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歌嘹亮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46808|回复: 88

初返边关的日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2-25 21:42: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10-2-25 08:46 编辑
1 J" {  Q- J3 W/ `0 \& }( Q' C, U
2 G) ^& A9 j7 i8 W! m+ E                                                                   引   言
' e4 w& L. {! P: {- \. P3 q

7 d$ r5 N+ c* i7 F& y       那场战争过去30年了,却留给了我们这些曾铁马边关的人太多的遐想与回味不尽的辛酸与悲壮。
4 ]( S& ~# s5 E( y) h
/ m4 t8 v6 r6 b; c: a; }1 C0 t- p. [       那段短短的经历早已成为我们每一个亲历者人生长河里的一段辉煌。说心里话,我不愿再想去提及那让人伤感的场景,但现实生活中每当触及到这段历史又使我无法忘却与回避。
& L7 w, U% H6 U" V1 ^
, Y( }  Z7 m1 s! D) r       每当回想起那燃烧在边关的战火硝烟,总能激使自己的心境难以平静,也更能让自己把长眠在边陲的战友冥想!
, B6 y8 ~% [0 _8 }) d0 N0 t5 T5 T5 @
3 K4 a& `! v  F      我不止一次的对自己的家人和身边的战友、朋友们讲,虽然自己曾有过在边关的那一段辉煌,却也给我留下了难以抹去的许多遗憾,并让自己终身都无法遗忘。总想有机会的时候我将亲返那片疆土去实现自己梦思萦绕的2个愿望:2 y5 h7 N( y1 m& k, `
0 o, |3 I! p9 }
      第一,要亲自重返过去那片热土,到屏边去把后来得到证实的我那12名(配属与支援单位的除外)生命凝固在边关的好兄弟们祭拜祭拜,特别是让我愧疚萦绕了20多年的张国华、伍强2位好兄弟,还有那位在牺牲前连吭也没吭一声的钢铁战士王铁钢,我要亲自对他们说上一声“对不起”,再把他们好好的看上一看,我真的很愧对他们,也很怀念他们。: Q0 Q9 n3 e% w) m& g
9 |0 @2 Y& @/ |( a
      第二,顺道去河口坝洒看望一下曾给予我伟大母爱的周阿姨一家。30年了,那段割舍不断的军民鱼水之情一直都被我们延续到今天。
1 E8 u# R6 J& {8 H1 ~6 _

" p+ _- W& f  L; k% @' p( t& q) M       到边境去看看老人一家,这也是我30年前曾向老人许下的一个承诺。
 楼主| 发表于 2010-2-25 21:4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10-2-25 08:49 编辑 , p7 ~# e( q. O
. u( ]. |9 T, J) q1 I, C
一  战友心愿 墓地维修  3 l6 e' l3 `2 |; W: {: V1 x
      % m) h+ J6 U  O0 a0 D, V
      2005年的“8.1”我们家乡的116团战友会上,从云南昆明来了5位战友。他们带来了他们云南战友会的一个心愿,即:多少年来我们在屏边的烈士陵园,因屏边县是当地有名的贫困县,民政部门资金匮乏,多年的失修早已使烈士陵园的墓碑破损,碑文模糊,荒草遍野了。
5 O% b( M+ p0 o1 c. j

/ h7 z. f3 H/ K, A1 y% u4 g# K% S7 ?      为了让我们的兄弟们有个舒适的家,也为了弟兄们的战友及亲属心里得到慰籍,他们特别提出了要在当年参与过79对越作战的116团在全国各地广大战友之中,发起一个以个人形式的自愿募捐以改善烈士陵园条件的活动。
2 S; }" i+ }, w  B6 {. L

8 X4 v( u. B( v3 @      他们也带来了一个最初始的维修设想图纸,目的和想法是把我们116团的烈士墓碑重新油漆粉刷一遍;把碑前的梯式走道水泥硬化一下,以避免杂草丛生。
5 p/ H, w0 N! d9 |4 h' i& k3 [

! Z: \# I; X. X  O     具体的执行方案由云南战友会的王军生来担任执行,并聘请当地民工负责维修。% {0 A5 y; W6 O$ Q; O1 Z

$ a3 v! w9 o+ d! T     这个提议一经发出,立即在我们的战友会中得到了大家的积极响应,于是大家在战友会上立即就行动了起来,不论能力大小的你50、他100、200的踊跃捐款。* H0 p4 P$ |- B, o! d# x
7 U) ~# d" k9 }5 Z3 i; |; _; L
     大家都把它看作是对血洒疆场烈士的一种哀思,是对身边逝去战友的一种怀念。这次战友会的意义着实把战友的聚会推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高度,其实际意义远远的超过了战友们的预期。
% K" M. T$ T# U9 Y
  {' ?3 d5 A# B0 e+ W# ?) u7 y
      通过我们云南战友会在四川、贵州、湖北、浙江、上海、广东等地与116团战友会的相互衔接,大致募捐的资金约4万左右,统一由云南战友会全权负责屏边烈士陵园的维修工作。* Y, J* R4 B/ K( w& i

! a( I. u$ Y# p. b( m      在实施工程的具体过程中,云南战友们考虑到仅仅对116团的98座墓碑进行维修,是否显得极不协调,又因为资金原因,结果在王军生个人补足资金的情况下,在得到了云南省红河州及屏边县民政部门的大力支持,一并将我们整个13军的1440多座墓碑统一进行了一次维修。
, U; k! s. L. U; e
& `$ P1 N* j0 L( j; @
     在2005年的10月底维修工作圆满结束后,为了给我们各地战友们一个交代,云南战友会向116团各地的战友会发出了邀请,诚邀战友们去边境屏边烈士陵园举行一次祭奠活动。
 楼主| 发表于 2010-2-25 21:5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10-2-25 08:53 编辑   ~  E& _0 c( ^9 u3 {8 L* q
# R' S- y  A9 d+ S$ U
二   成行边关  战友相聚  
) y9 o  w) b" o
9 D, ^1 j1 p5 Y! a5 e# _: j9 h( D      根据云南战友会的邀请,时间是定在2005年的11月,具体的日期连我也没有接到通知。
- n  E/ Z/ k1 @8 m6 Z9 t" C  

' I% q9 B. R$ x8 A8 l$ Z8 O      还是在11月3日下午的3点左右,我突然接到了一位重庆好战友陈兰宁的电话,而且是从昆明打来的呢。说是他们重庆战友10余人已经到昆明了。他们在昆明的宾馆里到处找我,没见着我才给我打电话的。9 G/ U; o' U& X4 P
  

. W4 U% a( r+ l# U) @  |4 @      陈兰宁,77年入伍的达州知青兵,战前担任团特务连工兵班长,战后任工兵排长。后来在83年又调到司令部任军务参谋,而我时任的是作训参谋。1 U5 @( s: L- Q
   

! [. G6 l+ X5 {0 W7 @5 l      陈说,他们已经到昆明了,明天下午就要出发去屏边了,全国各地很多战友都到了,就是没见成都的战友,他让我马上就飞过去。' W2 c, x7 w# B5 i9 Y6 A5 H( _
6 B' G+ f- `+ [4 |8 x. c
      我一听,马上跟成都战友会的战友联系是怎么回事?回答是时间不合适,成都很多战友都走不了,所以也就没通知我。
9 k* W, m! v& w2 {- V  

% F) D! U. K* q+ @! q      其实他们哪知道我的心思?我的心愿?我也没怪他们,因为他们与其说也上过战场,但他们所在的单位的战友并没有几个长眠在屏边,所以怀念战友的心情就没法与我相比。. ]1 _! L6 m* R, h

7 B! Z6 S5 r* P" \- J' t9 I$ m7 a      我也不想去分析他们是出于什么原因,究竟是真的没有时间还是什么其他原因,是不愿意去还是去不了?至少我是迫切要去的,因为我要了却我多年的心愿就一定要去!) `3 j! N8 [, @$ \( J* A5 U( Q
   

1 f& K; L* c0 |% [1 v2 F$ }7 h- n% b     我马上决定立即买机票飞往昆明,与那里的战友会合。在定购当晚机票前,我特意想起了与我真正属于同一战壕里爬出来的彝族战友———阿尔子日,因为我很清楚他是闲置在家的,要说去给屏边的战友祭奠敬香,他才是第一个应该去的,因为其中的原委只有我最清楚。
; e6 S+ C  }9 S6 ?: w   

9 U/ D* |  E  h- P/ g      当我把我要去屏边定机票的事告诉阿尔的时候,他同样以有事走不了为由搪塞了我。其实如果我此时约他喝茶娱乐他会在外几天也乐不思蜀的,想不到他竟然把去看望曾为我们遮挡过无数枪炮,血染疆场的战友情感于不顾,这让我感到了莫大的心寒!
/ P5 C# A; _: ?& i( V5 V9 z9 d   

0 \  x$ x5 P. E# G/ w: @     无奈之下,我孤身一人从成都搭上了11月3日晚上10点飞往昆明的班机。  
- I1 t- s# y* G
) w/ Q* I) H# h2 k" L6 }
     11点抵达昆明后,我立即与陈兰宁等战友在宾馆会合了,多年未见的战友相聚那种亲热劲自不必多说。
# z; ^) S4 J, Y$ z: w
3 H+ [% h/ e7 T/ t' p$ e
     整个晚上我们都在不同的房间里穿梭,一直叙说得最多的同一个话题。那就是79年那场对越作战过程中的点点滴滴。讲到伤心处大家还会潸然泪下。这一晚我们大都没有了睡意,一直叙旧到天明。
/ Y; U4 i4 k- J# R  i   

' E( ~' G. E- q5 N      直到第二天中午,我们才从云南战友组委会了解到此次参与的全国各地的116团的战友约有180余人之多,还有属于云南南方籍的战友已经直接从各自的地点先期到达了屏边正等待与我们汇合。
4 J' M$ y- T) T+ e* G

1 p. W% [, d7 A$ n( Y* \6 ?- D     4日下午2点,我们一行近200人的队伍分乘5辆大巴2辆中巴和3辆小车,浩浩荡荡的向着我们多数战友都梦思萦绕的屏边出发了。; U$ x  v+ o. n% }1 H$ z

( w7 ^4 |0 j+ q     沿途带进我们眼帘的是20多年来云南边陲改革开放后的日新月异的变化,特别是进入红河州后交通的变迁让我们对过去的诸多旧址已无法辨认。比如过去的鸡街、咋甸、包括昔日的水头上寨等都已是今非昔比,不可同日而语了。% m- q# o. |7 f) c) u. C5 _

6 M; s4 I7 B: F( e, G     当我们一行到达屏边县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19点过了,在县城的一家饭馆匆匆地吃了晚饭后,天也完全黑了下来。
  ~& V2 \/ F9 X- Y
" L) B" o+ a3 ]( ?; k1 F* p6 j8 L
     经过大半天的旅途劳顿,我们来到了由云南战友组委会安排的一家酒店。在这家据说是当地条件最好的酒店大厅里,早已是人声鼎沸,人满为患了,结果是先期到达的云南各地的战友们早已在这里迎候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战友了。; L: ]+ e$ O- @- k

6 k) V( b# U2 X+ T7 t     20多年后的喜相逢啊,敬礼、握手、拥抱的热烈场面让许多的战友都喜致而泣。在这些战友当中也不乏相当数目的云南籍的战士。有很多的战士都在打听在这些远道而来的人群当中,有没有属于自己当年一个单位的战友或领导。
; r; i9 ~1 F/ W8 |" z
0 x  Z* B- o  _' Q
     就在酒店的大厅里,正当我与愿特务连原连长王发信亲热叙旧的时候,突然有6个我当年6连的79年入伍的云南籍战士站在了我的面前,嘴里一个劲的叫着我以前的职务名称。他们一个劲的要我猜出他们每一个的名字。* }1 x( e2 \. B: h3 E0 z. ]
. t7 W5 ?; [/ m0 s0 l. D
     我努力的在自己的脑海里搜寻着眼前几个人的记忆,除了1个叫不出名字人的还有点记忆以外(战后因战场表现突出被破格选拔读军校了,我清楚的记得当年选送去读军校的有2名79年的新战士),其他的根本就想不起来了。甚至连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当年风华正茂的一群小伙子,现在站在我面前的压根就是几个糟老头了啊。
) w$ ~7 H6 Q+ O: [/ d
7 p" A; o' M/ U8 ^2 L$ y' c6 a
     当他们一一的自报家门后,我对他们当年在代乃阻击一战中的英勇表现所感动。当他们重新提起要不是我也许他们就活不到今天的话题时,我阻止了他们。应该说没有他们为代乃阻击的浴血奋战就没有我今天的故地重返,事实原本就是这样不可更改。
 楼主| 发表于 2010-2-25 21:54: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10-2-25 09:01 编辑 * I" i( a8 Y8 F1 E% l
+ P' ^% M0 `( o* {' F
        当他们这6名云南昆明与晋宁籍的战士得知我们6连就来了我一个人后,就要求要去我的房间里好好叙叙。5 m- i; w! I, r+ }# Y0 e
5 L# c- D( H% _/ J2 C
     “你们找到连队的领导了?”此时,突然在人群里钻出2名面色黝黑的老兵,对我面前的几个战友问道。
# P/ X& ]. i6 j) s5 U
7 W6 l2 H- z$ e: a4 R
     “是啊,你们找到你们连队的人了没有?”我连的一个兵问他们。5 |$ \; i& r& p5 x
2 S. }- X" X/ h8 p; @9 N- A
     “没有,也许我们连没得人来”一个老兵沮丧的说。
5 J) K8 z7 ~/ ^; u/ t

% c6 _$ u: |' M     “你们原来是哪个连队的?”我不忍看见他们那失望沮丧的表情。# a6 M( L2 J+ n* [" ~( j% i; j+ P

5 ~- ?+ A4 ^5 |9 Z# |. L      “我们是2营5连1排的”他们对我说。
2 H$ K( G9 r. b) r8 e" v3 j
9 h. f9 j$ S$ _2 E2 \
      “5连1排的?你们排长是李明?连长是赵远祥?”我惊异的问。那不是我哥们李明的兵吗?
% G* @: q- J" \6 p9 e
, y$ g' M+ T5 U" z
     “是啊,他们来了没有?”老兵急切的问我。
) ^, {, w2 s; R! A
, `6 W/ Z. e' g' E* [5 N  _
     “没有来,但我也是5连的,这位也是你们5连的”我指着我身边的王发信对他们2人说。
/ W4 c8 {6 y- K" I# k2 }# {; V

  W4 L( [$ _2 [) \2 n; \- K       王发信,73年入伍,云南江川人,原2营5连3班长,是我们39师和116团军事5项运动员,特别擅长障碍、5公里越野跑和军事体操。后任3营7连任排长,部队扩编时任7连副连长,战后任团直特务连连长。
5 c! u3 i3 t% U9 P

4 v& z) }4 A+ |* b  ^7 B- c      “我们咋不认得你们呢?”2人用疑惑的眼光对我说。
- ~: r0 `7 f- _1 s
8 M! ]3 g7 x+ Z! T/ _
       “我们是在战前才从5连调往6连和7连的,如果你们实在没去处就到我的房间去吧,李明的兵就是我的兵,我陪你们好不?”我对2人说。; l8 p/ `  z# }& M  \
$ H/ Y; E* W/ |$ X! }" @
       “对头,就跟我们在一起”我连的几个战友连忙说。
' E7 I1 t) b. ]$ \

! L8 ^) w0 T. u$ H7 M      “但我知道你们的10班长赵学辉来了,你们认识吗?”我突然想起了从四川绵阳跟我不乘一辆车的赵就是5连的七班长。
' }8 b- a& ^' T2 w& {5 l# L9 ~3 I. Y2 S

9 |& W' V3 d, f8 r' d! l; y      “认识啊,他来了吗?”6 j2 b) {$ A6 [( k2 y* i
% \: x4 Z* Y- `- ~/ y' s' l" ]
      “来了的,我带你们去找他吧”我对他们2人说。( @8 _1 {' f' L! p/ F# O

% z6 @; L! n" I# u& j+ A2 D      “你们到我的房间去等我一会,我马上就来”我把我的放钥匙交给一个叫赵文的兵后,转身朝酒店的吧台挤去。
) M! M. x( w) c) i/ Y. t) V3 k
/ L2 X% Y! I: I/ l: T+ S$ F4 {
      “跟我来”当我查到赵学辉的房间号后,来到2位5连战士的面前。5 m# S7 D" `" h  d: V& f3 V/ ]5 }

* M8 O5 \' q+ d) G' @      “赵学辉,你们5连的战友我给你带来了,”我来到赵的房间对赵说。  N8 x; F& s4 Q
7 o! U! D& }% i4 |  y
        当我返回自己的房间时,我的战友们已经等我多时了。( ]/ q8 y$ @! B

' ^- d8 y: S% @# `        在这6名79老兵当中,除2名是昆明市的以外,其余5名都是来自云南昆明市郊的晋宁县乡村。
, W* Z2 A  @  _6 W# H6 ]' {8 K
4 l* ^% \  m. ^- Z) g2 ?
        在这其中眼前有名个子最高体形清瘦的兵,居然还是原来我1排1班的兵,当年年仅16岁,而且就是我排那个个子最小,年纪最轻的新兵,当年入伍时还是隐瞒了实际年龄才当上兵的,没想到竟然赶上了对越作战,幸运的是还没有长眠于屏边。这些年来由于生活的不如意,在一次开拖拉机的运输途中他的妻子竟然因车祸而亡。如今也是孑然一身,日子也过得十分的清贫。7 u" h) P' w. @0 J, u

& K. v* q6 C2 A$ [9 X" x0 `       虽然他们多数的现今生活都充满了艰辛与磨难,但他们那种对战友充满无限追思与怀念的那份纯仆与感情,对人生充满积极向上乐观的精神态度深深的打动了我。+ B1 H' M. Y! v) }3 Z, b+ Z

+ J$ a- R. @' t3 q       我们从那场血与火的战争追忆,对烈士的哀思追魂,到军营生活的点滴回首,一直持续到下半夜的凌晨3点。
3 |* j5 [* `" q$ O6 b(未完待叙)
发表于 2010-2-26 06:55: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战友心愿 墓地维修  
! l0 m5 G2 a9 @/ v      
* D& j: t& Q, o0 e      2005年的“8.1”我们家乡的116团战友会上,从云南昆明来了5位战友 ...
+ A' a1 A( h( [( ]谢志熙 发表于 2010-2-25 13:46
7 k- c" u, `3 J* U4 P$ j
关于烈士墓,昨天中央台军事频道新闻采访了全国人大军队代表丁晓斌时,丁晓斌指责了一些地方对烈士墓疏于管理,把烈士墓开发成商业用途甚至娱乐场所,作为一个曾经参加自卫还击作战的军人,他表示一定要在即将召开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重锤发音,好好谈谈这个问题。
发表于 2010-2-26 07: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83518351 于 2010-2-26 04:55 编辑
* @; @1 D1 m1 [. I8 H/ z. o$ ]! O$ X  O: }/ x# h- o1 v
老阿也真够是的,不该不去呀!当年血气方刚的大英雄在子弹炮弹飞来的面前都没有退缩,难道现在就怕去一趟云南吗?就算借点钱花个小几千元也要应该去一趟的,就当作是还一下多年以来的“良心“债吧,百年之后和以前的战友在天堂也好照照面呀。...
发表于 2010-2-26 12:33: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期待谢连长的下文
发表于 2010-2-26 14:49:5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连长来了.顶了再看.谢谢!
发表于 2010-2-26 15:45: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喜欢看谢连长的故事,期待更多感人的场面.
发表于 2010-2-26 16:01:5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连长为人正直,有什么说什么!说句不好听的,有些人的官位就是弟兄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军歌嘹亮 ( 鲁ICP备09043807号 )

GMT+8, 2020-11-28 09:17 , Processed in 0.32584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