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歌嘹亮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谢志熙

初返边关的日子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2-26 22:36: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10-2-26 09:40 编辑
# U* p* O2 u1 K, K' A$ w5 b  e8 h
三  追思夙愿 痛心祭友
- o% y+ B) T- F- Y, ]" G7 ^

  |: U" @( L: P. B2 H9 h- h2 T      11月5日,尽管大家昨晚都因战友相聚而熬红了双眼,但今天我们将为逝去的战友兄弟举行祭奠活动,而早早就起了床。/ `1 W! V5 n2 d
+ R0 ?9 e1 e4 D1 m" c
     上午9时10分,在云南战友组委会的安排下,我们首先来到了屏边县委机关会议室,将在这里举行一个简单的追思会。当地民政部门听说我们当年13军的战友来边疆看望战友,就积极热情地把机关会议室让给了我们,并且民政局长还亲自参加了我们的会议。
3 t$ T1 s! ^2 m$ z/ u) {7 ~

& C/ k+ L  \( c5 X6 s  b. p     上午9时30分,追思会议由云南战友组委会的负责人,原116团3营教导员杨奉祥支持。
' R! j+ j, G: C

$ c# u" [; r. `5 `6 P" A# g; ?     在追思会上,原云南思茅军分区司令员、原116团团长(战后)邵先达,原116团老前辈政治处主任艾心浩,先后在会上就116团在各个时期的战斗历史做了总结性的发言;原116团副政治委员张官清对116团在79对越作战中的辉煌历程与对牺牲的战友做了概括性的讲话和追思。
( x4 c) e4 o$ h- U$ w/ P4 Y

6 g9 ^: x) X- u1 @     来自祖国各地的116团战友会代表也在会上做了怀念烈士与诚邀战友的发言。
) ]: c. u9 M/ y1 K
8 [3 R0 C# E  @+ W2 q. C! W
     根据云南战友组委会的安排,会后马上进行午餐,然后统一前往城郊东侧的屏边烈士陵园进行祭奠活动,下午3点开始向河口出发。( w7 K2 B6 p7 n9 F% b
% }- g$ H# L1 Q9 e
     当我们与我连的6名战友来到烈士陵园的门口时,突然一个人把我拦在了大门口。
2 p3 f- y. ~. }; z; H6 b
5 r" v; y! Y7 B& {) T
    “老领导,你还认识我么?!”来人突然这样问我,而且还看着我一阵的傻笑。" L# _0 U  l8 z3 B$ a# o

: A+ c2 Z' p) _7 Y: U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人一下给搞懵了。闹子里努力的搜寻着20多年前的记忆。8 p+ v% q# \( Z+ X: z* p0 e+ |

; ?9 y8 a  a, w3 r. g     “你是哪个班的?”我看他十分的面熟,怎么也想不起名字。
# L: b6 }0 n$ X! n) I: J2 S: H% D

  B7 I) C. K7 o9 Z. M0 ?# a     “他是连部的通讯员啊”旁边一个战士提醒我。$ j+ m$ R7 t  g: p) b9 j# v
& D& m3 h" C+ t0 D
     “林建华!”我马上脱口而出。5 n/ A7 U: m8 Z# x; Y3 P
; a* u2 G  y3 V0 H- h
     “对啊,老领导你终于想起了哦”林建华笑着对我说。9 L: {2 s7 n9 V) G5 n$ p2 _" S) t
0 ~) C2 ^! j1 Q( u2 j
    “我的好兄弟啊”我一把把当年的通讯员拉入了我的怀中,紧紧的相拥在了一起。
  a- V- ]9 G  g

' u$ n, X( n1 a! Y! {$ Q     林建华,1978年入伍,云南石屏县人,身高1.64米,体形瘦小,头脑灵活。部队扩编时从原4连编入6连,任连部通讯员,在对越作战的代乃阻击战中曾跟随在我的左右。
 楼主| 发表于 2010-2-26 22:41: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10-2-26 09:44 编辑
4 J+ R# U$ Q) S& z6 E% N: A
2 j6 s' N, ~& X- {% `( Z6 _' ~  进入了陵园的大们,我们都被眼前的纪念馆和那一排排肃立的纪念墓碑庄重肃穆的气氛所笼罩。
) q! w+ c8 v' Y8 A

/ a$ X+ c' R& d      我心情复杂的向左走过一道长廊,来到陵园那仿佛是喷水池的池边的一角,抬头向西高望,一排排列成大寨梯田式的烈士墓碑印入了我的眼帘。立即便让自己从沉重的心底升起了20多年来对战友无限的怀念。
. W0 f0 n$ i  R2 D. D# L4 T
; g) Q# @' U* N
      眼望着座落在苍松翠柏中,经过刚刚维修过的一排排一座座战友们的新家,我的心里实在是有点酸楚的感觉。
) O3 I% b$ v; x0 R' I+ {* ^% l
- }% M/ w) N* R+ t/ U# Y$ @
     唯一使我感到一丝宽慰的是,在喷水池里的那尊美女雕像,也许这尊洁白的汉白玉美女雕塑,能够陪伴我的兄弟们度过他们在南疆的寂寞时光,因为住在这里的兄弟们几乎都是20岁上下永远也不会老的年轻小伙,他们当中基本都还没尝过男欢女爱的滋味啊。也许这就是陵园的建造者们刻意这样设计的吧。
. c$ V( L( F+ }7 g4 c2 U9 t

% Y! Q" n1 m, w' u; h- r1 H      好在这有姿有色的美女能在寂静的夜晚给我们的兄弟们带去些快慰,我的心里也就塌实多了,我真要替我的兄弟们谢谢这些构思者们。
1 B* `: b& K6 a8 K9 ~
& Y- ]  M7 k% ?0 a6 b; o/ k% O
      13点10分,我们一行300余人来到了用步枪为原型塑造的红色纪念碑前,开始了我们的追悼仪式。/ K9 a# {7 T- {" T& A1 q6 w. b  O

+ i# ^9 p$ z, r& Z# f      追悼会由原副政治委员张官清主持,原116团政治处主任黄龙云致悼词。. z6 X, D; E" q. j
/ x& i$ V, `* k, n
      然后就是在纪念碑前大家与长眠的弟兄们合影留念。最后是自行上山与各自要祭奠的战友兄弟见面。3点中准时出发到河口。
6 i- u- X% Y3 h4 t

0 ~" A* E6 C( m- y3 v+ P% j9 V8 F2 t& Q      在大家留影拍照的时候,我特意安排了跟在我身边的原通讯员林建华到陵园大门的右侧去给我买了12个人用的一大包香、蜡、纸钱,我要了却我20多年的夙愿与心结。9 ]. U6 O( U* [! i8 D# E% j* h% H

: f0 N) ~8 d* d1 p- q$ N     “你们知道在这里我们连队的人员数目吗?”我问围在我身边的7位战友们。9 b; c% f3 L/ k  z  `  o5 x
5 {, s: U, v2 t  j4 w% M  r
     “我们都不清楚啊”大家同声回答我。
5 a# C3 W7 g6 _. r8 k  L

' G/ f) f; I2 k. P5 U) G     “除了配属我们6连作战牺牲的以外,仅我们6连长眠在这屏边陵园的有12名战友”我肯定的告诉大家。  }+ p6 ^# q3 j0 L
% g8 Q8 p! {7 h* e' w$ A
     “虽然,我有很多都无法告诉你们他们的名字,但今天你们必须给我找到三个战友的墓碑,如果我见不到他们,我直到天黑也要把他们找到,不然我今天是绝不会离开的,只有看到了他们我才能安心的返回四川的”我满含悲楚的告诉大家。
. t) x" Q8 @) J8 b2 @2 P( c* T
! m0 D6 W- K, z; j# q3 u
     “老连长你说,我们一起分头去找”赵文急忙对我说。
5 e6 g) d  d% m' C
, O# `* ^  d4 m
      “他们分别是我连在进攻代乃时第一个牺牲的好兄弟,2班的机枪正射手,78年入伍的陕西咸阳籍战士王铁钢,还有在代乃防御战中与敌人同归于尽的2班新战士,贵州籍的张国华和10班的伍强”我声音有点哽咽的说。
; n+ A3 E: _' a3 N/ ~; i2 N

7 D$ V1 ?4 Q8 c      其实在场的这7名战友们并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刻意的见到这3名好兄弟的真正原因。此时此刻我也不便向他们详细说明。其中的个中原委只有我自己才清楚。2 h8 F( K3 N  H* H  z5 u
$ R3 t7 H, E* ~( `6 s9 l3 @1 b( u. I
      大家在我的安排下,开始了逐排逐个墓碑的仔细查看,只有通讯员林建华依然如同当年一样,手里提着为战友祭奠的物品,寸步不离的跟在我的身边。
6 E- J. z' o' y7 c% f
9 T) n9 a- C/ y8 P7 @
      这是自从当年将竹片替代的墓碑改换成今天的汉白玉墓碑之后,我26年来第一次走上这“探亲访友”之路。
 楼主| 发表于 2010-2-26 22:45: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10-2-26 09:50 编辑
6 m! L+ [6 Z1 U7 {5 d
# L0 ^- e3 g4 Z0 r: h' k4 _墓碑经过打扫清理还算整洁,碑文字体都统一经过重新油漆添色,也显得十分的清晰。一层层一排排还算整齐排列的队形,仿佛就是战友们静待着我们的再次检阅。3 Y( w" h+ {* W& }5 P9 t

- {; G% G; D% g' s* a- J+ `' a      特别是每一座碑头上那大大的红五角星的炯炯生辉,仿佛就是战友兄弟们头上那闪闪发光的帽徽依然放射着生命的光芒。' s( H1 S  a$ G+ p1 J; N2 C) N1 @

, |6 s# M# P+ J' j: G4 L1 R3 o* k      脚下用水泥给战友们做成的混凝土“门槛”虽然不够宽,但也显得光溜整洁,再也不见了早些日子传说中的野草杂荆。. L% h1 B3 w! N" G$ V' ^
5 h$ H) r9 {% m4 P  `! \/ l
      每位兄弟的家园占地都非常统一,足有2.2米(长)×1.8米(宽)的面积。四周都整齐的采用青石条围砌有0.6米以上高度的围栏。顶上都满满盛开着我叫不上名字的小黄色花朵。
% J/ i% d; X/ Z9 B" ^0 K) _8 H0 }

/ U2 D5 s# T& |      唯一让我们感到遗憾的是高度足有0.9米,宽度0.5米,厚度不低于0.1米的汉白玉碑文上注明的战友生平,其位于左侧的单位标注上,仅仅标明了团一级的部队代号而无分队代号,这就给无法记住战友名字的我们带来了寻找的难度。纵然是属于自家的兄弟,哪怕是从他们的身旁经过也无从知晓。4 L, @& g: y* X' [
2 s5 s: S# ?8 ]# H; l
      我迈着几乎是沉重的双腿,缓步蹒跚在不认识的战友兄弟的门前,眼睛在碑文上依次扫过,努力搜寻着自己心里熟悉的名字,脚下且慢慢地在一座座碑铭前缓缓移过。
2 Y0 V, j, T: o% B+ p( S

+ Y% A. N! r# X- N) D7 y     “老领导,伍强在这里!”当我缓缓的找寻在第二排靠右边梯坎时,原60炮班的华荣和3排8班的赵文在上面的第五排走道边对着我大喊了起来。- ~# f: w2 {. }- v& W( i% B5 d
   
  L  m+ P! I2 d$ l- }
      我一听这在自己心里再熟悉不过的名字,马上我的脑袋就一下感到了一股热血直往上涌。; c5 F6 }) N/ W; @

& Q3 I( {! p  x/ d8 _$ j8 K      瞬间,伍强在30年前那幅面满脸络腮胡须,手持40火箭筒,略带憨像的表情一下就浮现在我的眼前,我立刻便有了要立即见到他的那份渴望与激动。9 F1 r  C& Y2 w) D6 l

& i& V# `2 u8 z* _: |      我快步的爬上梯坎,伍强的墓碑就在第五排梯坎右侧的第一个位置。
7 y+ t( C, L! s) U, g
' B8 `7 U4 x9 [
      这是我30年来见到的第一位烈士墓铭,“伍强烈士之墓”六个大字瞬间一印入我的眼帘,不知何故,在我的大脑中突然出现了2、3秒短暂的空白,身体不能自制的两腿一软就跪了下去,任凭我怎样努力都无法再站立起来,刹那间,无法控制的眼泪犹如决堤的洪水拌着我号啕的大哭声飞泻而下。我真的就是手脚四肢并用才爬到了伍强兄弟的墓铭前。9 E8 V/ I" o+ \' Z9 H

/ @& M6 U: ~( d6 R! G     “伍强兄弟啊,老排长今天终于来看你了,老排长对不起你啊!…20多年了老排长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你们,也愧对着你们啊…”   
+ Y/ v' n* o1 ?1 W: @% N
6 s3 n9 l, j0 R
       我边哭边把埋藏在自己心里20多年的愧疚与思念一并的倒了出来,我跪在碑前头也不听使唤的一个劲的在地上不停的磕着。& v( t. }2 ]! [$ B
2 m& z' n% W1 f3 c- h6 D# h
       林建华与严荣一个劲的劝我拉我,才把我的哭声与捣鼓得像蒜头一般的头给止住。
* b' R. r4 X; B, Y& W) _/ J" C

# F# i4 S( ^% }5 u       林建华与严荣赵文3人也跟着我边抹眼泪边把香、蜡纸钱在碑前摆开。林建华又把已经点燃的一束束香递到我的手上,我再把香一束束的插在伍强的碑前与墓背上,再为兄弟点上2跟香烟…冥钱化作哀思在燃烧…& Y3 a$ j0 J) }; m
   
# ]- i( D1 Y! ], W- S) _
      “老连长!张国华在这边!”昆明籍的5班战士黄昆在距离伍强不到10米的第六排靠中一点的地方位置又在叫我。6 j! s0 |9 [* b& X- p
0 E; r; e3 ]. Y) w. a, _  [7 h6 J: n
       我赶紧起身,迈着依然沉重无力的双腿来到张国华的队列碑前,起初刚刚止泻的泪水再一次汹涌而出…。$ I& p- N- Y! G
0 j2 Z6 M! b% c
     “好兄弟啊,老排长今天终于见到你了,你让老排长好想你啊,是老排长的错,让你在这里一觉就睡了20多年,老排长对不起你啊…你那时咋就那么傻啊,我不是要你有情况要马上向我报告吗?你咋个就不回来向我报告一声呢?咋不向我报告一声啊?”" ~) C+ |" ]2 e! W

4 K) Z" @2 a" E9 ?, m2 e2 H; r       我眼前出现的还是20多年前张国华浑身缠满了机枪弹链手握56式班用机枪,与伍强一道英姿勃发站在我的面前,请求加入到防御战斗中去的那样一幅场景。6 d3 x; G* u  P
' q2 T/ V! O; Z$ D! B8 F8 ^2 |4 {& m
       与在伍强的门前一样,我一边哭诉的“批评”着张国华,一边把头撞在水泥地上咚咚直响,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赎回我20多年的愧疚与不安。
% E! R( Z: G  o$ X& y3 i
( ^: T4 t! Q* N8 t, w- ?
        黄昆与严荣、赵文等此时也被我的行为所感染,他们除了在一旁使劲的抹着眼泪,已经显得不知所措,只有林建华眼含泪水在一旁默默的替我把香、蜡纸钱点上,静静地等待我去祭奠。
 楼主| 发表于 2010-2-26 22:52: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10-2-26 10:02 编辑
" t6 E4 `/ x& \" e1 p( F6 y& |5 M( Q6 o+ Y, _* g
接下来其他的几个战友又分别在烈士行列里,先后找到了唐光中、邱顺红、吴良才等几名兄弟。
; I3 L! A- T5 _, n

  |$ S9 X8 o3 F# @, e       我在这几名兄弟的门前都一一的含泪看望,然后是烧香磕头,点烟….化冥。
: F2 H8 _6 F8 L" Y* M

! M7 D- m2 |) _2 [, z2 N9 R$ z      “兄弟!你们的老排长,老哥们来看你们了!你们倒好好的都睡着了,再也不用担心饥饿和疲劳了,却留给了我们还醒着的战友多少思念与悲酸啊!好好的休息吧,我们6连的好兄弟们…”我对他们都只能重复的说着几乎同样的一段话。' L0 K" \; [, a1 v* `3 D
( u! H4 ]( f4 K9 l3 @$ y! y/ G6 W% k& N$ K
       大家还在这布满苍松翠柏的烈士家园里继续努力寻找…
7 R6 N* v1 Y9 r: ~" E, E
$ W4 K% O* H* ~" Z6 E4 D
       因为碑文上没有留下分队的代号,我们新建连队的兄弟团聚的时间也不长,很多的名字又记不清而无法辨认,我无法要求眼下的几名战友把我们连的12名弟兄都叫齐,我更没有半点责怪他们的理由。
+ ~$ i. ]( N; E: H2 b7 F3 J- D) O

8 v4 c6 ?" i* T, X      其他从内地来的诸多战友都见到了自己希望探望的弟兄而开始了陆续的下山。我却没有丝毫要离开的念头,因为我还希望见到的王铁钢兄弟还在找寻之中。( `2 I' f+ ?! p9 ?0 \. n. D

) w! M4 v, N( r" h  A3 x1 A      大家见我没有要下山的丁点意思,就赶忙自发的采取了分头分片区的最后搜寻,仅剩下林建华固执的还跟在我的身边。" k/ g; L  E. S% Q  ?
5 d& z0 g  _. E
     “老连长!王铁钢在这里!”赵文独自一人站在烈士陵园高处往下一点的第八排中间靠左边的地方高声的叫着我。
# N7 o: M; `. A5 T. [" ^
6 T4 m: I+ z6 o8 q0 I
       我一听赶忙拖着沉重的脚步朝上面的位置拾阶而上,林建华仍旧提着祭奠物品跟随在我的屁股后边往上攀。
3 h  Z& A7 U! |% z* c6 c4 @* t

5 I8 W+ ]; u$ G0 U" T# G* I0 J      “王铁钢烈士之墓”一跃入我的眼前,我禁不住的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
4 q/ n0 s8 \: C8 v: m* _

$ R8 Z3 z5 z6 Z3 Y1 s, q3 g      “好兄弟!老排长今天终于见到你了!你咋站错了队,跑这么高站到其它兄弟连的行列里来了,你让老排长好找你啊”我声音哽咽的对王铁钢说。
! _2 r2 m& d' w3 y2 M3 R

  t  ^) j  E$ r$ \+ W6 X  w9 }) O       “你真的是个瓜的啊,当初你怎么就不像其他兄弟那样叫两声啊,那样你也要好受得多啊”我任凭自己的眼泪在脸颊上尽情的流淌。
, Y) I; v; h1 E' \7 ~( @

% S: w2 ^+ m" ^& e6 p' g5 E        20多年前他双手紧紧抱住自己的右膝在高地上翻滚的情景.......临终前咬牙对我说的那句话充满无穷刚毅的语言一下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y* s+ L6 ]- K% m! G. x3 `
  
! v$ G! o  z! L1 C
       “好兄弟,你晓不晓得,你是让老排长第一个为你们的英勇行为所感动而放声痛哭的人,你又晓不晓得,多少年来你一直是老排长心中的骄傲和自豪!你的班长也牵挂着你啊.....”我仍然把自己的脑袋一个劲的往碑上磕。
3 c: K7 m. m  M9 h) x8 E! {' G
7 S$ |  t& m5 o3 v
       虽然身边的几个战友兄弟有的用手护着我的头,但都不知道王铁钢在牺牲前所表现出来的铮铮铁骨与血性是何等的伟大!
7 u4 s& K) L7 h; p- I3 o. f   

) b; N/ o2 p! ]      “老谢,上车出发了”当我正在为王铁钢烧纸钱上香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在烈士陵园大门外的公路边车上战友打来的,我知道时间已是下午3点了。
: x$ j- ~; _. _& @

6 D$ Q$ X. y3 u# B       “等我一下,我还有好多弟兄没见到啊”虽然我们116团在屏边长眠的弟兄有98名,但以分队计算我们连是最多的。其他的战友当然就比我所用的时间要短得多。( L: Q' f9 ?) Y6 v* @: J$ e: A
9 @7 K7 ?5 D: Q  {9 R: k  o4 s  q$ ~
     “6连1排的弟兄们,1排长已经没有时间再一一单独的看望你们了,你们如果能听见排长的呼唤,就到王铁钢的门前来集合吧,老排长已经把你们需要的钱和祝福都放在这里了!”我仰天长啸地高喊着。5 k7 _- R' o; m: G1 _& C: H7 M: r* E

5 i& C2 C$ m! h      “多点上几支烟,留一部分香和纸。我还有用”我对着准备将香蜡和纸钱要在王铁钢墓碑前完全用上的几个兄弟说。; m+ b* Y: f; u4 K4 {) b

6 y, f) f1 Q6 U- o4 z* y      “老谢就等你一个人了,动作快点!”大巴车上的战友电话又催我了,当我从烈士队列下到一半的时候。$ N8 e! f( @4 \, I5 f+ s
6 x; [/ |7 H$ V, t) i
      “把所有的香蜡纸钱都集中在伍强的门口”我们一行8人走到伍强的家门口时我对大家说。
7 B, e& D" N- y# K5 v" d3 J0 p8 L

; {6 b2 i0 E3 }3 Y9 T; x      “2营6连的弟兄们!今天1排长代表你们的所有兄长与亲人,来看你们了,请原谅1排长没有记住你们所有人的名字,但我却记住了你们每一个永远也不会老去的脸,也记住了你们为共和国英勇作战的身姿,我们现在还醒着的战友永远不会忘记你们,你们永远都是我们的骄傲,永远都是共和国的自豪!”我对着整个陵园大声叫喊。  c8 B# F7 w+ L% r
- a. Y$ [+ Z7 l2 m! b% u3 ^* \
     “还没有领到军响和祝福的6连兄弟们就到伍强这里来拿点去用吧,你们都放心的睡个安稳觉,1排长下次一定会再来看你们的!”我喊叫的语调在此刻这寂静的苍穹翠柏里显得多少有点依依难别的那份悲凉。
, d% x- p8 ^# `& d, e

$ o3 m( ?; C/ F& @$ N9 f- C# {       当我们不舍的走到陵园门口时,催促我的电话铃声又第三次响起来了。
  w! I6 z1 U/ X* } . E! i, K8 k3 i( q2 V& F1 z
       (未完待叙)
发表于 2010-2-26 23:2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顾乡 于 2010-2-26 23:47 编辑
+ |  N. p; i% h* J* e0 U1 E" d
1 r% a% p7 {" w" m- d谢连长,要是还配有这次话动的照片就更好了。
8 m# H, `8 D! L) Z2 c% A. ~! J  I9 C( J- U4 @" s3 }0 Z

+ {1 M$ X# Z) Q) j- ]8 S, B: Q# X4 T- J  t* W: D# |$ t
想起《生死线》中的那句台词:我们胜利了,可是你们却不在了,,,,,,
发表于 2010-2-27 00:07:5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谢啊老谢。。。。。。。。。。。
发表于 2010-2-27 02: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眼前出现的还是20多年前张国华浑身缠满了机枪弹链手握56式班用机枪,与伍强一道英姿勃发站在我的面前,请求加入到防御战斗中去的那样一幅场景。  m% M# s' I& o2 X" j! L

8 R1 m5 [8 }2 C6 Z) {9 T; K" @===============; t! ]+ P3 s% P
: }3 p6 W. E' S. x
张国华和伍强两位战士,是主动请战,前出作战,及时发现越军偷袭,是真正的战斗英雄!有这样的好兵,才有我军代乃阻击战完胜。老谢对战友的情深,我能理解,他们确实是中华民族的英雄,一个民族不能没有英雄,向我军英烈致敬!5 k  ]! @+ |4 S, h- ^
' i8 y9 k$ L! Y5 {
烈士们安息吧,边疆已经安宁,中国已经和平崛起,你们的牺牲换来了祖国的和平与发展,你们是中华民族的好儿女 。。。
发表于 2010-2-27 10:47:38 | 显示全部楼层
战友情深,感人啊感人。
发表于 2010-2-27 12: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哭了!办公室的同事吃惊的看着我。
 楼主| 发表于 2010-2-27 16: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连长,要是还配有这次话动的照片就更好了。8 Y9 A* G% P5 Y, o; p# S

  c! }0 ~" f1 F' J1 L0 j' X" w: p0 h/ J6 ~! c

4 ]+ Q5 G. ]) l4 R4 z' p想起《生死线》中的那句台词:我们胜利了,可是你们却 ...8 |) y4 i+ M4 Y3 M  t8 k; Q4 W6 I
顾乡 发表于 2010-2-26 10:23
. u* z# M& o" f3 t, o- @
谁能告诉我怎样发照片?我电脑水平有点差的。谢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军歌嘹亮 ( 鲁ICP备09043807号 )

GMT+8, 2020-2-19 13:34 , Processed in 0.301864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