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歌嘹亮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4772|回复: 12

复员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2-20 17:56: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各位大家好,潜水很久了,本没有打算发什么贴子,直到几天前在单位办年休假才猛然发现自己已经是一个已经有20年工龄的“老”家伙了,想想怪可笑,30出头的主20年工龄比同龄人足足多出一个礼拜的假。自己都有些奇怪,可一转念,自己已经不是那个刚出校门的秃小子,也不是那个整天穿着卸了衔的军服到处乱晃的退伍兵了,上班转眼十多年了,有了能干的老婆,可爱的孩子,自己已经真正的步出的青年时代,杀入了中年人的战场。20年不算长,几千天而已,20年很漫长它能把一个不谙世事的毛头小子打磨成一个身负重任的中年人。
* i! V3 V- d" q  v' W% W. ]! j0 V2 l* r( W从何写起呢,就从俺打出校门,走入军营说吧,大家别见怪,说起来我当兵实在是无奈之举,只因班上的一些同学说俺的母亲所创造的财富是干“那种事”得来的,(母亲是当地最早的一批个体户,83年从60斤毛线起家,到当时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大哥大”)我就办了到现在也丝毫没有悔意的错事,让他断了几根骨头。再者俺是那种爱惹事的主,成天不是教导主任那里挨揍,就是缠着绷带拄着拐杖的手下败将们到家告状之后老爸拿起他那恐怖的木棍往身子上一顿招呼。可这事闹大了,没法子,14岁辍学,开始了兵的生涯。
" k0 W% q7 q) C这段还算不错,平平淡淡过了头一年,灰头土脸开始第二年(和老兵运动过量),风风火火第三年,被逼无奈开始第四年(党员班长一刀切,不能复员),稀里糊涂第五年(自己都不知为啥要"主动"要求超期)* A: a- o4 G, \! A
当兵5年养成个毛病,就是爱看书,当年要是当个“乖孩子”兴许真能到象牙塔里逛逛。可要是不当兵,借战友的一句话“你小子早就进了号子。” 也不错当兵人都说是进大学校、炼钢炉我这五年没白待,虽然没有学下所谓的技术,可我能说我的军旅大学-----还算合格。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成为职业军人。继承家族传统。要是当年能有现在的经济基础,咱兴许也能当几年基层主官。要是士官制早几年实行。也能成为职业士兵。人生最大的遗憾莫过于此。
. p3 S: M* J$ V$ G" f; o7 e* k& r$ j3 i
复员后
& Q0 s' p- m% j" h  L( `/ Z兵的经历结束了,可兵的感觉还是非常强烈,回到家,一听别人喊自己名字本能的答“到”。一身常服经常违规的穿上(肩章领花帽徽全挂上)。成天瞎逛,战友们大多都已工作,他们给我不少社会提示,老妈不打算让我干个体,两个月,我穿着脱了衔的常服出现在所长面前。“咱们就该招这样的,别净找些歪瓜裂枣”听着所长对咱的评价,俺挺自豪。
. u5 Y0 j; P0 S! Q( i1 N" g  p( k0 B6 o
穿着俗称黄狗皮的那身衣服,俺走在半夜里的货场中,心中真是豪气冲天。一个月抓了4、5对。月底了,把衣服交了,拿着平生挣来的第一笔工资(230块,还没我在哨点拿得多)。说出了让所长颇不理解的话“俺辞职”。不想说理由,也没有什么拿得上台面的理由,就是觉得在那些人中间,别扭!!!! 5 q3 r$ x, k+ J3 y/ {2 q* z) s& d
1 w9 V7 Q! D2 J" w# p# V. e
老妈没说什么,她的儿子她非常了解,老爸得病走了,儿子回来了,那就找安置办吧。几次见面,几次请客,几次红包,几个月苦等,一张薄薄的安置表,一生宁折不弯的老妈,几次低头,妈的这工作怎么就这么难,俺知道政策,边防兵、超期服役、两个三等功。哪一条都够得上优先安置,可咋就这么难。“铁路、水厂你想去哪?”水厂3、5百块一个月,铁路8、9百块一个月,当然是铁路了。 & s" Q  i. v/ P

) c( n+ m9 X) T( ~/ }8 I体检现场,“你哪年兵?在哪干?”互相海吹。
+ I9 `( `2 M9 Z7 h0 x
* B3 S# b+ x. k. H8 A单位到了,先培训三个月,找来个中尉来军训俩礼拜,感觉很搞笑,都是些个当兵3、5、8以致十几年的主还用的着搞这些?段领导要来视察,得搞些节目,“俺上”空手开砖4块,头破砖,和两个武警出身的名曰表演,实则——玩了个一对二。还行,武警也不过如此吗。(身上的瘀伤半个月才下去)。
- K3 I# M' j; m/ l) F" |
8 ]0 ?9 N5 \& V  _9 o分配了,咱和大多数一样,沿线待着去吧。
' q* N& S7 e8 A- k' M
' P, x1 A" w% w' T- D0 ~第一次上班 5 V2 _  h& E5 y9 ]
. X" O' o, t2 Z5 }- H4 D
查票、查票。拿出来工作证。乐了,“你个车辆段的干吗还买火车票?”这才知道敢情我们通勤在局区间内可以不买票呀。你到货修,屁颠颠的去了,嗯,这身板去台车报到吧。颠颠的去了,哪年兵?干了几年?干吗的?参加过802演戏和85阅兵的工长问道,就和当年老班长问我的口气一个样。91年兵,站了5年哨楼。这才算是正式进入角色了。
, P$ y# A4 H) M( ]% `0 {$ ?: `  ?2 X
“你家那条件干吗还上班呀?要是我早就干别的了。”这话是我上班第二天听到的,解释一番,越描越黑。懒得说了。到现在还有人说这话,几乎一字不差。 / W+ E+ a& Y4 p

: W5 T/ y& ]/ m) T  M玩命的干活,脏——远看如乞丐,近瞅似拾荒,细端才知是干转向架的。 - f" C! D9 J" x: y6 {2 p+ g8 g( A
4 D  P% z3 `; X; O. z
累——新兵营,这时想来如同天堂。
& {) G' t$ [/ ]8 [" S. [( h. W7 P7 \, q
视——谁如何如何发配台车。主任的口头禅。
4 O% t; b4 b) O7 v: F# t8 c5 S$ v% D. X
利——干的和拿到的成正比。达到1K多小2K这可是“巨款”。也就是我妈一件褂子钱。 % M8 p$ }% L: ^# X0 W! M

: C/ B# g0 p& a/ D% L/ P9 x$ d0 n) o+ Y5 r# R
惹事
6 d* K6 Q. p2 f1 p8 N8 O
$ c' n& Y. M, ]“你他妈的滚下来”推着自行车,“你说我?”“妈的滚过来!!!”看看也就5、6个小保安,放下车子,伸手,他也太轻了,一巴掌咋就倒在哪了,上来的其他人,我又温习了一遍散打攻防。“主任人是我打的,你看着办吧.”下班了,30几个保安给我行“注目礼”。咱挺紧张,连着两天他们不动,俺也就释然了。
" g0 [5 [( |# u) T1 r8 I
8 c. V1 n$ d$ R. _" e; X劣迹   M! C7 y- Q/ P+ Y2 D. C; J
7 B& V' T" v2 H! U  F1 T; v: H
“工长明天我要感冒”一半个礼拜,歇好了,“哥几个这几天受累了,走”暴搓一顿。工钱该怎么扣怎么扣,无所谓——每个月的固定节目。
0 F$ d) v% o7 u- V. m2 c+ @2 O5 i4 V
  n* M& O. y7 s* l' b8 J; }
! c0 R$ P% p% ^
; S: \7 \- l, O澳门都回归了,你还找不着个对象。老妈不住的唠叨,让俺心烦,这都介绍了快半个排了,没一个合适的,人家看上的是您老的厂子和商店,而不是这个当工人的儿,我也苦闷。排解的方法就是主动找人“切磋”拳击。 % c- u  L' Y" g: k. [. p2 d  q  Y
* y! d/ C6 W3 d
小刘这次学习你去吧,太原怎么着也是省会,去学两年吧。主任这是在打发瘟神。
7 c! q( G' e+ j9 _" C9 Y0 `
( L' B! F  M: k) B这套书你给我?太惊讶了,这可是头一回女孩给我买东西,她每个月才拿5百多,这套书得4百,头一次见面在书店就看上了,口袋没那么多现金,又不能刷卡,没想到,没想到她会给我买来。这个姑娘不一般。“以后别在这儿吃饭了,太贵了。”她替我省钱!!!
# y/ ]* e8 l) n# r% a" o3 M' t7 M) E2 j
“这个怎么样?”“妈,跟她处半年了,她不让我乱花钱,不像那些女的”
4 @: W5 c& S1 Z; n5 d
7 X& J" X+ |- x" j. G7 z: O01年国庆我们终于成为有“营业执照”的一对。
' f  ]/ H, O1 N6 Q. z- R7 [! k! z
“胖子,你看”一张薄薄的诊断书,我还挺糊涂。啊!!!!!我要当爹了,我要有二世了!!!!!!“海丽,要是女孩妈给你1W,要是男孩只给你1K,你给咱好好努力”老妈的话让我特郁闷,这重女轻男的风气看来是要继续发扬下去了。
1 ^  x! n$ q- M- o$ c8 B0 [  R2 ]  r0 h7 M
02年差2天八一我家的至宝,我们的格格呱呱落地了。9斤4两的分量创了个年度第一。苦坏了的海丽,这下可是翻身得了解放,而我——27年的GCD,倒了霉。老妈履行了诺言。把我支走,她们娘俩商量开了。
' J* T$ q  G: R  V. G; C
5 O: O  T, k! L( c小格格无数的第一让我无数次的兴奋。“爸爸”含糊的口音,我突然感觉自己以前的那个脾气真是非常的让人厌恶——得改!!!07年“小刘这次咱们路局改制,你去机务段吧。”主任终于把我这个软硬不吃的瘟神给打发走了。10年整整10年我又得去当新工人。挺郁闷。 7 R* ^3 y' I( v/ b

* z2 W+ J+ X: w2 r! @哪年兵?干了几年?干吗的?当年38军12侦查大队特侦4连3排8班的班副问道。91年兵,干了5年边防兵。
. u# c0 |5 y  m, p$ p% |- l# ~3 b
3 m: Z8 @7 X/ Y1 X4 b他侦查大队我可早就知道,较量一把,掂掂他的斤两,一分钟,120公斤的我让他个120斤的小矬子给放展了。不是谦让,真是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呀。他妈的战场下来的就是手狠。服气了。“小刘,你老老实实来上班,别玩那些弯弯绕,听见没有?!!!!”乖乖的来吧,他还真仗义,我能拿到2K8、9、3K的工资,有时比他拿的还多。
# `7 N; A/ q& Z5 X: p/ \3 E
) S$ _( A5 @( L, [咱们这儿新开的商城不错,你代理的两个品牌就放到那吧。老妈义无反顾的给海丽她开了两个店。(当年那些女人,眼红去吧)我更是没了地位。
8 I  p0 w4 Y3 S; I
) l# r, k' u; o3 w4 `  u08年,格格终于上小学了,可没多久,老师就不停的给家打电话,她经常“欺负”别的男同学。我听了,真是相信了遗传,据她奶奶说:“和她爸一个德行”。   Z3 q7 E* d1 W2 \
2 O8 [0 u  |6 G7 A5 w
09年,商店终于步上了正轨,投资收回了,还了老妈的投资,老婆经常说“你就好好上班,别管家里的事”敢情你一个月赚的利润(不是流水)比我一年工资还高。你倒气粗了。郁闷呀。 ) u+ k/ U# f& f3 M3 b+ K
( F- `5 |) e9 x# s
10年,听说机务段又要改制了,过不了两年都得往太原搬,俺无所谓,现在的俺是家庭幸福、身体健康、衣食无忧。20年了知足了!!!!!!!!!!!!! 1 `" _: l2 e9 z  L$ G0 ~
水平有限,经历有限,没有轰轰烈烈,可歌可泣,感人至深的事,有的只是平平淡淡的生活,甚至有些碌碌无为,部队是我人生真正的起点,哨点是我这一生永远的航标!!回首当年我能说,我无愧军人的称号。看看现在,我自豪!我曾是边防哨点兵!!
发表于 2010-2-22 12:42: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顾乡 于 2010-2-22 23:25 编辑 ! o# V" r4 ?/ y7 s

8 h4 m7 F% J, e5 w+ J平平淡淡才是真,写得真好,祝老兵虎年吉祥、健康一生,幸福永远。
, k$ Y9 b$ ~+ e0 C) T8 L  J1 U2 u9 h
, P; N5 Y! l5 i“兵的经历结束了,可兵的感觉还是非常强烈,回到家,一听别人喊自己名字本能的答“到”。一身常服经常违规的穿上(肩章领花帽徽全挂上)。”
0 F% S, |1 I  E% z& \* I- f--------------------------------------------------------------------------------0 I) x/ {4 X2 n8 F/ r: y+ t5 A
呵呵,,,这一段写得很典型哈,我们家里的那位也是这样的,那时我给他说什么事,他经常会下意识地立正回答:“是!”,无论到哪,都穿着那身军装(没挂肩章领花),以前在部队时还要花心思找机会穿便装呢,我还笑过他,早知道这么喜欢穿军装,干吗要闹着转业呀?
发表于 2010-2-22 22: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次上班时,他无意中看到有一篇介绍中国军队和美军战术动作比较的文章,就边看边琢磨,办公室门外走廊上正好有一把扫帚,他立即拿起来当枪演练开来。他一个人在走廊上单手持枪(扫帚)前进、侧身曲腿卧倒、伏地、出枪,口中还念念有词,这时有两位美女路过,看到此情此景,同时尖叫了一声,跑开了。4 O3 ^+ L, e8 E& ~. }# g- O9 s* v
; E: @( _- ?  C3 y# I! w7 ]
不一会儿,他们单位里上下都传开了,XX主任原来有精神病。
发表于 2010-2-23 17: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向边防战士致敬!
发表于 2010-2-23 17:16: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还笑过他,早知道这么喜欢穿军装,干吗要闹着转业呀? - G! b3 x! ^4 o) p1 G3 k$ [
   顾乡 发表于 2010-2-22 12:42

; H* H7 D1 e; n; \  b9 x, ~家有美女,还是回来罩到起好些~~~~~~~~~
发表于 2010-2-23 17: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一会儿,他们单位里上下都传开了,XX主任原来有精神病。     顾乡 发表于 2010-2-22 22:11

. g2 J( C$ ?6 Z% [, e, A) Z( t% _: N
可能是"职业病".我们多少都有点"神绰绰"的
发表于 2010-2-23 21:4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文章真精彩! 军旅生活就象烙印,当过兵就一辈子忘不掉。
发表于 2010-2-24 23:32:02 | 显示全部楼层
可能是"职业病".我们多少都有点"神绰绰"的
) |- _7 S" p8 G; n: ~+ [yuezhan1979 发表于 2010-2-23 17:19

9 [  Y" `- s) m6 c+ `9 t嘿嘿。。。老乡,你啥时有空也把那些有点"神绰绰"的龙门阵拿出来摆话,摆话?
发表于 2010-2-24 23:38:27 | 显示全部楼层
俺刚回到地方那段时间由于没有便装,也穿了一段时间的军装,领章始终戴着。
发表于 2010-3-24 23: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gd 于 2010-3-25 21:28 编辑
$ S, U5 G8 Y* s  R1 G& \% y
* h  E4 r$ ?! C7 w- o哈,玩车厢的改玩车头了.
5 B; U* I$ \3 \1 I2 Q太原以前是分局,归北京局管,好笑的是济南局,下属济南/青岛/徐州3个分局,局内有京沪/陇海,不差钱!!!可德州却归北京局管,明明是山东的地盘嘛.& ?2 ]/ h$ y- D$ b' g
那些年,各局的进京列车员都是挑出来的,条件之一是PL,PL,还是PL.....$ l( W: |$ D  x6 L9 u0 F2 g. s3 h5 w
现在取消分局了,钱啊,可真差钱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军歌嘹亮 ( 鲁ICP备09043807号 )

GMT+8, 2020-2-19 01:33 , Processed in 0.261293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