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歌嘹亮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谢志熙

1979——抹不去的历史记忆 《回忆录》(原创)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7 21:29: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7 08:34 编辑 ) c) I+ F- k# W3 P# |& `! N% P7 k) c, M- H
; }; c# l0 h  x( q9 g
    记得在78年3月,我们随5连(还有1、8连)到西藏亚东的中印边境去执行成都军区情报3局的营房援建任务中。, p6 D5 j# N9 y% w! T
4 i/ `4 u. c9 R: [) X/ H3 X' ~- y5 o
    有一天,连部的几个通讯员不知在何处逮着了一只野鸭子,关在连部帐篷边的一个自制的木栏里,听说过几天连首长们就要把这只野鸭炖来下酒了。& a0 Q- L' I# I5 T4 m# i

3 o) T; t( r- G2 r3 q$ n    我和李明、黄瑞东知道后,3个人一合计,首长们要用野鸭来下酒,倒不如我们来个先下手为强,来它个烧烤野鸭!, `; l% x$ I7 g0 G. U
" S" \: Y% \# G( D) Y9 y% F" e# L
    于是在第二天的早上,我们3人便趁通讯员不注意悄悄地把这只不足2斤重的野鸭给偷出去,跑到一条小河边给做成烤鸭吃了。3 }6 r8 G6 h9 w0 _0 ~5 n+ Q5 C

, c& [) K& X& l$ r    结果,当指导员申家寿,副指导员张帮堂、副连长赵远祥(连长因生病住院未去西藏)几个连首长准备杀鸭开炖的时候,才发现鸭子已经“飞”走了。" }' u4 i# U5 r1 m- S7 \

4 T# j) V4 c) u  R8 z    过了好几天才知道是被我们3个捣蛋鬼给烧烤了,也只有“忍气吞声”的份了。后来申家寿还在我们面前开玩笑问我们“味道如何?”呢。& s# C, w/ a+ s6 G1 {
2 K8 O' G* C7 O" T
    虽然我们调皮,但我们各自所带的班在完成施工任务中的成绩却是突出的,因此在78年的援藏过程中的“8.1”这天,我和李明都同时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 S7 ~( T0 V: E, O" y1 W+ K5 S( _
: ^+ {+ G3 Q# C4 |4 u
    我知道连长指导员此时的良苦用心,他们是要让我的“哥们”立功受奖的消息来激励我,从而鼓舞我杀敌立功的斗志!是的,当听到这个消息,我真的是为之一震,马上有了一种想急于投入战斗跃跃欲试,要与至爱的战友比拼高下的感觉。' L$ k9 t9 _; R7 X3 u: s. T# e

* _( T4 x8 A* z$ `7 P   “李明已经立功了”我马上来到2班长唐建林的跟前说。
! h  p; Q: y; X0 t+ {/ y8 l8 V8 k- h0 e( x( D, w; \2 S4 A  ^
   “等倒哈,我们立功只是迟早的事” 2班长唐建林一下子也来了精神。
0 H" f" j& p1 _3 n5 N9 X
5 _( h! ~. O  u4 p; |    “就是,我们也一定会立功的!”我向周边的战士们保证。
) w0 D- S0 D8 o/ M! P
+ Q$ s$ |; a: g5 l2 H9 B9 V  x7 i     当时我们还有点懊恼的是,“哥们”都立功了,而我们还在国内静静的待命。那时真的是感觉时间为什么就走得那么慢啊!
4 X4 Z7 b* F) d% b/ L+ c7 d
- U; R* T# @. W0 ~+ V+ i% n    我的对话机里传来的还是一片“呼——呼——”等待的声音。- t# t5 ~5 W9 R. q# K

, z6 |7 ]. T. h' p   “抓紧时间吃点干粮”!6时30分,连部通讯员传来命令。我马上让我的通讯员滕传胜立即告诉大家吃点压缩饼干。* y5 l  T: k! D( U9 X9 H
. \; H" s) B( ~
     一般情况下一次最好吃一片,要想吃饱不太现实,因为这种饼干含有十分丰富的营养,对维持人的机能作用比较明显,不能多吃,水也不可喝得太多(我在78年援藏时吃过它),它可以增加能量,减少饥饿感。
) s0 v% U, k' G5 T
5 `& U  a7 l' o    这是我们第一次打开“761”压缩饼干的包装,很多战士还是第一次吃它。它分为白味和浸过油的椒盐两种,0.5公斤一包,每包4片。每片应该是125克。
  S  r! S; j3 Z* ^$ k) y8 c; F6 v/ g9 j& `7 B- w7 N# G
    我开了一包椒盐的,因为这种有盐味,还是被油浸过的,可以减少喝水。白味的就不好咽了,满口钻不说,还需要喝很多水。
) x* K: h4 u* @) Q
1 R' |6 d! C7 g    填了肚子,我们谁也没有了睡意感了,就静静的等待着历史时刻的7时到来。4 ?/ @: f+ V& u7 y0 v$ }) z; T

8 ~" N3 t$ H0 n    这时的黎明显得特别的安静,真的有了“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的感觉。
7 X' ]! x/ [- e  e3 p
& y& G' G7 v  D: n2 W3 ?    但我们心里都清楚宁静的背后将是即将到来的暴风骤雨。
/ v" X2 d5 A- d7 @7 \
/ W! W. j4 `2 N0 N* R1 v" a* z     (第一部分完,待帖)
发表于 2009-8-17 23:38:42 | 显示全部楼层
   向“731”、“老九”等老战友们致敬! * }% Y: J3 `* p( x
   原帖丢失了,还是补上吧。+ O; z# ]- A- C# i" M# F- H- v
谢志熙 发表于 2009-8-16 14:23
1 u2 z0 T9 T7 M3 n

9 A4 V! K/ }! p% f/ a别不多说:哥子,雄起!
 楼主| 发表于 2009-8-18 20:34: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8 07:38 编辑
! g4 d# s2 K: E
2 ]- T9 }$ @9 U4 I
第二部分  越境战事
6 r) J7 X. G- m0 F3 `
$ \& r! y" o* ^* I# w( {
一 初见战火 险被击中
% y. L3 p: z; B! t- r( U+ U
- t. U' O6 e. H! ^% V    “砰!砰!砰!…”随着无数红色信号弹划破黎明的上空,接着是轰隆轰隆万炮齐发的沉闷声,炮弹在空中飞行的“呼,呼,呼,簌,簌,簌”的声音就从我们的头顶上空呼啸般的掠过,亚热带的浓浓晨雾也随之被驱散,紧接着是电闪雷鸣般和震耳欲聋的“咣铛!咣铛”在河对岸越南山头上剧烈爆炸的声音。/ r% B( U& P& ^4 _; Q% X
, J) A- n7 x% ]% V5 s
    整个天空一下被无数雷鸣电闪所映红照亮,天空也好象就要给崩塌下来一般。整个大地也被震得频频颤抖。
' X9 ]! C5 f6 ^; R( V& [! n7 k5 {/ f8 `  c& u
   “砰,砰,砰,哒哒哒…”2、3分钟后,我方山头阵地上的各种轻重机枪的猛烈射击声与各种火炮声混在一起仿佛一曲美妙的战争交响曲!/ K( s2 Y) R7 h9 z1 a# w

$ [3 n* t7 S- }  A" F8 c* Y+ @. m    1979年2月17日7时,对越作战自卫还击的战斗就此拉开了序幕!惩发越南教训越军的时刻就此到来!5 F1 k% W5 c0 b; G0 |% ?. J
" w+ D+ m& y, l) Q  O
    我们被初见的战争场景所震撼,大家的神经好象一下被拉紧了许多,许多人都显得精神百倍。但也有个别心理素质差的和胆小怕死的少数战士浑身上下依然是抖个不停。
6 q- q. X; [% g0 u3 y; R0 f: F# |& F: `8 N5 i- j& P
    到了这个时刻怕有什么用呢?还不如勇敢的向前冲,也许子弹还打不准你!7 r: P' h! X% e$ v

/ E2 R% l' `7 [3 v4 N6 D) F    大约5分钟后炮击声显得稀疏点后,轻重机枪的“哒哒哒…”声还是不绝于耳。! C: s* J5 |2 O1 m

0 a( {1 o8 d- V! c/ M9 H4 s   “突!突!…突!乌!乌…!乌!”伴随着枪声同时传来的是来自红河水面上的马达声,不时也有来自越方的炮弹在河里的爆炸声。
' z+ r) u- c# n, Q+ Y# f4 F) W! A8 L% x* B
    当我们都感到惊鄂不解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在左前方距我的位置约30米开外的地方有一个用芦苇搭建的简易木房,我还清楚的看到我39师的许副师长就在里面不停的说着什么,我片刻便明白了这里就是我师专门负责指挥我们强渡红河的前沿指挥所。
# G8 Y: e( ~4 ]9 R2 y4 l  \9 R' z# L% ?+ ?# X( W
    稍后,一名参谋人员模样的指挥者,手拿一面指挥旗带了2名战士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我和特务连梁副连长立即半起身来迎接,当参谋把师前指强渡红河的命令方式和浮桥的架设情况告诉我们后,我们才知道了刚才是我师舟桥连在浮桥架设过程中遭到了越军的炮击,桥面一度被炸断,现在正在强行架设中。
1 V' t2 x8 [1 C% J
1 N$ f; `1 n0 `" W3 ^    我这时已清楚的知道,我所在的位置正好背向红河,冲出小山包约20多米向右转90度,再经过约30米的开阔地带就是我军在河面上架设的冲锋舟浮桥。桥的对面就是151高地。
' u, m  P0 k: u* D/ u, s7 x% u" R( C9 y; t7 {
    只要左前方距离我不到20米处的指挥旗一挥,我就将挺身冲出隐蔽的土丘向着红河水面上的舟桥强行出击而越过国界。. t* u' F2 }8 }: v6 [9 b, H6 ~
0 [" I: h2 n% B3 \/ Y
    我马上叫通讯员打开了对话机,立即用明语把刚才的情况向连长做了汇报。连长也向我发出了等待师前指命令出击的指令。. V8 `1 S8 q; W9 Z5 N! X* Y
- \4 N7 `5 m& O3 L
   “向后传,子弹上膛、关保险!准备出击!”我立即向卧在我身后的通讯员命令到。
 楼主| 发表于 2009-8-18 20:3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8 07:43 编辑 2 Y* z8 }# C# O- M1 q$ W/ T
# V5 i+ y' {# C* @; T, C5 F
    7时08分,黎明已经开始退去,天已开始放亮了。突然,我们看到从红河边上抬下来了一位舟桥连的负伤战士,他是在遭越军炮火袭击时中的弹,虽然看不清伤势怎样,但可以清楚的看到这名战士满脸是血,浑身湿漉漉的,像是刚从水里打捞上来的,滴淌在地上的不知是血还是水。( {8 r0 [5 _7 n1 ~; n
+ W6 v# U" R# P! I
   “快让开!快让开”!在抬经师前指的小木房时有人在大声地的叫到。7 _6 @& W1 M# [: x* R7 x7 F7 M# t8 l% S

. j. L# N/ i; X( {* z4 n, i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在战场上负伤的战士。这时在我方阵地上的机枪射击声和炮击声渐渐稀疏了许多,河面上冲锋舟的马达轰鸣声却依然没有停止。6 {/ B3 m- U, f

# y7 @6 I8 \4 r$ A4 O) U+ H% I, r! r    7时11分,我军的炮火再一次密集的响起,越军的炮火和射击已被我军完全压制了,红河水面的马达声也熄了火。
! Z; ?  M, [! G' {% w# d" ~1 i: W8 f+ _6 H" N+ d. z
    7时14分,在我一直紧盯的20米开外的那面小小的红旗突然不停的向我摇动。
- W% M' E( C4 `9 `  L: Y5 }) H8 r3 v. c/ p
   “跟我来!出击!”我高声向我的身后叫了一声。1 S$ ?; U5 w: `1 A1 z4 m0 l- O2 f4 n
1 G4 u7 @) a5 t$ {7 C
    在我发出了这历史性的第一道战斗命令后,第一个跃起向着红河渡口冲了出去。紧跟我身后的是通讯员滕传胜,特务连梁副连长和2个侦察兵,随后是重机枪班与2班长唐建林等等。
) z$ L+ ]' @4 W; Q( p; {6 {" k! ]% K) |+ h
    当我冲过土丘向右转时,我清楚的看到红河水面上用十多艘冲锋舟并排排列在一起,舟面铺着整齐木板的浮桥还在随着流水不停地上下荡悠。
! Q6 R9 k! P4 L$ x, i2 ~( T
9 @+ ~% r# H# ?   “哒哒哒”一阵猛烈的枪弹从河对岸的越军阵地上向我这个方向射来,此时我已冲到距浮桥仅仅10余米的距离上。! k, Q: j# w  M) V
+ z9 m9 U" P# j! z1 J) p, O5 t
   “卧倒——!”我在发出口令的同时,子弹就在我的脚下和身边呼啸,眼前和身体的右后侧被子弹击起阵阵尘土。我一个前扑迅速跃进在一个小土丘下,几乎就在2、3秒之间。$ i9 x6 c" o1 I( s: j
3 F3 j0 a% z9 u! q" _; m9 w5 S/ y
    这时我方阵地上的数挺重机枪也立即向对方开了火。2 G- X5 I. ?2 o8 e! ^
4 Z: ~* _+ e5 D3 ?) I" q+ T2 y5 Q
   “快!马上把我指挥旗给我扯了!快点!塞到背囊里去!”我立刻感到了我插在后腰背上的那面红色指挥旗就是敌人的射击目标。我大声命令通讯员把指挥旗给我拿掉。1 C9 h4 m# Y1 _% u

. v' t) X3 X. u, `6 ?    好险啊!好在我的动作身手还很敏捷。越军的射手把我当成了首要目标了,喜得好他们在我火力的压制下,动作不是十分从容,要不然,在开战的第一天就光荣了,多值不得啊!
) f; V& p7 \' |1 v, f2 O& u! w
    都是指挥旗惹的祸,所以我马上命令身后的通讯员滕传胜立即把指挥旗给我扒了硬塞进背囊里去了。
/ I/ n: F* Z) T! \5 t/ {: O7 F% `- F8 y: N6 z# e3 G
   “前进!”10多秒后,就在越军火力被我军再次压制的瞬间,我突然跃起,一个冲刺就第一个上了浮桥。在我身后紧紧跟着的是通讯员、特务连副连长和他的2个侦察兵,随后是重机枪班、2班、1班和3班的弟兄们。
% M; h& t4 I: Y3 |0 ?
" H  y; f8 h: O/ m% M) S    桥面宽约2.5米,长虽然有50余米,我一踏上去还有点起伏晃荡的感觉,但也就7、8、秒的时间我已冲到对岸了。甚至连怎么荡悠的感觉都没有品尝出来。
9 U* _; e& m# G. R' |: U
7 V3 D! q  [1 s. k7 S( e6 f    我也知道人到了岸边的山脚下就是安全地带了,151高地就在我的头上,这里是射击死角。
3 g2 e6 C% |9 X
6 B* h7 H, l, D    在我回头看到跟在我身后的战友们正拼命的在桥面上狂奔。我方阵地的机枪还在不停的用欢快的“鞭炮”声为我们送行呢!' X1 {) {/ S" P( w- b3 J& Z; j6 _
    & F1 k/ b& x+ I( R. A4 E* [/ {
    也就是1、2分钟的时间,我突击排40多人就顺利的越过了红河国境线,正式的踏入了自卫还击保卫边疆的战场。
 楼主| 发表于 2009-8-18 20:4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8 07:49 编辑
( }4 j& O2 j* D4 u
; r9 l6 L$ D/ j& U3 t二  越过国境  株连百姓! `# x% v! b0 w* i4 w. T& I

, U, d; J# J  c4 t- y- b: W5 g    7时16分,在山脚下稍做停顿,各班清点人数,在确定无一人掉队后,我通过对话机向连长报告完毕,得到连长继续前进的命令后,马上命令2班长唐建林带领2班突前,在特务连梁副连长和侦察兵的指引下沿151高地西北侧向232高地前进,我带领重机枪班随同1班、3班紧跟其后。# t* ?* s* I( h4 t6 d+ ^# @

1 f/ p% m& h! ~' p2 Q5 I0 r  ~3 |    当行进到232高地山腰时,突然“哒,哒,哒” 一阵机枪的短点射,不知从何处打来。幸好没有伤着任何人,队伍不得不暂时停下来。为了弄清敌情,我迅速以跃进的动作来到唐建林的身边卧下询问怎么回事?4 k9 U1 h% C2 X9 s

9 h6 c2 I9 l  g# J   “枪声可能是从这个高地的山顶上打来的”2班长唐建林指着232高地顶端稍下一点茂密的丛林对我说。9 ~3 y3 y  @" s6 I8 f, g

0 Z6 m' g. W% ^  W3 \   “2班长把你的机枪架起,你要准备亲自射击”我边拿起挂在胸前的望远镜开始观察,边对唐说。
6 `. u( N  _0 u0 X
9 U; H1 M% j+ N$ u% f: d1 `9 t; ]    可别小看唐建林他个头不大,眼睛也小,他可是我们整个13军77、78连续2年的班用轻机枪射击比赛的第一名获得者。我相信一旦我发现的目标,让唐亲自操刀射击是有把握消灭对方的。# U5 l; }0 f# z0 i- m" A4 E  g$ k

7 B1 c& a; x9 B/ z4 j    我看了十几秒,因山林植被荆棘满山,热带丛林太过茂密,怎么也没发现目标。6 x( G' L1 J! w4 Q* R5 _

3 B2 N% c! f% d' R  [   “你来看一下呢?”我把望远镜递给了已架好机枪的唐建林。我想他的眼睛应该比我好些。: P+ I* G+ c; S; {/ y8 }- Q9 s
: a, e$ z' q% l
    这时的越军真不愧是个精兵老手,无论我们怎样观察,他就是不开第二枪了。经过我和梁副连长、2班长的短暂商议和分析,认为这是越军的个别火力点,他的目的就是阻止我军前进速度的,量他也不敢再轻易的暴露出来。
; X: A3 ~6 u$ t, e& L. [* B+ J/ P6 L; U! e7 g
    我们马上决定不理他!绕道继续前进!重新选择了从232至154高地之间的山坳绕过232,再从194高地向坡光穿插。
0 ?! i; ?+ H5 ~2 ?& s
) K- F9 b; \/ M/ m! [: ~    我把情况和路线向连长汇报后,命令部队继续前进了。这时我已得知连队的大队人马和骡马大队已经开始渡河了。经过刚才的一场虚惊,结果当真正的枪炮声一响,在天亮过河前还瑟瑟发抖的那些胆小的战士,到了这个时候大多数都不那么害怕了。
1 e" x! x9 j9 G* S& o) ]6 X$ k# ^' _7 e
    绕过了232后,在进入194高地时,我们看到了很多也许是被我军炮火炸毁炸塌的战壕,和被越军遗弃的一些军需物资,有战士还看见了被我炮火炸死的越军尸体。显然越军是在遭到我强大炮火袭击后,其他的大部人员一定是弃之逃跑了。
( t# A, F: A2 T6 K* [
: w. c- \0 [) l  h    为了防止意外,我马上命令2班长按班战斗队形迅速展开搜索前进。在2班长下达了散开前进的命令后,我带领大部人马就在2班50米后紧紧跟进。
7 M5 t6 O: M, F' x8 X* h( a5 U# P) Y. X0 T9 r1 t
    当在下山途中路过右侧一个小小的村落时,一群越南百姓大约7、8个男女老幼从村落中突然窜出,朝着我们必经的方向乱奔。他们的手上提的,背上扛的都是些用青色布包裹着的一些不知是什么物品。
 楼主| 发表于 2009-8-18 20:5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8 07:59 编辑 / w- u- g3 i# H! }
3 {, n7 C3 A9 e% z  k6 s4 G
   “哒,哒,哒!”一个清脆的点射骤然响起。我清楚的看见在我正前方约40米开外的2班长唐建林一个右侧身,子弹便打了过去。当他看见打的是一群老百姓时,身子一侧又继续前进了,速度之快,动作之麻利就在一眨眼的工夫里。
# h; U( ?, U) s7 u: f( c1 [$ z" x: C, u0 X. O% E' g1 w* J: q9 V" Y
   “砰!”突然,紧接着我身后也跟着开了一枪。
0 Y- O9 M  X3 k( E  i# `9 q! K# k1 f# b  k) u  @
      我很清楚这是不知哪一个战士因过于的紧张而走火了,也许是受到2班长枪声的影响产生的条件反射。我至今也没弄清楚究竟是谁开的这一枪。
/ I, [* F( A2 W7 h% n9 ^  u
# M* i+ b3 ]) O8 c7 q" D; ^4 j   “打个俅!哪个在开枪!”我气得大声骂道。在我的身后是紧跟在我身边的特务连梁永和副连长与重机枪9班长刘振标,稍后6、7米是重机枪班和1班的战士们。
) g: B* F& t# R4 Z/ L3 Z& H5 m4 B( D' A9 l: x  k
   “关掉保险!”我大声向后面下了一道指令。: v- y. W6 @+ R& j% ~( k# w/ ]( h
: b2 t3 e0 h) B* i
    为了防止误伤,我们其实在战前就要求每个战士在没有发现目标之前,特别是在行进中,枪的保险是要关闭的。
& _0 L+ c3 f( o( R0 o# w3 G) D1 G8 o! T6 n
    其实,只要平时训练有素,打开5.6式冲锋枪的保险到射击所需要的时间也就1—2秒之间,半自动步枪所需要的时间还要少点。1 S- J9 I/ L% d; j  R
- [0 V& R, Z9 C+ Y; J% N7 s( h
    对战士们的这些举动我们也是理解的,毕竟第一天心里不免有些紧张,神经也是绷得紧紧的,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开枪壮胆也就理所当然。
: v1 U& [% G  X0 u5 d: |' q& a% Y
5 N. `- {2 E& b6 J' Q" o' f    这些老百姓也许是听到了我们的口令声和脚步声的缘故,匆忙地背包裹伞想逃命吧。结果一出门就碰到枪口上了。- h6 O: S) {+ V! Z- B0 e, _5 [
7 ?5 V9 F) x1 v0 e- n. t& |) {. C
    当我来到这几有廖廖几户人家的村落边时,只见一个妇女已经中弹(分不清年龄)仰面朝天的躺在一条土沟里,鲜血合着汽泡,咕,咕,咕地正从她的胸前往外冒,痉挛的双手在胸前不停的颤抖,像要在空中抓住什么东西一般。在她的身上有一个大约2、3岁的小女孩不停的乱抓乱哭。女孩的双手和满脸全是母亲身上的汽泡与鲜血。) O8 [; |2 m* k4 K$ u

1 q- a' l7 ~, S   “哭个俅”!我举起了手中的冲锋枪...; t+ c) h9 }9 s7 }# f

6 r- y0 q' b5 }9 u) r   “老谢,打不得!你屁儿太黑了啊,那是娃娃啊!”跑在我身后的特务连梁副连长骂了我一声。6 E# h* v6 j8 i& W: @# I
3 a, b, f1 r  A) g3 A% t' |
   “等她长大来报仇啊?!”我收起枪边跑边说。3 F- k* Y5 z2 Z. b9 i
5 t0 H0 ~0 q( i6 I' U' o
    同时我看到许多战士都用惊岔的目光在看着我。
8 t! A" Y+ }& T, {' f, Z/ R9 i. \  N5 x& |+ i, \6 E7 F
    “跟上”!我发狠的命令道。
9 J, u. K" n+ V9 t
: w* _( I# q- M' |    几分钟后,在冲下山脚接近一片开阔地带时,2班在前面遇到了情况,从而不得不停止了前进的脚步。0 f( [4 O' t. {: c( D

; G9 ~, Z9 x* ?; Q   “停止前进”我下了命令。0 w9 F, Q  H. t

2 N( I6 q  ?& `" F   “排长,你看,那么多老百姓把通路给挡住了!咋办?!”2班长唐建林着急的对我说。8 g: `; `& c' M- A) v
1 b- `+ x) B, D" k  F$ E( j- h" O
   “1排长,目标”!? 当我来到唐建林的身边侧卧观察时,身后接着是稀里哗啦的重机枪架枪声,随我而至的重机枪班长刘振标急切的问我。
( q; B, P$ T5 c, a0 X0 r, Y. I/ x# S! s- U# D
    我在没有多想的情况下,随手指向正前方的一群象是逃难的正跌跌撞撞在眼前100米开外的越南老百姓。
0 o' `" T1 X4 _& {9 Y
$ f4 r9 ^6 _3 n3 I* n2 x* p    重机枪为什么要问我目标指向哪里?因部队配属火器的负责人必须跟随其1号指挥者随时听令。而重机枪在战斗行进中的停留时必须要架枪。架枪当然就要有目标。
! q  ^$ r. u8 k0 M% S* v) N- O  ^" W% i. w/ y! K  m$ P5 R% U
   “目标正前方!架枪!”重机枪班长刘振标在下口令。, D2 L% Q; Q3 }: C& X# {

9 {5 M4 f& ?) M  I  Q8 B5 @    这时,我已慢慢看清在外斩河侧边的一片开阔地的机耕道上,一群不知从什么地方一下涌出了这么多年老体弱的老百姓来,男男女女的20多人就在我们必经的这条机耕道上蹒跚地磨蹭着,身上还肩扛手提的拿着逃荒的包裹。刚才我明明看见在我们经过的那个没有几户人家的村落里也没有这么多的人啊,从哪里一下跑出这么多人来,我们不得而知。3 L. _  m' e; E
& I$ A! ^2 G0 x  g
    这片开阔地很宽但也算比较平坦,足有好几个足球场那么大,全是由不太规则的水田组成,田里还没有耕种任何的庄稼。. ~4 g: I5 I8 |( m( @5 s
; X/ ?2 X* L) l! e" p1 V0 A
    开阔地的左前方距我们观察地点400余米就是我们必须要到达的坡光山脚,外斩河就在这片开阔地的边缘与坡光脚下,在整个开阔地上除了眼前被这群百姓所“侵占”的唯一通道外,已别无它路。
 楼主| 发表于 2009-8-18 21:0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8 08:06 编辑 & r$ v) j6 o: ^

1 [1 J* f( E* v- Q- C5 L9 N9 U    为了减少在开阔地带上过长的目标暴露,我们通过的时间必须要短。我一看这不是明显的要减缓我们前进的速度吗?我一心想着要追赶团主力的大部队与之会合,我没有多余的时间等待下去。" H6 b* q- m. [. ^
5 y8 R  J7 T, E  n, B" X
   “准备射击!”我马上命令重机枪准备射击。' t0 f4 d. o" w) s4 c
5 v  q, w. Y% X" g" H
   “老谢!打不得!”还是侦察连梁副连长的一声提醒阻止了我。, G9 p7 [: i4 V" J8 V% Z7 F

' R  ~# g3 F5 ^3 s2 n3 b   “我不能在这开阔地里久留下去!我已经没有时间了!”我着急的叫着,此时的重机枪班长用征询的眼光看着我。8 L/ N$ L$ H6 B& F, w
& G% q: L! k/ }2 D3 ^. p- W
   “那你不能枪口抬高点啊?!”连梁副连长对我说。* S4 J5 n' Y6 U
' q  m7 [3 R- T, v5 [
   “枪口抬高一点,射击!”我们当即命令重机枪抬高枪口射击了。
( F: p8 D: P* _! `5 J7 p" b$ m" D9 i; h. T. v6 l+ ~
   “哒…哒!”子弹从老百姓的头顶上飞过。# N* v; H& @/ S4 N, y$ w" r. L. r

( o2 w% }# f; i# `5 m, k- N9 @    还是这遭管用,枪声一响,那些步履蹒跚的妇孺老朽全都趴在地上不敢动了。- [/ v: I7 l! l. c, X
8 W0 C3 {( f/ C$ V$ B! G
   “跑步前进!动作要快!”我一看道路让出来了,立即抓住时机下达了前进的命令。
! u% U! T/ ?( I: U$ B1 x2 ~# h8 F  w- y/ E! z
    就在我们经过这群越南老百姓的身边时,大多都被我们吓得不住的浑身发抖,还有几个年龄大的老太婆伸出了大拇指,趴在地上嘴里不停的用汉语叫着“毛主席,毛主席”。
% ^- W. e' H6 J- _
1 \% b& t; j; q  @    她们真的是在欢迎我们吗?显然不是!其实她们的意思我们心里很清楚,不外乎是想告诉我们毛主席的军队不打老百姓而已!2 y. [% q3 A0 @% V7 c+ Q! G

# ^  F& e, O; D1 K4 C* Q    要不是我时间紧迫要赶路程,要不是梁副连长的职务比我高,军龄比我长还算能管管我的话,我真的很想把这些越军的“帮凶”就地给枪毙他几个!
1 B1 b" p- d2 @* u3 t
0 J! ^; n( A+ S2 P+ f# E, K   “动作快点!”我边跑边喊。
. a  P8 t; x, H8 s1 N% l5 z
9 b+ ]) I7 b6 a% d    没用到3分钟,我们就顺利的通过了这片极易被暴露目标的开阔地。
 楼主| 发表于 2009-8-18 21:1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8 08:20 编辑 3 `3 V; `' s) g* E+ X
* v& L- E) {- V% N" [
三  前方遇袭  前进受阻
! S% N) w& v0 A1 K9 H# M
: s# V8 }5 g4 |, Y" o7 p& I7 q" Y: X    接近坡光山脚时外斩河的河水又横在了我们的眼前。6 i; z8 }3 z- F8 ~+ k' B

# ^+ b; D0 l; Q* h( W    此河有10余米宽,河水倒是很平静,水深不过0.7—1.4米(战前就知道)。6 V0 S' d$ M7 a- x- I, A8 {$ ]

0 f! [! q1 T* N4 k# S   “下”!我又下了涉水过河的命令。+ G0 D& m6 v* G- A( @9 {0 g8 c

* J; a# N7 ?4 s- D3 x' ^; x    咚,咚,咚!战士们在齐胸的河水中迅速的窜上了对岸。我们一身湿渌渌的沿坡光山脚的羊肠小道继续行进。
3 M- G* \3 ^0 U- l
& @, p6 B( J/ e2 G& Q, z    行进不到一公里,从前方几公里远处的山林深处隐隐的传来了十分激烈的枪炮声。
; v6 i8 p( t4 N, _
3 l, H) T" ]. L2 W4 V" X    尖兵2班又在前面停了下来,说是前面有人指挥我们停止前进。) u) H$ p& |$ C" m  o

: m1 Y0 s2 `4 L$ k   我马上上前去察看,果然见到山头的端点处有手拿着指挥旗的人员在指挥我们停止前进。这是师前方指挥所的人员在一个山坳边忙录着。
5 J7 Y+ D4 n. a. X4 a3 b' n: j3 I, y
. ^! x5 ?. H8 ~2 P$ C    哒,哒,哒!的机枪声在无规则的间隔时间里从远处不时的响几下,我一听就知道这是具有相当训练水准的机枪射手发出的短点射。0 B3 ?) Y& k7 p7 S* M; P" ~' s

6 u1 w  M) w5 J$ R    我立即把情况向连长做了汇报,连长也当即命令我原地待命,此时连部大队护送的骡马大队已经到了194高地南侧了,距我不到3公里。
2 @/ r  e: A. \/ W. Z% I9 V0 b9 u
3 j" z! }. s) q! J' X    我的心里急得向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既然上级命令原地待命,也只好如此了,但心里一直在盼望着继续前进的命令。3 e8 {" c! G$ E0 H# C5 Y# a

. a  e( M% r  L; G3 ]9 O- z, v- a    直到连长他们的大部队都跟上了我们,也没闹清楚前面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是在间隔的时间里从远处要不要的传来一阵阵的枪炮声。这时我们已经清楚一定是团主力在穿插途中遇到了越军的阻击了。2 n7 M' l* ?4 ~! u; l9 U6 q3 [  d
2 z, x5 r! S1 e7 F) y0 }0 ]: q
    原地待命?前边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时间能允许这样等下去吗?团主力已经穿插到了哪里了?我们几时可以赶上去?这时的时间已是下午的4点过了,24小时的穿插时间已经过了1/3! }; `+ G+ ~& K+ F

, n0 X) b  X/ T9 B- s' O6 L$ `- l    我们这一等已经等了足足34个小时了。上午被河水浸透的衣裤早都又穿干了。
% ~9 g4 I* e: V. E4 `: ~
% L1 D( U: A# K  D; k    我们停留的地方是左侧紧靠坡光山梁,右侧是完全暴露的开阔地带和外斩河。我们不得不一个个挨着的原地坐下来,背靠着山坡耐心的等待着继续前进的命令。. O5 y  ~" G' Z: Z. k$ E
4 {8 l7 o, ?  J+ B# N8 @) T  e( S  ^
    在极度焦虑中,我到了2班长唐建林的位置边,拿出了“大重九”和他抽了起来,虽然我们猛的吸着烟,但心里都憋得发慌。
; F7 O5 i4 K5 p6 U
) m. ^9 \, B" x2 J0 {   “刚才在下山时你咋个要向开枪老百姓开枪呢?”为了缓和气氛,我问2班长唐建林。9 l* o. _" |8 R) X

/ |& t' u9 s! t# B7 k   “我也没看清楚是不是老百姓,只听到右后侧方向有人跑动的声音,还以为是有越军来偷袭,所以开了枪。”唐说。2 N" I6 M, ]% Q, H! n4 [* f' t- r

9 _5 B3 T9 I4 L2 X   “你打死了一个女的,她的娃娃还趴在她身上哭,你晓不晓得?”我告诉他。
+ s, v# b- t4 c- f& e, V( z3 b9 Y( t! A& B
   “我不晓得,我也没看清楚”他以为我要批评他。. h& O. t" H$ w# ~. V6 c" @
) I+ s. l: M9 g, ^! M# d3 g
   “你没见越南人打死打伤我们边境的老百姓有好多啊,他们也没有区分是大人还是小孩的哦。我们总要给我们的老百姓报点仇嘛”我说。
; w7 w' I1 I4 L& ~4 o
1 b* b7 o: |7 z( I9 S. n   “刚才,要不是梁副连长又阻挡了我,那机耕道上的一群老百姓还不晓得要遭几个呢,这里的老百姓狗日的太坏了,你没看他们是想挡住我们的路吗?要是我们暴露了目标那就遭了”我对唐说。
4 R* p1 w: g) J* S% N
( ?3 N4 a! c; Q2 h  C3 s+ ?   “越南人哪有好的啊?你们以前看过电影和连环画吗?他们在抗美的时候,连小娃娃都以带路为名,把美国鬼子带到他们事先准备好的埋伏圈去,采用竹签,马蜂来对付美国佬的,谁敢保证今天他们就不这样对付我们呢”我见许多战士都在听我们的对话,就干脆把我们过去小时候知道的越南人对付美国人的故事给搬出来了。0 \* t9 o! V, k$ m
4 V/ b' M% ^; D4 ]0 G/ Y- j2 M6 n
   “就是,我们小时候也看过很多电影和书上就是这样宣传的,狗日的,越南人坏得很!”2班长唐建林附和着说。
1 c0 f5 [' Y* v5 m9 i( B/ a5 R% ^) m' T5 w5 d7 E
   “既然我们已经打过来了,是死是活还不晓得呢,能捞几个算几个吧。牺牲了我们也算为国捐躯了,要是能活下来,说不定我们还能回去作报告呢!就算是回去吹牛也有吹的内容了啊”我这般话的目的就是想让大家紧张的心情有所放松,也想让战士们在对待越军时决不能心慈手软。
6 e. [1 c) m9 J
1 L/ ~( k( Y, m   “排长说得对,遇到越鬼子,老子也要屁儿黑点!穿插的时候都不准掉队哈,都给老子跟紧些!”唐建林咬着牙对周边的战友说。3 q/ Q9 S# Z  l% M
& A; W" h+ N& p5 x
    一直持续到天完全黑下来,前进的命令仍然没有下达。
 楼主| 发表于 2009-8-18 21:29: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8 08:44 编辑 5 O$ z% \, F0 G. v& f( A2 `

& J; T: |1 |3 e7 f    晚上21时过,给我们指引道路的特务连梁副连长说团前指挥所要他们回去,于是便带着2个侦察兵回去团指报到去了。
; N0 Q5 g0 F3 e1 N3 u/ S2 r+ ~
- N  f' F- D1 G; b* G3 ^3 {    究竟前面出了什么事,我们谁也不清楚,连长几次电询营指得到的回答都是原地待命。! a* U; Y" `/ h- \5 u9 c# V
$ ]% F) b: I) J8 S' C  b
    到了晚上我们个个的肚子都是空的,气温又下降了许多,我们都被冷得牙齿开始打架浑身发抖。有的战士就拿出了压缩饼干开始啃了起来。也有的开始打起了瞌睡。! F# C& M# K' t- p( Y4 S1 Z

0 T( [9 E/ D" X4 |+ C: f7 M    到了下半夜了,天又下起了毛毛细雨,有的战士已经在用雨衣遮雨了,好在我躲在凹进的山边里,雨水还淋不到我,再说我也不想穿那个雨衣,我嫌它会影响我的视线与动作的灵活性。所以被冷得直罗嗦,牙齿碰得不住的嗑嗑嗑的响。就这样半睡半醒的熬到了拂晓。6 J3 `+ o$ r$ q/ T" t8 w
; w3 e: M  H5 B2 u7 q: j
    “呼!呼!呼!——呼,呼,呼!——”我被身边通讯员背着的电台声音惊醒。
8 o6 l0 e- m$ z# I. ?0 ?
7 p2 L# [) C, a8 ?
   “呼!呼!呼!”我赶忙回应。, \9 n/ y; U  U! O! Y/ G3 ~
, q( ?" v" i' ]
   “1排长,按照原定路线继续前进!”终于等到了连长继续前进的命令了。0 y; E6 b3 t& \( p
% V8 D+ A2 \% m( O8 ]
    时间还不到7时,天虽然只是朦朦的有点亮,但雨也不知什么时候早停下来了,浓浓的晨雾开始笼罩了整个山峦小道,丝毫没有要褪去的意思。没有了侦察兵的指引,就只有靠我按图前进了。
9 C# R5 w0 `% l  {7 S4 q& s
. v  k1 J" z, A, d, B    我马上命令2班继续担任尖兵班沿着山脚边前进,走出山边,这里有一个34间茅草房组成的小村落,绕过这几间茅屋就上了一条机耕大道,结果没有前进到1公里,又听见前方砰,砰,砰的几声清脆的枪响。: ?1 {$ @' T# @1 z
# J" K4 S0 Y& p
    队伍又在师前指的命令下停下来了。我向连长报告了前进受阻后,我为了弄清情况,只身向前面走去,通讯员滕传胜也跟在了我的后面。. D0 X5 x- @" L$ k, f3 ~

: j4 Z4 C% D. Q& z2 T1 R    在机耕道上我1排的战士趴了足有560米长,我用右手单手提着冲锋枪,噔!噔!噔!雄纠纠地从卧倒在地上的战友们身边向前走,望远镜啪,啪,啪的在胸前不停的拍打着。
! L3 z6 r0 S) k( X3 x/ j! |. z3 V; B& Z; u) W5 o" z" e
    快到队伍的最前边的一个拐角处时,40米开外的一个师前指的参谋手里拿着一面指挥旗不停的示意我卧倒。
1 b( Z7 S" @* M4 J/ E6 T  ]
0 b( g% j/ b0 o! G% ^2 }4 ]    我没有听他的,停顿下来看了看,立即回转身向后面的连部走去。这时的连部已经在那个有34间茅草房的小村落的地方停了下来。& S4 U9 w3 Y1 G( H3 n3 `& d
0 j# h. C6 I! T
   “砰!砰!”我快到连部时,突然在我们左侧山上传来两声十分清脆的步枪声把我吓了一跳。我立即半蹲着向山头上望去,想看清子弹的来向。, g0 J8 d" ]1 q; r* t

: S) n- ~. p1 W# |% h' I4 W) H. n   “哪个单位的,你不要命啦!”我侧头一看,是师长!是我们39师的王汉庭师长正蹲在一间茅草房里骂我呢!
! g) V! M4 f* W' u8 k" l$ n% s4 @5 M) Y5 _& g
    师长怎么到了这里?跟他一起的还有张怀鹏副师长、几个参谋和几个警卫人员等10多个人。5 m" @' a2 k& ]
2 K! U, o9 p2 Q- D, u
    我马上向连长的位置跑去。
; N3 p2 d  A" K9 S2 h" t1 R
5 P' Z: T2 `* S' v' n( A    这时连长杨忠玖在几间草房的坝子里,正命令2排长白让高土带几个人去搜山。他们也发现了左侧有越军在偷袭我们。
0 x' V, N$ [4 Q4 L9 f1 y7 S  p6 e, p: g( u9 h( p4 l
    2排长立即带上了6班长谭光忠和2个战士共4人,向着枪声传来的山头上冲去。
( M  X1 U% h2 j$ b* {8 o! x8 y
9 Y0 X; W! Q' t8 Z/ A! G    当我告诉连长,师长就在旁边的茅草屋里,连长一下有了点紧张的表情,赶忙和指导员来到师长所在的茅草屋里,向首长们汇报了自己连队所担负的任务和目前的处境。并报告首长们已经派人去搜山了。$ q+ o9 W. A; a) C5 ~7 j* `
; A9 J1 x0 p  |1 P& G8 Q
   “好!发现什么情况要迅速处理”张怀鹏副师长说。
9 x7 d! Y! u7 ?: c" p3 p- s6 S- R% p2 B4 l
   “刚才暴露在机耕道上的是何人?”王师长问。0 {3 u, s0 t" o% p8 V

$ ?3 R6 E5 L5 D; H   “是我们6连的1排长”连长杨忠玖慌忙回答。
7 v$ `! m  w& G" p5 T! k2 T: _$ m3 }4 x) l
   “这个兵胆子够大的啊,听见枪声也不隐蔽,下来要好好批评批评他!可不能未上战场就身先躺哦”王师长又说了一句。  P( t& I# x0 R' C7 K

- ^1 g% }# Z. K( ~   “明白!”连长杨忠玖毕恭毕敬的回答。$ m! w) d" Y2 [2 P7 n6 K" F
. T. i/ W" X. ~$ q; u+ y
    我在茅草屋外面听师长这样说,吓得伸了一下舌头,便跑回连指去了。
7 g- Z3 L% \# r$ y( b* N, k7 h! F2 N
    大约3分钟后山上密林里又传来砰,砰,砰的几声枪响,我们都不知道是否就是2排长他们跟越军的袭扰人员接上了火。
 楼主| 发表于 2009-8-18 21:45: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09-8-18 08:47 编辑 / z) o4 `9 @, C1 |
4 J0 g1 s! K  ]7 q6 h
    又过了大约78分钟,2排长回来了,在他的身后是6班长谭光忠背了一个越南的青年冲锋队员。另外2名战士的肩上各多了1支美国造的冲锋枪。4 s" X; d" \: l4 j
8 N# R0 p# k4 t/ `- W
    当6班长把这个冲锋队员往坝子中央的地上一丢,我们才看清这名冲锋队员的右腿已被子弹打了一个窟窿,鲜血还在往外流。
3 u2 A" s' R+ M, y$ ?5 _ 4 f; W* _( H/ l" ]2 s) Q; r% t
    这个人穿了件青色的单衣,赤足。年龄看上去比我们要大些,也许有30来岁吧,他根本顾不得腿上的伤痛,一个劲的把手伸到我们的面前,嘴里哇哇地叫了些听不懂的越南话,其实我们已经知道他是想让我给他点吃的了。
" a, \- S9 _+ G4 z; @& n
; \4 w; a+ P& g1 O  y# a+ C& p! ^    “我还没吃的呢,他妈的还想吃东西,要不要吃花生米啊?”我真的想一枪就崩了他。
, d* C0 }) X+ u6 V2 x8 G3 _
, U7 g: a( i+ {    这个时候我听到2排长白让高土正在向连长汇报抓俘虏的过程。原来跟这名俘虏在一起的还有一个是女的,穿了一件红色衣服,背上还背了一个小孩,也赤着脚。在2排长他们追赶的射击中,因男的中弹被抓,女的却给跑掉了。
8 K, i4 N0 |0 t- q7 f/ [/ S& l2 r0 y7 n$ b
  ]9 g6 ~0 k& z' W    看来越南真的是全民皆兵的,我们还碰上了夫妻兵了。结果这个俘虏被师长知道了,就让一名师部的参谋给带走了,也许是这个俘虏有一定的价值作用吧。# O& B* W# u2 l0 y$ J8 t3 T3 @+ F
( v8 `0 I2 ^6 m  j- L
    结果没过1个小时,我们团指挥所便通过电台宣布了给2排长白让高土和6班长谭光忠报请三等功一次的消息。
2 a! s9 c5 e% ^: O" i
& y0 T% I, H+ P; d0 Z   “这么容易就立功了?”2班长唐建林说。
5 t4 N4 f. b1 j0 Y9 p* F! {6 Y1 T
5 |# A" v$ x* |3 m1 E* Z4 W   “我们何时才能立功啊?排长?”好几个战士们问我。+ `3 I! y* \$ l1 ^8 V: R, U

2 u3 k$ D+ Y1 f7 K' e; C. D   “等着吧,时机总会有的!”我对1排的战友们说。* D6 l* k0 ~; m# z. F7 Q

* p' N' N; ]" s9 H9 l       (待帖)3 h6 ~- t) a. u# Z( _
' E4 i: _& M) q: J/ |* h"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军歌嘹亮 ( 鲁ICP备09043807号 )

GMT+8, 2020-6-4 06:35 , Processed in 0.363427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