 l$ _' _; J
, b2 \& ]: @4 i/ p5 Q& Z! {' I  C4 l9 X: E' e    当时间进入半夜的12点后,我还有意识地提醒大家别忘了这次行军的特别意义了,因为今天已经是1979年的春节了啊!/ j( L9 W, s0 F% ?2 R
* u& W9 S8 b3 P9 E: V( K- a
   “同志们!现在已经是新年的春节了!都是狗日的越鬼子,害得我们今天这样辛苦哦!”我这一提,大家也就来了精神。
8 R" t' J4 z; m  A. @
+ L2 Y% g2 `7 M9 F3 [4 Q9 H   “到时候老子一定要狠狠地教训他一顿!”2 a) C) N, [4 v/ A- a$ F) O

. j6 _+ y- \  Y; T% a2 b   “我日他越鬼子的先人哦!”- O& Y% U" q% x5 U, u1 P
* y! F8 W" q+ _! b) Q5 b5 O2 u$ q
    大家你一语我一句的边走边就骂开了,疲倦也跑得无影无踪了。
+ A) A- q1 A; H, `/ z% o* z3 @  |9 Z9 k6 r/ k6 ?3 I
    当到达水头上寨的目的地时,时间已经是下半夜的凌晨2点过了,透过月光可以清楚的看到这里是满山遍野的橡胶树园,还有就是比人还高的热带芦苇。7 j  O7 _2 ?" Y3 @6 k! |1 T0 B. L2 z

) T& M& f4 ]8 x* Y" F  ]2 B5 f    我们连被营里划分在一条干枯的山沟旁扎营。因时间已是下半夜了,我们就只能以排为单位暂时就地而寝了,一切待天亮后再做安排。" s$ r2 a: Y5 {1 B' a( m! F( j% H

0 R* F2 r! _7 h    当我去按班分配地域时,大多战士们都和衣倒在山坡上睡熟了。$ a: w* X  E$ m# ~
  J% \, X: j2 k( |8 s1 R% s
    我就在2班长唐建林的旁边躺下了,也顾不了地上的凹凸不平了,随手拣了个比拳头大的石头垫在头下就算是枕头了,屁股正好放在一个浅浅的小坑里。
  `( g+ ]& q/ [' |
( C; S9 s& R! H4 w/ J    眼望着满天的星星,这辈子真的是第一次享受这真正意义的“天当被子地当床,星星与我捉迷藏”的特殊待遇!何况还是在1979年的新春佳节这一天的凌晨!也许在我们每个人的人生旅途中也仅此一回了。今天想起来还真的有那么一点惬意呢。: S& }' ^4 B4 i$ N$ ^; A

: k' `* @0 Z+ Y. Q4 J    这里已属于亚热带气候,虽然在内地还是比较寒冷的时节,在这里却白天气温可以达到摄氏30度左右,但晚上又可以骤然下降到只有3、5度!加上白天行军被汗水浸湿的衣服还未完全干透,浑身还是冷得有点想要发抖的感觉,但却都被疲劳给冲淡了许多,大家就这样很快地进入了梦乡。) c/ ~8 Y/ W8 J7 W9 ~& F9 e
, \/ d3 D5 a4 x2 R9 L$ [# s5 ]& K
    此时的我想着要不是越南的反华行径我今年的春节应该是与家人共同团聚的啊!与大家一样,我们的家人谁又知道自己的孩子此时会躺在祖国边陲的山坡上,正眼望星空的数着星星呢?
) T7 }* D1 `/ k7 z) y9 c+ w6 q
, f' G+ ?" I% @4 ?8 |9 ~    我知道这里的地理位置,因我一直在按图认路行军,(全连仅此一份,用完即缴)这里距红河国境线最近也不过3公里多点,知道这个秘密的干部没有几个,战士就更不清楚了,不到跨过红河的那一刻这算是绝对的机密了。
: c, s' i2 i$ |: }" y3 _
3 j- m# h4 k: P. M: ^$ A    我也清楚这个地方就是我们的最后集结地了。最终我们将从这里跨过红河去惩罚越南。最后我就在这样的遐想中也带着疲惫和倦意沉睡下去……
) I: t0 T$ T" t5 Z0 k; Z6 C/ |! F1 [( Q$ Z
 楼主| 发表于 2009-8-16 11:2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5 22:32 编辑 ' ?' p4 n; V7 W. p, m7 O5 \
" N' \6 ?* w) U9 }2 U
  集结水头  补充兵员: r9 r1 ^2 o$ @% m* y
   
! ~7 ^1 x1 Y0 v, u0 `# @    天亮了,今天是128日,大年初一了。没有在内地时的起床军号声,耳边响起的是副连长清脆的起床哨音。& R, d5 u0 T- g& q
8 Z: ]' A! F. n2 p; b
    当我睁开眼睛看到周围的环境时,与昨晚在月光下的夜景差距是那么的悬殊,这里的地形属于丘陵地带,除了一片片的橡胶树林以外,还有许多让我们这些内地长大的人根本就叫不出名的各种灌木丛林和热带芦苇与芭蕉,在山沟不远的一座山上,奇怪的是长满了参天的竹子,这在当地的橡胶园林里不能不说是一道/ k& S9 v" v, |* _' s6 h' y/ I
风景。. k9 X$ I3 |7 }& w0 e

; r2 P+ X4 d& `    环顾四周放眼望去见不到当地一户人家(实际上那是国营农场,农场职工都是集中居住)。也许是前一天的过于疲惫吧,我和很多的战友一样对夜晚热带蚊子的攻击都没有太多的注意,结果身上到处都是被热带大蚊子伤害的红疙瘩,还能感觉到隐隐的发痒发痛。+ C6 Y2 G0 W* L- w3 S

+ F) B+ i- s3 F8 X6 f    大家“起床”后,就到附近沟里还未干枯的几个水坑边洗脸、漱口。有人用铁镐把水坑扩大了好几倍就作为今后我们的取水和用水的“池塘”了。. j8 q' s3 `* a3 c2 F8 c) x+ w+ D5 Z
! O  D, h' I0 s  m- Q
    几分钟后连长和指导员从营部回来,并立即召集各排长简单的开了个碰头会,在会上,连长简单的将各个排的驻扎地点进行了划分,按照123、连部、4排的顺序,依次沿沟口向沟的纵深一侧按一字布置安营扎寨。
9 L2 v/ @# ^* L* E% F  k. |$ G) q( x# E3 p$ H1 t" U! S! j7 F1 n8 G
    排与排之间的间隔距离约30米。当天的任务就是以排为单位,把宿营的住房自己动手砍竹搭建起来。
& b$ v. D1 Y$ E- [3 O& o1 a5 a4 _4 c2 k" E# e* l2 J
    使用材料就是到200米以外的山上去砍竹子,各排自己以竹子建造竹房。. l5 l/ p* k- x( \2 d; j

# _* Z$ ~* G+ U6 M% N* v. k    如何建房?要求大家广开思路,相互学习,相互帮助。说真话,象我们这种生长在城市里的人哪会使用竹蔑呢?更不要说搭竹房,就连竹蓬也没见过是如何搭的。我把任务安排给各个班后,就随着大家到竹山上“看风景”去了。
( A0 [+ ?. d) N
1 _8 \6 X1 I- m  |    大家经过分工后,负责砍竹子的战友们成群结队的来到这座竹山上,脚下满是青藤杂草,甚至连小道也没有。
4 n' V9 O0 I. {7 ]$ @
  x: ^, I- T* |( [    这里的竹子也许是天然野生的,我也叫不出它的名字是什么竹类,平日里可能很少有人来过,竹子一般的高度都在10米以上,直径大多在6-10公分左右。毫无规律的成片成堆的自由生长,依稀也可以看见几棵其他的大树混杂在其中。
, A  i  R; c( p. m+ g
/ r, ^7 {; [+ m5 a4 M    离地1-3米高度的地方生长着各种荆棘和青藤将竹子与大树紧紧地缠绕,交牙犬错。也有不少带刺与带齿的杂草小藤,稍不留意就会把手或腿划出一道道血痕来。3 [5 Y9 b5 V% V3 F$ }

2 [% @/ p8 |4 n; g: ?    要不是我事先熟悉过这里的地图,知道这片竹山方园不过几百亩,还真的以为走进了一片偌大的原始森林了呢。
% Y6 {  |( B  @6 G% ]; e- n+ L) E/ P4 b/ _% f! h/ {" u2 d3 r' m
    战士们挥动砍刀在砍竹子的时候,大概是想起了某部电影里的某个镜头了吧“顺山倒呐!”的叫喊声此彼起伏,把大家的情绪又提高了许多。看着战士们干得热火朝天的样子,我在一旁又把今天是79年的大年初一的日子提醒给大家,目的是想让大家记住这个不寻常的大年初一。5 o  B+ W: x: k( M

$ ~. o* f/ C" h/ K; Q8 _7 e, M    随着抬着竹子往回走的战士们的脚步下山,我来到了我1排搭设临时住房的沟口,这时的山坡地势已经被其他战士用小镐整理出了20多米长,78米宽的一方平地。结果我们连队里的云南石屏县的新战士都会做竹子建房的工艺,他们就成了我们搭建竹楼新房的技术指导了。) f1 O, ^3 N$ R- ?
. M) T5 O; _3 [- [4 E5 F
    当各个排的营房还在搭建的过程中,我接到了连部通讯员要我到连部开会的通知。
7 K0 T0 [" |. r' ^$ w4 o( g/ W3 u+ p2 s: Q2 i7 e' L- \3 e
     在连部的干部会上,连长杨中玖简要的把我116团在水头上寨的布署情况、主要是我2营的地理分布情况做了通报。也把部队安顿下来后继续军事训练的重点做了安排。. N$ E( r. ^5 z5 l4 b

5 n: o6 U; n. T  B6 Y" p/ g) e7 K4 E    然后指导员朱山荣把当前的国际形势、主要是把越南军队进攻柬埔寨首都金边的军事情况进行了通报。其实我们已经通过电台知道了红色高棉掌控的金边府在越军几个师的重兵围困之下,早已是频频告急。最初的“惩越援柬”的中央策略眼看已经难以实现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8-16 11:34: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5 22:36 编辑
2 U1 A7 Q9 Y# ]7 R( T- w5 e, O8 {. u
    在会上指导员还将我13军已暂且划归隶属昆明军区指挥的决定做了通报。并改原部队代号56035部队为35241部队, 2营为96信箱,我6连好象是938分箱。
! m$ L. n- M) X( p4 L# G# Z$ F: F9 F1 Y  {
    并且可以使用新的代号与家人通信。但要求部队官兵在书信往来中不准涉及部队的有关军事动向等军事机密内容,可以称其为部队在异地进行野营拉练。: v: M7 I8 y  k) E
0 Z% |$ D! ?* g! a2 h
    同时也给连队人员闲时活动的地域进行了划分,要求所有人员不得外出串连队或找当地老乡闲聊。
$ ]- i. s% U  p0 r; K( D' z+ U! {% {/ }7 W$ C
    在统一了传达内容的口径后,我们回到了各自的营地。: i  |! x, Z" g6 }9 {* Q. v
) r1 h0 |3 l! K" `  M  m. K, b
    这时的竹楼已经在战士们的双手劳作下基本完成了,整个房子足有20来米长,67米宽。房顶是芭蕉叶的,四周是用打背包用的草绿色塑料布围住的。5 ]! s4 x2 [, H$ j

6 A6 I6 {& w% h& s7 [7 F8 L, }% v( T    从里看这是在若干根约2米等距的2排(前排的立竿约高2米,后排的立竿高约2.6米)立竿上采用几道水平横竿绑扎起来的,底下的横竿距地面约60公分,再纵向密集的把竹竿并排绑住,这就是床了。上面一道横竿约1.82米高,起到固定和稳定立竿的作用,在每根立竿的位置纵向固定,整个房屋就稳固了。
9 {7 }5 d: S' a+ a( J. i
* r5 W* x7 ?& s. m1 y' h3 I" o    屋盖采用顺立竿纵向绑扎,因后杆高前竿低就自然的有了坡向,在绑上横竿,用芭蕉叶子密集的逐层盖起来,再用横竿压住芭蕉叶。这样房子在下午的4点左右就全部建成了。
6 c. ~7 W$ ~9 U" Q; c. i; q3 V
- k( w  {/ z4 [+ m, i; u7 u    然后以班为单位的顺序依次把被子在密集的竹竿上铺开,并且2人一铺的一字排开,一人被子当垫褥,一人被子当被盖。$ S- D! W9 j) i* q

% p4 h9 s. N- |8 L% ?    当大家整理好床褥后,司务长尹庆闪挨个单位的发放了一大包蜡烛和驱蚊剂。同时还给每个人员发了一条绑腿布,要求在训练和生活中都要打上绑腿布,一来是便于行动,其主要目的还是防止亚热带地区的旱蚂蟥钻进裤子里去。绑腿虽然我们以前都没用过,但在司务长的示范下,大家很快就学会了。
& [5 z/ z. Q" L2 K$ g' i! E" F0 g# p, m# z
    吃过晚饭后,全连就以排为单位传达白天的会议内容。7 T! {* L, `( T1 h* E) P5 L( F( w
, \" r% U+ U* Q. {$ |, Q- {
    钻进竹楼,全排30来个人就倦腿而坐,当我把白天统一的会议内容传达完后,绝大多数的战士们或趴在床上、或在倦曲的腿上开始给各自的家人写信了。
; B- @2 w/ r; a& s7 o$ u/ G. t$ J
5 N9 d. {% z) w& G    没有写家信的战士有的到本连队找老乡或要好的战友聊天吹牛,也有的在规定的范围内观风景。其实据我所知,有很多的战友都没有给自己的家人写信,也许都跟我的想法一样完全是为了不让家人为自己担心而已。
( f& \0 Z9 ~) u0 H0 ?- S# q
4 D: R# E* I: B8 p6 H    就算是那些写了书信的战友,除了本身属于云南籍的有可能收到家里回信的以外。我还没有见到哪位来自云南以外的战友收到过来自家乡的回信,有的都是在战后的事了。当然也有很多战友是永远也收不到家信了!% c+ y% z7 R2 d# K6 ~  V
) M# I# ^4 m# n5 x( Q2 s
    我也和2班长唐建林、9班长程泉一起到7班长谭贤荣那里去吹牛去了,(我们都是同年入伍的城市知青当兵的,平时关系比较密切)其内容不外乎就是今天是大年初一,推测战斗什么时候会打响等等。
# y7 k% R3 `1 t- R( v" ~* @6 j- ~: x
    也就在这天我跟7班长谭贤荣定下了一条约定:要是在战斗中我牺牲了,他将到成都去给我的母亲做儿子;如果他牺牲了,我将到重庆去给他的母亲当儿子。因为当时社会上有种说法叫做“成渝不分家”两地的户口迁移不是问题。
7 e/ J' k* }2 f2 J. h. k3 ?
/ |7 B7 k3 u+ R. i4 q5 x' l    天黑了,蚊子也开始行动了,这里的蚊子真的是非常的体大健壮,足有指头般大小。难怪云南的“十八怪里”有“三个蚊子炒盘菜”的说法,简直是名不虚传!好在我们每人发有驱蚊剂,当我们把它涂在裸露的皮肤上,蚊子真的就象白骨精想吃唐僧肉一样干着急地近不了身了,晚上睡觉都要在脸面上抹上驱蚊剂,否则你就别想睡了!只是时常也有隔着衣裤也被刺穿的时候。
 楼主| 发表于 2009-8-16 11:38: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保障部队的编制满员,提高部队战斗力,就在我们到达水头上寨集结的几天后,一批从山东省济南军区抽调上前线的老战士及时的补充到了我们部队。
. [7 Z* J3 [( R5 @" x2 o6 T; w' E. z& }% q) M  f5 m3 M
    这样一来,我们6连的编制就成了满员的130多人了。这批战士主要来自原济南军区某守海岛的部队,大多都是757677年入伍的老战士。
7 M; @; ^: l  ?! L, g9 @$ r8 d7 e; K ; g# V4 K/ ^8 |- Y! T
    我连分来的人员不多也就10多名,大多分在了4排的60炮班,因为他们多数是炮兵出身,其他班排也分了几名,我1排仅分来了一名,安排在了2班。3 ^1 A' m9 P/ Q: `; Q7 N7 ^. `" T7 c

  v/ V2 D1 I6 }; x    记得有一名叫谢培林的是76年的兵,迫击炮兵出身,他就成了我连1260炮班的班长,也是唯一外补人员在我连担任班长职务的战士。! r# Q1 _- J  P

. c. q7 \% Y0 @9 W! r/ X    别看他们这批老战士都是老兵了,但由于他们常年驻守海岛,对步兵的技战术训练还是比较陌生的,除了军人的思想素质比我们的新战士强点外,其他的军事素质我看也并不比我们训练了一个多月的新兵强多少。所以在接下来的军事训练中我们同样把他们按新兵的要求在训练。
. m" [8 d6 s& J# v' @9 Y6 ?0 j% U* C" ]5 u
 楼主| 发表于 2009-8-16 11:4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5 22:42 编辑
! ^0 x+ H3 n; [0 J) l( d4 v* P1 N7 _" [4 X2 G. `4 {; q
  形势所迫  临阵磨刀1 f2 ^( t2 B0 \" U
: N) r  V" K# b' r; G4 a! Q% H
    这里没有了报纸,昆明军区却给我们每个连队配发了一台多波段半导体收音机,对国际国内的很多消息都只能靠它来获取。这台收音机不是连长就是指导员天天都带在身边。+ T& U8 N0 C9 `& U$ t2 p
4 ]0 V1 {/ O7 ]# P, R! I
    这天当我们从收音机里听到波尔布特坚守的柬埔寨首都金边已经在越军和洪森反政府军的攻击下全面失守的消息,这天大概是130日左右吧。
; A: Q8 t, l- v% X' ~! S3 X, |* A% X% k6 s( D* O. C
   “惩越援柬”还有意义吗?我们都带着这样的疑问坚持军事训练。
; L5 v$ b6 K; N3 W1 g
$ H6 R/ L* b: \; y" U    在以下的几天里,与前些日子一样,从收音机里不断地传来边境的近况:越南的反华排华行为日益嚣张,越方的武装人员更加有恃无恐的在中越边境的广西、云南频频向我边民和正常巡逻的边防人员开枪射击,打死打伤我方人员和劳作的牲畜,袭击我边境各类运输车辆等等,蓄意制造边境武装事端,严重的扰乱了我边境的正常巡逻和生产生活秩序。
3 o+ D8 b0 e$ f7 d- R
  X6 j: e4 E9 o4 |+ G* A0 L    同时还以各种政治理由把大量的华裔华侨驱赶到边境我方一侧,给我边境安置带来了极大的压力。在我们地处的边境前沿有时也可以隐隐的听到来自红河边的枪炮声,也可以偶尔看到几个被越南驱赶回来的侨民与难民。1 L7 K3 _8 c* Y  g1 k
  p# C5 W4 s% W
    越南单方面的把过去两国那种“同志加兄弟”的友谊,以及我国几十年来对其抗法、抗美所给予的无尝的军事援助置于脑后,把中国政府和人民念其旧情的忍让和迁就,当成了软弱可欺。对我国外交部的各种照会和抗议简直就是孰视无睹。
, A7 d7 D5 L& U
7 w/ g2 U" _% L$ F2 p    在当时的苏联修正主义保护伞的庇护下,甚至恬不知耻地自称其越南已是世界第三军事强国。公然向我国政府和我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发起武装挑衅,反华的气焰已经达到了极至。同时也把我国尚感仅有的一丝旧情糟蹋得荡然无存。3 e6 y" h2 {. }! b, D) Y8 d/ P
3 P! @1 q+ _3 s- h3 S
    我们虽然集结了大量的中国军队在中越边境,可以说对越南形成了大兵压境的高压态势,原本打算此举可以缓解柬埔寨西哈努克红色高棉固守金边的压力。既然金边解围不成,“惩越援柬”的目的得不到实现,越南政府的反华嚣张气焰日渐升级,虎狼在侧,岂能酣睡?( {5 p& R& A( `) Y
. y4 `) \) ?3 B0 I, z
    如果不教训背信弃义的越南政府和军队,中国政府的尊严何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威何在?中国人民的民愤何以平定?
$ z1 B' F" A9 c7 @( `$ R- j0 l+ h5 v% y: \+ v
    从那几天的中央重要领导的频频出访可以看出,一场不可避免的战争即将打响。$ U9 a8 a  S) u9 q, J3 w
# G  b% }8 D) Z- r
    我清楚的记得当时军委主席邓小平出访了美国,李先念副总理出访了菲律宾,邓颖超出访了日本。很明显中央领导是在做最后的国际政治周旋,也是在为我国出兵越南寻求国际舆论的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09-8-16 11:5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5 22:55 编辑
7 w2 A* C5 o% Z
' \% g! u2 y+ V8 Y5 f/ \6 L6 O2 C    同时我们部队也在抓紧做最后的军事准备和政治动员了,只等中央军委的一声令下即可开赴战场。
6 h, m" @. J5 H; l! J# o6 u* N# j
* {- P& V! n# n) o7 T( L5 j7 {    一、在军事准备方面:7 p9 e$ `4 x" b- G- m

  `. c8 N# g# A+ H        1. 把军事科目的训练称其为临阵磨刀。2 F* q0 _" l0 O3 N$ Q4 s* L

/ s$ o+ T7 L( f/ k" I    我们的训练内容有了一些改变,重点提出了“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的训练口号,部队主要以强化山地丛林雨季中的单兵、班、排战术为主;同时还加强了对防化知识的学习和训练,部队还专门组织了各个步兵连到师防化连以及配属我军的坦克连进行实际体验。
3 k3 {' m1 M$ Z0 p% n# L0 q
& {- T$ }7 y5 L% U) F  w       2. 加强了对简短军事越语的学习和口语训练。9 E7 A4 M" G8 c. T7 J0 E& D2 S& s
; p  H) I, x: y/ ~4 k
       3. 干部要熟悉红河以南越军的军力配置情况和所属部队、公安囤的作战特点,重点把越南配置在柑塘地区的345师和其配置在纵深沙巴地区的精锐部队316A师作为我们重点研究的对象。
+ J. c. g# t* A5 M+ b
8 I! Q, j" F  W6 F    特别是越军316A师作为越军曾参加过抗法时期中著名的奠边府战役和抗美时期的王牌之师,无论从部队编制、武器装备还是军训素质都属于越军中的精锐之师。其装备以苏式武器为主,美式武器为辅。军官大多是经过抗法抗美战火洗涤培养,甚至还有去过苏联军事留学培训。6 w% Z# Z$ b& L3 z
; F4 u) E0 x5 Q7 N0 e
    该师曾放言称:他的1个士兵可以强过我军10个士兵。甚至狂言,他的一个316A师随时都可以歼灭我军一个主力师。真的是狂妄之极,不可一世。
) i$ Q2 k" s0 J  n/ r
4 C; y; d. K8 |' V    当我们看到316A师的资料时,简直把我们气得咬牙,恨不得马上就要教训他一番。其实,越军多数军队的武器装备都是由中、苏、美三国提供的。( \5 g' a5 A( O5 E' C0 k0 F  P
! `4 m% R) w" V) T: W' M9 t& [
    越军所采用的战术也正是我军过去所教会的,什么近战、夜战;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等等。甚至连他们的国防部长武元甲还曾是我们军事学院的学员呢。他们什么都学会了,论辈份,我们还是老师、是师傅呢!比如我们团的郑副参谋长就在60年代中期,就在其抗美时期作为中国军事顾问团曾支援过越南。
- k3 d" y, p; I; q( K4 V
: E% Z$ \9 q* Z6 h2 d0 O  `7 c+ l9 \       4. 组织部队各个单位的所有人员进行血型复验,虽然我们在四川出发前就查过,但新战士与新补充的战士没有查过,结果我通过复查还是0型。
1 H; s5 T8 m3 j2 \/ a  |( p9 S2 e
       5. 弹药物质虽然要到最后时刻才下发到人,但这一切都表明战斗就要开始了,何时才能开战只是时间问题。
) Z2 S0 Y' {' ?, K
" S6 {0 }0 w2 p0 f5 z) h    二、在政治准备方面:% d" m# U) w5 s; P0 c8 q4 ~

  i+ M0 p3 h% }4 |: q7 c        1.部队收集了近几个月以来越南反华排华的种种事实照片,组织各部队进行爱国主义的教育,以激发我各边防部队的求战激情。其中有驱赶我华裔华侨,有被越军枪击致死致残的我边防军人和平民百姓,也有被越军炮火击毁的我边境车辆机械等等。
) ^% z; S, ?0 R% ?  t- S2 Z& q3 V
8 `/ x, B& k# D  ~* \! O) c4 M7 v    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那张十分有名的一幅照片,即连接中越两国国界的南溪河河口友谊大桥中央,停着一节越军安放的货运列车车厢,车厢里装满了炸药,在靠近我方北侧的厢头上还布满了带刺的铁丝网,桥的南侧是越南北方的边贸重镇老街市,桥的北侧是我国云南最南端的边贸重镇河口县。越南的反华行径让过去象征两国人民友谊的大桥充满了一触即发的火药味。
5 s- r" C9 y. R# i- |6 d, S) L/ `7 I8 J" \* U% R) X
        2. 邀请被越南驱赶回国的华侨难民为我们部队作报告,以他们的亲身感受控诉越南忘恩负义的卑劣行径。% g. W' g- o3 o+ Y( j, k

& @" h0 x! W% L; _) i/ l        3. 利用大量的时间作战前动员工作。“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毛主席这句精辟的对敌语录,在当时的几天时间里,成为了我们部队政治思想教育工作的主体词。8 K/ g- y  H& x5 r+ R, B

3 P( M' y- e. v3 ~9 F; c    记得在2月初的某一天由团部组织的干部动员会上,部队正式的引用了中央军委最新提出的“自卫还击保卫边疆”的口号。
. R; B% r# H) b5 e8 u! Y; j
- p2 n7 |' }/ _  ^/ N" }    也正是围绕这句口号,把我们要跨过国境痛击越军的目的在广大的干部战士中进行了大量的宣传工作。1 j$ O: J+ C" R7 g# e! u2 I$ r8 `2 g
6 d, R& _; l( n4 K6 Z  I/ N
    因为当时还有少数的干部战士对越过国境作战的行动,还存在着会不会这是一种侵略行为的疑问,干嘛非要打到越南领土上去才算是还击呢?
  ]" q- u# M6 y+ u% z) S
3 S: n0 \1 S6 E' h9 \# n    我十分清楚的记得,团政治委员高增禄在干部动员会上就针对这种想法所做的比喻:“邻居家有一条乖巧的小狗,在你每天给它喂食的时候,它的尾巴摇得是多么的荡悠,当它长大了变成了一条xx,跑到你家里来咬死咬伤了你的家人后跑回去了,而且还在对着你狂呼乱叫。你是把它撵跑就算了呢,还是追到门口就停下脚步呢?那一定是要追到它的窝里去直到把它打死才能解恨!”
1 g1 F8 w0 w  ~" f* R$ T  v
2 i( y4 o* i+ o  r2 m; _     是啊,此时的越南不正是这样的一条xx吗?对待这种忘恩负义、背信弃义、不知好歹、更不知天高地厚的xx,我们跨过国境痛打xx的自卫行动难道不是正义的吗?
" N4 L" v7 s7 j  ?+ ^1 |
( q1 y4 Q: ^+ c0 c$ W  n    “我们打越南,就好比裤裆里面掏家伙——十拿九稳!”在动员会上高增禄政委还讲了这样一句十分经典的比喻,听得我们都哈哈大笑。
% d! }+ N1 h. U) B
2 R  s5 G. r5 h5 H( n  F5 E, X     正好应正了当时部队内部盛传着这样的一句话就是“杀鸡焉能用牛刀?”就这样,“自卫还击保卫边疆”的正义性就在我们所有参战部队的军人心中形成了!
5 c- E/ ^0 p! l8 h  J
3 L, [  {! x5 G0 o3 m    面对藐视我堂堂中华恩断义绝的越南xx,在战前的几天时间里部队上下各级单位和个人纷纷向党和人民表决心,包括写请战书、求战书的热潮在边境地区的水头上寨轰轰烈烈的展开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8-16 11:5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5 23:01 编辑 1 z' F; U( x! O3 K* y
! E( Z0 Z$ j2 s: V! g
    也许是国家对外宣战的时刻就要到来,部队行动的机密对国人的保密已经显得不那么重要了。此时部队希望每一个指战员都能给自己的家人留下几句话,统一由营部留守人员按各自要求的地址寄出。- f% n6 g- j5 c- Z, E! B
3 b7 r# h! l3 q, o3 Y
    其实说白了就是留下我们各自的遗书,只是没提“遗书”二字罢了。
0 b& a# ~/ }7 O& |- r7 l: l6 W9 k3 ~2 r. M6 _9 _" n" Z
    由于我和大家一样都已作好了为保卫祖国英勇献身的思想准备,鉴于当时的形势我也给自己的哥哥写下了自己即将随部队出征越南的遗言。& z  N1 v! [& ]: O* v+ ?% y
. _- E) X* N1 }
    其大致内容就是,如果我在战场上牺牲了,是为保卫国家安宁而献身的,希望哥哥暂时不要告诉远在外地(四川凉山州)工作的父亲和在成都的母亲,以免他们的牵挂,最后希望哥哥替我照顾好双老,我在国家需要自己的时候,决不会给家人丢脸的。* N2 P# z$ y/ Y) f
5 }" Q3 k; h5 `7 _, B. q
    虽然在写遗书时难免有些伤感,还是在信中的言语中流露了随时为国家而英勇献身的思想准备,同时也为能为祖国的荣誉而战充满了一种自豪感!这封遗书后来在20多年前由哥哥交还给了我,在过去的多少年中都一直保存在我的手中,然而却在我的一次搬家过程中给弄丢了,至今我都觉得是一个遗憾。
3 t$ z  q8 T- l+ c1 |* S7 |! w* W+ T+ ~1 P1 `3 I
    随着战争的日益临近,从这时开始部队中普遍出现了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那就是所有的新兵及少数的老兵对即将开赴战场都不同程度的持有一种正常的恐惧感。如何消除部队的战争恐惧感也成了我们接下来需要重点解决的一大难题。
0 M) l8 z; x; _( D; E' j1 L+ L5 \& c7 K; n2 W* h3 G
    在其他集结的部队里,还有个别的人心也随之变得诚惶诚恐,甚至听说有个别的战士为逃避上战场而发生过自伤自残的情况。结果听说那些因自伤自残的个别战士都被开除军籍而遣送回了老家。
9 }: G$ h6 Z# b. t7 }& P
! x0 \5 w. b6 {- d: L" D2 z    针对这种因战前的紧张氛围而产生的恐惧感,上级机关为避免因自伤而产生的不良影响“动摇军心”。为稳定军心鼓舞士气,要求各部队的一个重要宣传教育内容就是在做好战前动员的同时必须强调自伤可耻的思想。) V0 \- K0 X; ]7 [  u5 S* A

) j' A* u( _% ?    我十分清楚自己在连队里的作用。说明白一点就是在连队里,在排里,在战士们的面前自己所表现出来的一言一行都将会起到一种潜移默化的作用。自己的行为与言行必将影响到大家的信心与斗志。
9 }6 b( S6 v3 S/ O- I6 }& M; b
    而真正要取得战斗的最后胜利还是需要每一个所有参战人员的共同拼命!正所谓“三军用命,必将胜利”就是这个道理。
  D: ?# f; M/ Y" U2 }6 ]2 d: k9 W7 A
0 ]/ k% ~9 R; ]! X8 j    因此在所有的训练与生活中,尽管自己心里也有时会在咚咚打鼓,但也要在大家的眼前强撑着,且表现出一种天不怕地不怕和视死如归的姿态来。3 q; l+ ?1 `* z) B( S- I
) r$ B; E+ i3 r# }# n) ~6 z
   (待帖)
发表于 2009-8-16 13:04:52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谢回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8-16 14:23:4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谢回来了
( l. `% w5 g: [$ G红河731 发表于 2009-8-16 00:04

( x* C+ W' _* t  Z: g# g7 `   向“731”、“老九”等老战友们致敬!
2 r2 O) H& s( M. q- M   原帖丢失了,还是补上吧。
发表于 2009-8-16 15:35:0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连长重新发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军歌嘹亮 ( 鲁ICP备09043807号 )

GMT+8, 2020-10-30 06:03 , Processed in 0.458367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