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歌嘹亮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谢志熙

1979——抹不去的历史记忆 《回忆录》(原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8-16 16: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补上好,你的回忆是一笔不可多得的论坛财富。
发表于 2009-8-16 21:07:09 | 显示全部楼层
补上好,可能会被转帖,不过原创还是军歌~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20:4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7 07:45 编辑
2 X7 j7 T4 O9 i) b" K0 q  q6 y7 A# P/ E; W
   任务下达 装备下发
0 s8 Q1 ?" c8 J; c* L; q9 R6 \8 {' m' n5 [
    当时的对越作战分为云南和广西两线作战,即西线和东线。云南西线方向的昆明军区司令员由中央军委从北京急调的杨得志上将担任总指挥。广西东线方向由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上将担任总指挥。
1 C5 Q0 K. Y8 {2 o7 u1 P" H. Q: t2 U9 Y2 P8 X+ V3 |$ ~5 k
    昆明军区前线指挥部设在距河口约380公里的开远市。我13军指挥部则设在距边境口岸河口县约200余公里的红河州府蒙自市。师部则随部队过境指挥。
0 L: p/ U1 s4 K9 O! n% T" u; w5 f' `! ?& `2 M6 m" p' {4 w
    在2月的13日前后,作战任务的命令终于下来了,我13军的主要任务是要全歼越军第一军区驻守在越南北部工业重镇柑糖市的345师,打击越王牌316A师及其驻守在中越边境的121团和其它的武装力量,包括他的公安囤、青年冲锋队等。
3 A! q1 r+ {) S
9 F) i0 P1 ~* m  D4 b$ R( i& k    我13军的任务分配主要由37师、38师担任从老街起以西的正面进攻,以及负责围歼越南北方工业重镇柑糖市的345师;我39师则以边攻边穿插为主,负责保障军主力的侧翼和外围安全,包括坚决阻止柑糖外围、甚至包含固守在沙巴的316A师在内的一切可能增援柑糖之敌。
! ^- Z( I9 F* \  [" l8 V3 m9 I$ @9 L; e( ?  k& `: H$ l
    我116团担任师的主要穿插任务,于中越自卫还击作战正式打响前,即1622时左右开始,沿冯五寨——洞坪一线乘橡皮舟分批次夜渡红河潜入越南境内。并沿191、斗格、龙金、岳山、坡光、周登、331387、登高寨、登高、登尚、402、谷珊、老万寨等地,最后到达柑糖外围郎格姆地区抢修工事展开防御:
8 S9 d/ z8 ^5 o8 p+ {
: E, B. E: F" D' B2 C) W        1、阻击越军345师的溃逃之路" V* F# r6 I/ n( a8 Q- ?+ o' k4 W

& t. s/ m+ E# d7 ^; }9 S        2、阻击可能增援柑糖的任何外来之敌。& l4 D( {! K3 ~; T9 I5 e: V
+ b& Y- \3 O* A2 }# t+ n- p
    全程穿插纵深路程共计约80公里。必须在规定的24小时内到达。- e7 |' N8 }$ x* n8 S7 Y. q

9 A/ t* F( ]/ v: [% S    我团接受任务后迅速组织开展了战前的各项准备工作:% P1 k2 g% n% c

. c+ J+ j0 |7 b# c% ]        一、在军事部署方面:
& h! u8 H" _2 T% ]  |" x) \7 H2 C& G2 `2 l
    团指挥部把穿插路途中可能遭遇的突发情况都作了比较充分的应急方案。$ g6 P% ^5 H" A
( _' b' |& w- C0 E) c
    同时命令三营作为团的前卫营在前开路,团前方指挥所随三营营部行进;6 O( l- e8 e) b' w
- a' _3 B& e+ Z9 G% S/ p. M
    一营随三营后跟进;我二营(欠6连)随团基本指挥所及团直属分队在一营后跟进。其中二营5连担任团基本指挥所的警卫任务,4连随营部及团直属炮连断后跟进。
/ W$ g3 S5 W, l2 O8 Y: Y- o
1 q5 D7 j7 S4 }4 V    我6连单独执行的任务是,配属营重机枪连第3排、团直侦察兵2名(负责带路)脱离二营建制,负责掩护团后勤保障的骡马大队的穿插任务。, W/ O1 o4 B) h7 ~
. C3 S$ B! q' }' t
    骡马大队有近70匹骡马和近100名基本无战斗力的支前民工组成。每匹骡马趺驮的都是保障全团作战的弹药物资和生活物资。9 _9 l/ k3 X* T' U7 c
3 G& i+ ~7 X/ A
    并且要求我们6连在团后勤指挥所的领导指挥下在战斗打响时,在洞坪一带听从师前方指挥所的统一指挥调度,通过由我师舟桥连17日晨在红河上强行架设的浮桥上越过国境线。
! c  N# h7 w, l- ^: k4 H% W  V& q4 p" [. C' v
    并沿151232、岳山、坡光、周登、331387、登高寨、登高、登尚、402、谷珊、老万寨等跟随团主力的前进路线,在目的地郎格姆地区与团主力会合。
- u* `! F7 U6 M- y, ?5 c4 m3 [4 ]/ Q
    换句话,就是说我6连单独掩护团骡马大队的行进时间比团主力的行进时间要晚近10个小时过境。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20:4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7 07:53 编辑
  F; E& a6 B/ W- I/ p7 H. e% P/ B3 I( f5 t; e  c; p" y! h
    在当时全团上下各级指挥人员都知道, 2000多人的部队要在规定的时间内满员完成这个穿插任务是不太现实的。为此团指挥部下达的命令是:
" q/ |5 Y6 S5 z( B5 q% k8 ?
' j% N. Y* M! P% m5 E* e        1. 路途中遇敌不可过多纠缠,应以速战速决争取时间前进为原则。
: A8 I# X  \8 y" G1 K1 }6 B
& ?* Q$ g- g8 \2 y) k  p8 X        2. 凡体质差、体力不足、负伤、牺牲等原因而掉队的人员一律弃之,由后续专门负责收容的后勤部队收容。
+ o% v% X+ |) z
4 `, w1 X& Q% k, ^1 H+ J. f! i        3. 步兵6连的任务就是要不惜一切代价保证全团的作战、生活物质安全抵达目的地郎格姆。( v; T7 K5 Y( B9 ~

- Z8 @' Z( i" L3 z        4. 各战斗分队只要能有50%的人员到达指定目的地就算完成任务。4 u% A4 j$ H8 N$ u3 h' u. q+ {

- s: _7 d; a0 k' Z4 O3 U        5. 不到出发的一刻,我团的各项命令均属于军事绝密,不得外泄。
/ {( |' a8 v/ t
$ K% ~# x3 _3 l: b( V        6. 对临阵脱逃者,凡造成严重后果的,有三人以上佐证时可以就地枪决。
8 F' d% W; f/ O6 l" H* S
0 K) K1 T5 r* o- }+ i1 Y3 g$ {  G        7. 在境外作战中,必须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不得随意损坏老百姓的私人物品和滥杀无辜。) b' [/ M2 L5 V7 M

( {! |0 v! v0 ~1 @; R' m    接受任务后,我连首先召开了干部会议,在会上连长杨忠玖把各个排的任务也做了明确分工:
# |0 S! l6 r: J  T( v. G0 C. n+ [& g
2 M) `3 m8 G- a8 x- W    我1排配属重机枪第9班(一挺)、火箭筒3具。任务是为全连的突击排,由团侦察兵引导负责整个骡马大队的行进开路,我1排的人员实力因配属单位的增加就变成了40多人了;/ \- L- B% t8 S' ]' ]& l
       , [7 {0 y, ~$ Z0 H9 j
        2排随连指挥所在1排后行进;2 P$ f7 I9 O3 ?1 b* y' }$ W

& h% H* B" A. z' C+ K    后勤指挥所、骡马大队与随2排后行进;3 D$ ?$ }1 K/ y! n* Z5 [
4 v. Z5 {2 d" C( f( D7 L
        3排跟随骡马大队断后行进。
  |+ h: V1 E) u" P% c- U  e" j6 e6 H* @0 q7 _; t( |1 W, A
    指导员朱山荣也把任务的艰巨性跟大家做了强调,要求我们要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大无畏精神,以最小的代价完成护送骡马大队安全抵达郎格姆地区。0 i7 B' E9 u2 N: y3 w$ \

: S0 U; _+ A8 y" ^  @/ |    其实我们谁都清楚全团2000多人的部队要在规定的24小时内完成80公里的穿插任务,难度是可想而知的。# w+ p$ C7 X9 M$ D

1 ]6 V- F* z) S    再说还要穿越布满荆棘的热带山地丛林,甚至还要穿越越南正规军队和公安囤部队的多个防御地区,包括越青年冲锋队把守的山头隘口,随时都要准备和越军发生战斗。也有可能遭到越南特工人员的袭扰等等。
! i, P. S. k! J
9 h! Z* E% t: R- W8 g" u% U    就是在内地的平坦公路上要持续达到每小时5公里的急行军速度都是十分艰难的。何况是在异国陌生的热带丛林地形上,还要克服意想不到的各种恶劣自然环境带来的困难,更要面对敌情不祥的越军的各种阻饶。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20:55: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7 07:58 编辑 * P; E; h; x" O( J1 E4 I6 p

) W8 w: p' E/ q' d    这样的任务能完成吗?我当时的信心是十足的,我至少敢保证我个人能完成这个任务。我也相信我6140多人至少可以有20个人抵达目的地!/ M! E4 Z& {. `5 O

& ~+ @1 E- |& g# ~9 f    二、部队在装备配发方面:( K4 g# ^7 @1 U& Q$ H- ^- M1 s

2 K: n, `" v1 ?+ ]6 H% g/ |. ], o    全团所有装备物资必须在2天之内完成。) ~6 W$ E5 o# ]8 a2 s: e' K" a- A

- B4 j' E! b2 n1 ]# ]$ E( I5 c    按照上级的统一标准,每步兵连还临时增配连对排互通式对话机3台(步兵排长每人1台),其通话直线距离为1000米;1:2.5万作战地区的地图一张;
. |" A. Q" b# p6 X  V7 e' N3 E' _2 x. w+ P
    每个军事干部配67式指北针一个;67式指挥旗一把(旗身全长约40公分,红、白双色稠面指挥旗,端头是可吹出高、低音的喇叭,握柄可装1节1号电池,点亮为红、黄、蓝三色信号灯);担任突击任务的排长配8倍望远镜1台。; W5 J6 X: Y) H. U7 ~5 E- F
5 M' C" I, Y0 Z: ^) z
    步兵连队的排级指挥人员以5.6式冲锋枪替代5.4式手枪,并临时增配通讯员1名,我就在1班将比较机灵的贵州安顺籍新战士滕传胜选定为我的通讯员了。
  U& ~, D, V: l+ a8 }0 N, u9 M2 M4 _2 c- Q
    武器弹药开始分发到人:重机枪每挺1600发子弹,班用轻机枪每挺1000发子弹,冲锋枪每支300发子弹,步枪每支200发子弹;四0火箭筒每具6发火箭弹;60迫击炮每门60发炮弹;每步兵班爆破筒1.2米(40公分/节);每个步兵携带TNT炸药5公斤;每个步兵******4枚,重机枪手、火箭筒手和迫击炮手及其他非战斗人员各2枚。
' h( H( B' L. [0 j' J' j+ z8 W- j1 J2 m
    同时我们每个人都配发了一个作战使用的绿色帆布背囊;每人还分别配置了尼龙吊床一床、急救包一个、头套式防毒面具一具、每人一瓶净水片(包装就象润喉片)、一瓶驱蚊剂。另外我们每人还带有一床白色床单,是专门为完成穿插任务后拼接图案给飞机空投空降指示目标用的。
9 J9 J3 ~* l+ ?
4 e: G  O3 C. y( K    干粮是“761”压缩饼干1公斤(白味、咸味各0.5公斤),红烧猪肉罐头1听(1公斤),蔬菜泡菜罐头2听(每听0.5公斤),米袋一条(大米0.5公斤),另外还按连队人数免费发放香烟2包,牌子为“三七”“大重九”和“红山茶”(由于有人不抽烟,我实分得共5包)。: q; P; \; J/ Z& a: w8 i

* |: \* s3 K9 ~* i4 K    加之以前配备的各自的手中武器、砍刀、小铁铲、腰带、绑腿、挎包、水壶、雨衣等。以上就是我们必须随身携带的全部作战物资了。
  A& {. t* ?+ g) i) ~( _+ J) W7 B( d5 u4 j
    有人粗略的计算了一下,算上分摊到班必须携带的炸药和爆破筒的重量。我们每人身上的作战物资平均重量约有40公斤之多,个别的负重有50公斤以上。跨在双肩上的背带也足有10多条之多,真的可畏是“五花大绑”了。
2 }. Q; ^# I& Y0 ?( D5 |: b8 U* p0 O3 V( t
    虽然比过去战争年代的装备强了很多,但这也足够考验我们的体力了。尽管装备如此让人负重,但也并没有削弱我们强烈要求教训越军的决心和坚决完成任务的信心。: }! K+ p. T+ r; c, q' R

4 I. U" i& c% ]$ I3 d: b0 v    虽然我们谁都知道战斗会即将打响,就在配发作战物质的同时,每个人必须把光头重新再理一次。: ]& u  Q9 \4 z. I; z" O2 J
( R' ]6 k! W' ~$ O$ |7 Q6 d. E/ h
    我们连队也在按上级的要求把先前的个人前运物资再进行分类,具体的做法是:在接到作战命令前,每个人除了随身的作战物质外,其他的所有物质都为留守物资,包括被褥在内。并规定在出发时:
4 h$ M- N, V1 i/ D# ?+ K3 Y+ i' H( ^3 Z. S" D
    1. 每人必须剃成光头,身上除了布质外衣加军帽外,不得加穿任何衣物,甚至内衣内裤也不准穿戴(便于行军和伤后包扎),必须换上带有钢板夹层的胶鞋,必须打好绑腿。
  \8 @/ V  X8 x( T( F* X; f- L) _2 m& v
    2. 战士不得携带任何纸笔等其他物品。  Q) W) d0 _# A6 j/ x
/ y( O$ Q8 X0 w
    3. 每人必须把自己的部队代号、分队、姓名、血型等内容,统一写在帽子、领章、上衣口袋、裤腰、腰带内侧等规定的位置。
, P& j' d4 K4 o+ e! |% V9 x$ v, `9 |- {: a1 J/ k! ]
    4. 每人填好留守物资标签,出发前留守物资统一上交到营部,最后统一以连为单位上交到团部留守处,由部队指定的留守人员按营连分类保管。5 ]3 C. Y+ b4 }4 L
6 b: |+ N4 [! d2 T
    我在清理自己的个人物资的时候,因我身上还有26元2月份的工资没有花出去,我就连同身上的一个塑料钱包,包里还有一张在四川驻地留影的黑白照片一起,装进了自己的上衣左口袋里,并没有作为留守物资打包留下。
! N+ C! r4 {1 k3 e* H; J4 |8 |, d
" p- u6 e9 t- D" G8 @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20:5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7 08:08 编辑
- C/ @; _* K  `( f  i5 R9 J. X& h
十 命令下达 部队出发% a/ r& A  p8 T* e

- Q& p4 i" K% Z* [' ]6 h. W* ?* h
    1979年2月16日下午17时,向红河边境线推进的命令来了。接着,配属我连的营属重机枪连第3排在排长阿尔子日的带领下、团2名侦察兵在特务连副连长梁永和的带领下都先后来报到了。另外还有一名当地的边民是给我们连担任越语翻译的也来了。

5 X+ Y& o0 r4 c* l# U+ G! b, [! M2 G+ z5 M
    连长命令各个排马上做好战斗出发前的准备工作,同时命令炊事班立即生锅做饭,要求把最好吃的东西全部煮好,目的是要让全连吃上这最后的一顿饱饭。
1 W6 f. A2 w+ X  }% ~5 Q: h6 y9 v' ~' }9 l5 M7 |) r
    我们则立即开始了各项准备:一是把被褥连同留守物资一起打包,交到连部由副指导员安排人员送到营部;二是每人打好各自的绑腿,三是清理随身作战物资,并检查各自的武器装备。. k" I0 G8 @# M4 v: y$ ~

8 L; U5 W5 s+ ^7 o# R: l: y, s1 q3 i    真正的战争就要打响,这在我们每个参战人员的心中虽然是盼望已久的时刻,但说句心里话,在真正命令还未下达的时候,人人都可以口若悬河的说:“为了祖国的利益时刻准备牺牲一切”的豪言壮语。但当到了真真切切地要奔赴战场的时刻,在大家的心里就充斥了一种真正的恐惧感了,虽然这种感觉是短暂的,却在我的记忆里却是实实在在有过的。: O8 K0 f& s7 D" p6 v

  M% x2 F( x/ b- e9 ]& |1 ^    因为我从当时大家那僵硬的脸部肌肉和表情上感受到了战争给大家带来的紧张感和恐惧感。其实,这也是很正常的心理反映,毕竟我们都没有见过真正的战争场面!
, R, [0 V* W) F+ T2 r: g, |, `8 l+ ]* l' D( C
    我当时虽然也有过一时的紧张,但作为一名干部我深深的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都会给部队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于是我慢慢的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努力把平时自己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表情展现给大家,为的就是鼓舞战友们的战斗士气。也许就是人们说的那句“艺高人胆大”的原因吧。
* _: Q% g  b1 `% g8 ]0 s, ]
! \' x9 a& X7 e9 X3 J8 o6 \    我经过短暂的调整后,反而有了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念头。至少我排的40多名战士在我的影响下,情绪和心情都有了很大的改善。
6 k; [& e5 N9 M$ r# ?. Z2 H% y# t9 Y2 _
    我在整理自己的装备时,特别准备了一包“红山茶”香烟,为防雨水浸湿,还特别小心地用塑料薄膜包裹了几层,放进了冲锋枪子弹袋右侧平时放擦枪布的小袋中。
& z7 Y; m: f- k+ ^9 w: q
4 P# C4 a2 q, c, c2 H   “这包烟我要在最困难的时候才能抽,特别是当我负伤或要牺牲前一定要给我点上一支哈!”我对通讯员滕传胜专门交代了这样一句。" ~8 t5 f5 S. u/ H0 H) N
" ~7 y- }* f  x. S
    我清楚的记得在出发的时候,我身上的香烟一共是“三七”2包,“大重九”1包半,“红山茶”1包,除了子弹袋里的“红山茶”其余的分别放在了衣服的下面2个口袋里。
- F! q  a/ J4 E6 ?- Z
) e. f) Z# D: t8 Y9 _, p    另外我还将一张面值5元的人民币用包手枪用的一小块红绸布包好,作为我最后的一次党费放进了冲锋枪子弹袋左侧小袋中。+ R! \/ {6 q4 s0 W) J9 i

5 [& E8 Y4 i# }( `# X    另把急救包放在了右侧上衣口袋里,左侧上衣口袋里则是我未留下的一个装有26元人民币和一张黑白照片的塑料钱包。也都给通讯员一一做了最后的交代。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21: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7 08:13 编辑 2 e. |) A5 q1 `, p" J5 f$ Q

0 O9 w- C9 a( j* x- c    其实我在当时真的已经作好了随时牺牲自己的思想准备了。我记得很清楚的还有我排里的2班长唐建林、3排的7班长谭贤荣、9班长程泉等也跟我的想法一样,既然上了战场就不能给中国军人抹黑,压根就没想着要活着回来!我们心里想得最多的,那便是要打就要打出我们中国军人的威风和气势来,更要打出我们四川人小、快、灵的特点来!3 o3 Z4 P0 E  X( M! A+ S
9 X0 F; t. m4 |. o8 i+ K+ n7 i( B
    开晚饭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好吃的,就是有点罐头炒菜罢了。那个年代能有什么好东西呢?再说又在荒山野岭之中,我们的军需给养都是到当地农场去采购的,他们的生活物资就已经够匮乏的了。
) g6 g% Z. q& v' p5 @% @. P6 U+ Y" W
    今天的开饭也没像在平时那样要先唱首歌曲什么的。唯一与平时不一样的是大家的动作都比以往快了很多,多数人都没有说话。呼,呼,呼的几下很多人就吃完了。" O8 d9 ~5 j7 ~: N9 N. O' a

2 K5 W$ g; L+ f$ D/ F3 C$ ]4 R  “也许这是我们最后一顿饭了哈”我和2班长唐建林、7班长谭贤荣、9班长程泉凑到了一起 。1 X- x3 K2 s; l( Y- u
; h. `, N- ~% K$ P9 u
   “多吃点,还不晓得这顿饭要管好久哈”
; ~- O+ m) [+ ?* {1 Y
, S  x4 [- B, B   “也许没得下顿了咯”
/ h* G9 e% I: x) x9 ]# Z: q! q' v* v2 b$ I  q# Z
   “管他的,吃饱了再说”。. k3 n; h& I  {5 e0 e6 w
1 Z0 X8 z% o6 O1 T- J3 `
    我们闲谈的话题也许能给大家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
- m4 m4 Z* ]5 N( d$ d
4 g% P- r3 B0 p  N4 u& t! U    那天我们四个吃了饭连碗都懒得洗了,全都甩到了山坡的草丛中去了,因为我们都知道,它从现在起对我们已经没有用了。8 X( ?: j% w: }# W& K

/ P/ r& }8 S5 S7 q    吃完饭就是每班2人帮助全班挨个到炊事班把各自的水壶最后一次灌满属于真正的开水。" f4 {) w0 l4 p, @5 I4 _
, }' d- U# k( D" O) [5 X) C, r
    当我把自己的装备整理完,并逐个检查完战士们的武器装备后,我估计自己的重量虽然比战士们少了很多,但也有个10来公斤吧。
3 T$ s0 e4 R7 G3 B" o  s 4 W( ]0 n6 A& f1 Q& l
    我要求我的战士们必须把衣服袖口挽至肘部以上,这样人就显得很有精神,而且行动起来就更要利索得多。
4 q0 R1 N9 q8 x+ d) q/ ]/ m: ~( @- w% n8 I& k
    晚上20时正,准备出发的集合哨音响了,记得当我们连队整装集合待发的时候,按照连队的规定的任务和序列次序我就站在了全连的第一个,特务连副连长梁永和与2名侦察兵就站在我的身后,此时的我反倒表现得十分的平静。
- j7 V0 {6 D+ G1 f) M- _( }
" E0 ^6 Z0 W! u0 b% X; D$ P. y    我觉得这是一次不同寻常的集合,它与任何无数次的集合有着非同一般的特殊意义,因为我们为党为国家杀敌建功的机会将从这里开始。今天我和我的战友们能整齐的排在一起,明天呢?后天呢?谁也不知道有谁会在这场即将开始的战争中离开这个战斗集体。; }8 G6 h% U/ N& Z) x! M8 R. Q1 z
5 V0 `2 r& x) y# u
    那么等到凯旋的那一天呢?我们的集体还能这么整齐么?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21: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7 08:18 编辑
& |1 [5 x8 O  J2 y1 w2 n
& ~* ]$ r4 D9 R9 s    在全连集合的几分钟里,指导员朱山荣首先的讲话显得是那样的严肃和庄重,语调也比任何时候都高了几度,我听得最清楚的几句话是:$ a2 G2 A2 t' h) }
  d8 P5 x: D& b4 h" L7 ~2 I
   “同志们:党和人民考验我们的时候已经到来,惩罚越军的时刻已经来临,我们要发扬‘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哭不叫’的大无畏革命精神。不怕牺牲,排除一切艰难险阻,不惜一切代价的坚决护送团后勤保障物资顺利、安全的抵达目的地!完成党和人民交给我们的光荣任务!大家有没有信心?!”# l8 e* d5 o0 s
7 O/ b7 u) D- h. Q
    “有!”回答是山呼海啸般地响亮。
; g- A+ a! [& E4 v; z1 w
) i7 X1 O2 s* d( x  K    连长接着宣布了出发的命令。
) F* v  _6 p+ w3 Y$ V! C% f
$ [6 }6 e# [% e& i( G; |. v   “今天晚上,我们团主力马上将要偷渡红河执行穿插任务了。我们6连的任务就是在明天拂晓前到达红河边境的洞坪渡口,与团后勤骡马大队会合后,在师前指的指挥下强渡红河。”# x4 O2 e$ n( K% A, u

! T/ H; N( J* T3 d   “1排!配属重机枪连第九班、40火箭筒第10班,担任全连的突击排任务,由团2名侦察兵协助指引道路,在连队的最前方开进。2排!配属火箭筒2具,随4排60迫击炮班和连部、重机枪第七班,在1排后跟进,并负责团后勤指挥所的保卫任务。3排!配属重机枪第八班,火箭筒2具,在骡马大队后跟进,负责全连的断后任务。”: E0 p, P0 P0 H7 k" H0 {. Z
$ v  v, t' ]- H/ \# M, V1 c
   “各排的对话机在战斗打响前不得使用明语,平安无事使用‘呼——’‘呼——’长吹气声替代,紧急情况时用‘呼,呼,呼’短吹气声替代,战斗打响后可以使用明话!”4 u8 E+ b9 o, `8 V

0 g& H; H3 p# {# \( R    我当时心里马上意识到连长为什么要让2排担任预备队随他行动,因为2排长白让高土在过去就是他一个连队的老部下,人又比较本分一些,使用起来自然要顺心顺手得多。在这个战斗就要打响的节骨眼上他多少还是有点私心的。当然我们也是理解的。
) H6 ]- t/ ]/ `# j$ e5 Z# V0 p
4 i8 B+ d$ Y" e6 B9 y3 g    “今晚的口令是“老牛爬坡!”
- y2 X1 G* [- [
6 D4 d; q6 l' J! ~4 E2 c    “队伍在行进中队型一律采用单列开进!不准说话和发出灯火!任务都清楚了没有!”杨忠玖下达完命令。' E6 w8 y0 ^" Q0 p+ m0 M

6 K+ B) G" ?5 ^! B: J! U$ S" Z    “清楚了!”全连齐声回答。
( r" F% c& `' l+ c1 H9 U' V+ S8 j% m+ p$ y8 R
    “出发!”连长在最后终于下达了向洞坪渡场出发的命令。: Y* F$ i+ ^5 a' B/ a1 T, r( j

6 K8 N8 b3 O6 z9 V$ V     我随即发出了我排的开进顺序的命令是:2班配火箭筒2具在前担任尖刀班,由2个侦察兵引路。我和梁副连长、重机枪第9班在后跟进。1班配火箭筒1具随后、3班配火箭筒1具殿后。
1 K, l4 \9 L, i% Q 1 g" O2 d- p& ^2 B9 a
    其实我们走的路线都是事前就设计好了的,侦察兵也是很熟悉的。  }5 D1 d4 X6 ~+ I" `) Y
" U* v" Y! e' x, Q8 U( R9 x5 k3 S
    为了隐蔽地不惊扰当地老百姓的接近洞坪渡口,我们前进的路线都采用了避开农庄和农场,不走大路走小路的方式。
+ q+ ~  }( S. \( _
" _& [7 n: G7 X    出发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当天的夜晚还是月光满天星空万里,借着月光可以清楚看见蜿蜒的小路。一路上除了“向后传,跟上”的口令声以外,也许是大家已经被战争即将打响的气氛所笼罩,结果听不到一个人的说话声。( H9 }: w, J6 u4 j3 a0 H
, k7 Y8 u+ D! `+ @$ {) ~: P, m( O
    洞坪渡口距水头上寨的直线距离约6.5公里,但经过蜿蜒的爬山过坎足有13公里左右,渡口位于洞坪农场西南侧约1.5公里。5 I7 y- D4 \2 X' [8 O, m( K
( H7 w. c/ s7 [
    洞坪还位于中越坝洒边贸口岸以东约10公里,河口县城以西约5公里,与红河对岸的越南151高地隔河相望,河床间距约80米,水面宽度约60米。
& V% |- ?; Z% _, L% Q! H: r) Q
: H. Y& ^) A+ l' c7 o    红河流经此处呈S形(国境线以河中心为界),这是我39师战前经过侦察与实地勘察选定的强行渡口之一。我39师前方指挥所就设在洞坪农场场部位置。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21: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7 08:22 编辑
1 G2 }& r6 n# P3 l+ T% j$ r0 j
9 a# d2 K: Y* m; e, K5 m    大概在17日的凌晨1时多我们就顺利的赶到了洞坪渡口,我带领1排在距红河边仅40多米远的一片土丘下停了下来潜伏待命,在这里可以清楚的听到土丘背后红河的涓涓流水声。) p0 F3 w& k# C$ u

3 M0 a& o- z* D  B# p& X9 j4 n    这时我们团的后勤骡马大队近百匹骡马驮着各种作战物资已经先期到达了这里的公路一侧待命。; R# `" u7 O" x& \/ D

" F# ~2 ~* y; P. j' k! g( [    当我接到“呼,呼,呼——”的指令来到公路边时,团后指的王景生副团长、张官清副政委、后勤处王处长都到了这里。# V6 \9 U& @* @& T% x" ?; K

* y3 c! e$ m* v    临战前的最后会议由王景生副团长、张官清副政委把我团的最新情况给我们做了通报。会议是简短的,也就几分钟。
3 A/ i4 h4 r+ Y) N
* w. |; C" w, l( C! e1 V4 a# d    1. 通报了我团2000余人从16日晚20时左右开始在冯五寨至洞坪一线,使用橡皮舟已经分批次顺利偷渡成功。
2 ^- e1 U, _! P! `2 u$ a! Y5 R* Z1 d/ F( c9 {( }
    2. 通报了对越作战的开战时间为17日凌晨的7时正,我们的突击过河时间将由师前指统一指挥。
; {. g/ |2 I- @2 Y( i: J4 M* n, E9 J  y% F
    3. 把骡马队伍进行了统一编队。
  f3 ^/ X8 P. c" g, J- W5 {
, d2 h! C! c& S) [# O    4. 我1排依然任务不变,并要求我遭遇越军袭扰时能消灭则消灭,若遇大部越军阻扰时,要尽快占领至高点掩护大部队快速通过,然后边打边撤赶上队伍。
/ @; x. r, D' G* O9 ~* `9 k9 n6 ?/ A. G( y' ]5 G+ X
    当我回到待命地点后,马上把各班长召集在一起,把刚才会议的情况给大家做了通报。同时也把突击过河的顺序依然按照2班、重机枪班1、3班的顺序进行了强调,严防掉队。
& l& j. A( X) E1 H. w
" R7 C- T/ H0 g, Z9 Q. R# j+ L    同时也把我们的任务和在前进中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跟班长们做了分析,并把应该采取的应对措施跟大家进行了简要的互通与交代。最后我要求各班在凌晨7时的战斗打响前抓紧时间休息一会。' X- [( b; a1 _# \4 S' J5 r! g

2 N7 E  A! U0 j1 \& M3 M. o    “呼——呼——”“呼——呼——”通讯员抱着对话机一直跟连部保持着联络。
* O9 H5 j$ p# y# \6 L
/ O6 L; k1 ?& C# W1 C2 h' }    这天下半夜的天依然是满天星斗。夜,除了可以隐隐的听到一点红河的涓涓流水声外,出奇的静得连亚热带昆虫的叫声也能听见。" F! \9 c4 s8 A  }8 \/ H& O7 f

. \) O$ F) {; q; f, @" P; o  g" g    虽然都下半夜了,我们全身上下仅穿了单薄的一层外衣裤,但在大战即将打响前,却没有感到一丝的凉意。
& [- X# ]- Y, `, i3 y$ G 9 ]8 U, y' j) k- B
    我半依在一个土包边,点燃了一支“大重九”想着这时我们团的主力应该到了哪个位置了,我们明天该怎样才能赶上去?凌晨的战斗打响时该是个什么景象?突击过河的时间和地点在哪个点上?战友们能跟上我吗?
. }# h7 B' F; j: d4 L/ G2 r2 O7 S3 a. b- }( G9 f
    我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下静静的等待着战争时刻的一点点靠近。通讯员依然“呼——呼——”向连指报着一切正常的信号。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21:2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7 08:26 编辑
; X" v2 M7 u4 F0 L
+ [, v6 |4 P9 K: w7 z! q    突然,依稀可以听见的一阵激烈的枪炮声把我从思索中拉回来,枪声是从山丘后面,也是红河对岸很远的位置传过来的,这时已经快是凌晨6时了。
0 v3 t- H  j/ i  N0 I
- s( A0 k+ l9 r( A0 O    我马上跑到连部去打探究竟,这时我看见连长指导员都在专注地注视着他们的884电台。
) ~* L* f' y- k2 y8 ~8 g; ^
; b# b4 G& g- F; D$ @  e    从电台里传出了十分嘈杂的声音,仔细辩听,可以听出是团主力在穿插的过程中在越境内已经与敌交火上火了。好像战斗还有点激烈。' B0 u+ d: t. V& e2 \0 k( s, i

; r" z# |3 P+ {+ f4 @* j    慢慢听下去,才知道是团主力的先头营3营7连在龙金地区的公路上遭遇上了越军的阻击,一大卡车的越军被我先头部队已经消灭了。
: R" G9 g9 D. H 2 z4 z5 }& K7 ]1 c( s1 V! r
    我们谁都没有多说话,只是连长要我们作好强渡红河的准备。
' V( }2 j4 F) G, W1 A2 @3 q5 F% P, v4 L
    我虽然满怀信心的回到潜伏地点时,说实话在战斗真正打响之前,我的心里也是咚咚直响的,和平年代嘛,我们部队除了几个60年代支援过越南抗美的和几个解放战争过来的老首长外,没有几个是真正见过战争场面是什么样的。# R" J; u! {$ P* |# B- \
1 N% q/ d8 m0 X! f4 X  V8 i
    仅是心里打鼓算是好的了。记得连长要求作好强渡红河前的最后一次装备检查时,当我起身回过头借着黎明的月光要求战士们做战前的最后检查时,绝大多数的战士都很紧张,个别的浑身哆嗦脸色发白。
) @9 g- R3 c6 p, q' T$ F6 a, e( H
    虽然天气有些凉意,再加上肚子的饥饿,但也不至于会是这样的程度,我知道这是战前恐惧所带来的结果,真正枪声一响,我相信多数的战士会与我一样镇定自若的。% U6 I" \( b3 d+ p1 i( Y0 x
9 q9 F, ~8 l2 A. H: G9 B
    大约20多分钟后,从越南境内又传来一阵阵激烈的枪声,我们的心也一阵接一阵的揪得更紧,我想大战在即,也许从没经历过真正实际战火的人起初都会有这种反映吧。
: B# y- O+ e# G) n0 Y+ `
! Z$ b# v8 q# R! W, @% j% L3 R& b( c   “同志们,怕是没有用的,只要我还在,跟在我后面就没事,就算牺牲了我们也是为国捐躯的烈士,要是能活着回来,我们就是国家的英雄!”稍微平静下来后,为了给自己也给大家壮胆,我大声的这样对身后的战友们说。
7 a, U) \$ @" `' f
2 s9 Q- G! a3 U% Q8 U2 \    也许我的鼓动还真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最后通过几个班长给各自的战士们的相互打气鼓劲,大家的情绪又再一次稳定了下来。
" l; Z/ o+ s2 Y! _) G! B" d3 B7 [& @! B
    大约6时10分左右,连部通讯员跑过来告诉我一个消息说,我们2营5连1排长李明因带领全排抢占有利地形,阻止了越军企图袭击团指本部,有效的保护了团指挥所的安全,团指已经在为李明报请二等功一次了。5 X! U) Y, E# q- Q
1 p4 L4 A0 O% j0 G( x, j2 B
    为什么连长和指导员要让通讯员把这个消息告诉我?因为在部队扩编前我在5连当8班长,李明是4班长(后又一起调往6连任排长,在乍甸再次调回5连任1排长),加上5连12班的黄瑞东(后任5连6班长)和4连的唐建林、谭贤荣、程泉(后分别任6连的2班长、7班长和9班长),我们6个人都是平时爱粘在一起的哥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军歌嘹亮 ( 鲁ICP备09043807号 )

GMT+8, 2020-2-19 13:38 , Processed in 0.359786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