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歌嘹亮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谢志熙

初返边关的日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2-27 16:4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ezhan1979 于 2010-2-27 16:44 编辑
9 X; L: Q* \( T
谁能告诉我怎样发照片?我电脑水平有点差的。谢谢!
7 c6 Y" @+ H' ?+ A" q谢志熙 发表于 2010-2-27 16:20
- l3 y* q4 x+ |
我的电脑水平不但"差"而且“菜”。...呵呵
0 e) v& a1 U* R9 _0 }我发图一般是在“高级模式”中,点“图片”或“附件”;在“浏览”中选待上传图片“文件名”;再点击“上传”即可。当小方框中出现待传图小样时,点击小图即可成功发照片到网页了。
发表于 2010-2-27 17:3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叻老谢连长的文章也流泪了,向保家卫国的先烈致敬!
发表于 2010-2-27 18: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排长啊,老排长!!!
- o3 D& p* n% x. G% b$ ?  ]; e1 _看得我热泪盈眶!!!
发表于 2010-2-27 18: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在等您的这篇文章,谢谢您老排长!
发表于 2010-2-27 18:39:28 | 显示全部楼层
[img][/img]以后谢大哥再不必为时间紧张而到处急找战友墓碑位置了,在“血站”上的“烈士名录”都有详细记载。这个要感谢“路客”那一干人,代替国家民政部门做了一件可以载入史册的大好事。
5 ~+ L: N! B6 p5 ~& f5 K4 e79烈士都集中埋葬在西南边陲,也许当时因为交通及战场火化原因,84以后就带回故里埋葬。没想到这个集中埋葬倒方便了多年以后战友们的一起怀念、悼念,分开带回故里埋葬却不方便战友们的一起怀念、悼念了。凡事都有两难。
发表于 2010-2-28 00:08: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忍冬 于 2010-2-27 16:12 编辑 * G0 {2 k% s' x! \
谁能告诉我怎样发照片?我电脑水平有点差的。谢谢!
' f/ k9 Q5 f9 J: B; i  n谢志熙 发表于 2010-2-27 08:20
/ |: Q& A) J3 h2 q9 J, D

+ r. T* _6 w* [/ {2 q还有照片估计需要压缩一下,我看过您博客的照片应该比180k大,需要压缩到180k才能上传。
  E9 [- @1 F% i0 ?+ e如果放到别的相册里,可以不压缩,黏贴上来。9 u8 |) s4 }6 z$ N! h4 S( T% ]
我收藏了您的博客地址,您的博客是新浪相册,不支持外联,无法放到军歌。如果您需要,我把您相册里的照片放在我的相册里,然后传上来。。
2 R) e/ ~) F2 }# q但是无法对应您自己的文字!
 楼主| 发表于 2010-2-28 01:34:46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照片估计需要压缩一下,我看过您博客的照片应该比180k大,需要压缩到180k才能上传。
% l) Y, k3 l+ L, o# L; O如果放到别的 ...) [( o' j; ?6 v- `
忍冬 发表于 2010-2-27 11:08
$ R  c7 A# [  b; B! X
那有劳忍冬妹子把我的照片传上来吧。
 楼主| 发表于 2010-2-28 01:3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10-2-27 12:44 编辑 2 E$ s8 _/ l1 _5 W+ D& B/ C

$ l$ q; G; K- z* J1 k4 G; C四  仓促上路 愧对兄弟9 ^  e. q8 ]1 s0 r/ i( [; r

0 o8 e8 ^2 x; {% N; z' F      当我们走出陵园来到公路边,急于上路的大巴仅剩下一辆还静静地等待我的到来。我依然怀着悲切的心情迈着沉重的脚步向大巴移去。) F( ]" Z* i8 r2 R7 C, I/ r6 p" F

* z0 A" A4 d3 A* d# E     “老连长!”当我最后一个来到车门边,一只脚刚刚触到大巴的踏板,我的身后突然传来原通讯员林建华的急促叫喊声。
: s5 C6 j+ [& o6 p- c/ G% P
* A- Y9 c# z, ^# F( D
     “你不跟大家一同去河口?”我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用惊愕的眼光看着离我约3、4米远,独自呆呆地站立在公路边的林建华。
2 I. Y- S" [; {6 i3 I

% n' v+ J( ~. ^, B6 m     “我不去了,我今天就得赶回家去”林建华的用十分低小的声音回答我。事先我根本就没想到他会单独从云南石屏县跑了280公里的路途来,就仅仅为的是与我们相见这么短短的2个多小时?
: q" W8 |% i) ~4 |
5 e  K2 K1 C3 ~4 C  v" t5 j
     “那你一个人怎么回去呢?”我不放心的问。这时大巴车的发动机早就已经启动了,而且喇叭声一声接着一声的催促着我。) U# ]3 s' I% `, b8 V
/ h' w! @) ?" l2 l3 ?0 y4 F
    “我坐长途汽车回去,老连长,你能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吗?”林建华用似乎乞求的口吻对我说。$ G; D$ i1 a1 f1 p  g
4 y+ G3 j0 F& \3 s
     “能啊,你有手机吗?”我想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直接拨到他的手机上。
6 F3 c: \  ]7 V9 B& U3 n( a
( Z; U/ e1 V% R( R
     “我没有手机”他说了一句。
: N" _" x. O* q9 R- ^
1 C8 N2 d& |; w/ B2 w* ^
     “那你等我一下”我说完返身就往车上跨,因我的纸笔都在我车上的随身背包里。# a9 W% f' w4 M
. l+ U# g% [! s  B
      “嘟….”当我一进车门,大巴就迫不及待的一溜烟的启动了,
, J3 p2 K- V7 J/ Y: D9 F( Q+ b
- g$ l  Q# R% M9 a) {# z5 W
      “等一下开车!”我大喊了一声。
" ~: V. P; f) E
1 f" G8 T% j( e" ^: l! E
     “再晚点,我们到河口就要天黑了!”驾驶员是旅游公司的,根本就不听我的呼喊,油门一轰,大巴就跑出10多米远了,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P" B/ d8 U  }6 L! U6 O  x' ~

2 O5 C% L8 L; b: d$ X' a  ^7 q1 q       我马上朝车窗外望去,车外的情景让我顿时就泪眼婆裟了。& A+ q9 c* J! ]3 ]2 S# G% c
      

$ {- a  x, I# f' e7 Z7 o! Z       林建华眼见大巴在启动,就随着大巴在下边跟着走,当大巴的速度一快,林建华则用十分沮丧的眼神,随着大巴的速度跟着跑....我在迅速地翻着自己的背包。4 F& t. q+ b. X" ~5 X1 P
$ A$ W: @2 J5 m2 R: w6 L3 W
       可是当林终于跑不过大巴而最终停下脚步后,那失望的眼神呆呆地望着汽车弃他远去的情景,让我无论怎样也控制不住的泪水夺眶而出……7 ~! \# A7 q9 T& m6 z0 Q5 ^
) U1 r; ]- T: M
       我后悔在烈士陵园里就该把自己的联系方式告诉他,我更后悔,当时只顾着看望烈士过于悲伤,而连自己的通讯员20多年来的家庭情况、他的目前工作生活状况都没来得及关心一下……
! h5 R- v6 x) f. Y- j

6 E1 X6 \; E3 {* L9 Z2 e  o+ S      “这是你的兵?是当地人?”车上的战友们都被我与林的这一幕所感到吃惊。
6 [2 J2 z- O7 `2 l! B

( h% ]. q+ i4 _0 q0 l( v     “是的,而且是我们连当年在战场上的连部通讯员,78年的兵,就是离这里不远的石屏县人”我抹着泪眼告诉大家。( G' v& {. b2 H1 y- n* L2 g
0 F7 j8 N# U( T& {( `$ \
     “他刚才是想让你给他联系电话吧”我身边的战友问。) f5 X" J2 D& H7 J& h( X! K' x
4 L9 X0 s- l2 h/ `
      “是啊,但我没来得及写下”我很沮丧的说。; O, d9 v9 ~; t, t
# h# {# N1 M. q2 B5 b- n: m
     “想办法让其他的战友转交给他吧”战友们在安慰我。9 S4 R/ A4 r  n' g* m

9 f7 N7 W$ }0 `0 R6 W* x. ~* a     “只好这样了”我努力在寻思着有哪位战友可以办到。  N2 j* j- }* T9 q
; q) C( H8 W3 L: v
      大巴在通往河口的山间公路上跑着,而我的脑海里呈现的却是在20多年前在代乃无名高地上林建华为我传递每一次命令时的情景…..特别是他与另外的文书唐明全、卫生员张金亮为了阻止我上第一道战壕,而几次哭着叫着与我争抢我那支冲锋枪时的场景老是在我的眼前浮现,让我怎么也挥之不去….
 楼主| 发表于 2010-2-28 01:46: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谢志熙 于 2010-2-27 12:54 编辑
  ]8 q- {4 n- u9 t$ m* D4 g
/ Z0 M. y' Q9 [+ x$ y 第二天下午2点左右,当我们一行从河口返回路过屏边,在屏边县城的一家比较大的饭馆吃完午饭,当我走出饭馆的时候…..
4 A- o+ ]) |- l9 \# R/ G5 l& p

: U: q7 W. U# Y' [' A      “老连长!”一声似曾熟悉的声音又在门边叫响。
, I  x9 j7 P# D  A$ n
3 c9 J- _# _( x9 W% {0 l6 p4 I0 [
      “林建华?!怎么是你?你怎么还在这里?咋没回家去呢?”我一下就看见了站在饭馆门边的通讯员林建华。% p2 k" |; z) T9 g( u

6 e, ^& l, R% @) `) g      “你还没有把电话号码给我,我在这里等你回来!你说过今天要返回屏边的,”林建华带着渴求的眼神对我说。
" x/ f7 j1 P! a9 g

+ y2 @; @/ O( ?. A/ |3 e     “你昨天住哪里呢?”我急切的问。/ R: r9 Z8 V6 b; k2 u+ A* E

% z2 Y; S2 B! y9 `, x* y     “我就在这里的旅馆住了一晚”林说。* ]" U9 `6 N1 J8 q$ W+ r
( ^9 g; N; n4 p) j2 [- p5 j
     “你还没吃饭吧,走进去先吃点东西再说”我这才想起也许他还没吃午饭。
* E! ~# R0 b6 C! M' z. L
2 }0 ~2 v5 A7 l! u4 h$ ~6 X/ {4 P3 L7 m
     “我刚吃过了,老连长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吧”林建华又催我说。
( O2 B% E; i3 |0 j9 p/ @' u
. n! Q  o( }- L% f; n* [: X4 d
     “不急,我等会一定给你”我被林建华为了要我的一个电话号码,独自一人在这里呆了整整一天一夜的战友情怀所感动。
! {$ x1 G: Y, M3 @0 f7 \9 ~

7 g6 I6 I1 ?+ l+ x. b# M     “来!我们2人先合个影吧”我把相机随手交到旁边的一个战友有中。昨天在扫墓当中我也未曾与他单独合过影。
1 U* V" I/ R* f# A; r
3 `3 N- w7 X5 J# u  Y4 M
       完毕,今天我才好好地,仔细地看了看眼前的这位好兄弟,实际年龄比我还小3—4岁的他,额头与脸上布满的皱纹给人以历尽苦难与沧桑的感觉,憔悴的面容看上去比我还要苍老许多。: X; Y, q. R) L; R2 J9 ?

& ^6 e- b  |  C/ P6 W      身上的咖啡色衬衣皱巴巴的早已褪去原有的色彩,整个衣领上是一圈厚厚的汗渍,叫不出颜色的裤子也显得是十分的廉价,脚下的一双旧得快要张口的猪皮鞋,给人一种生活窘迫的印象。 2 ^0 W$ H. g, Z9 x! F8 l

# ]2 u2 X6 B  M" o3 e3 b8 i       从他与前些天见到的云南籍战友们的景况来看,说明了这一批退伍回乡的战士并没有因参战而受到过地方政府的什么关照,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社会的悲哀!5 l& i8 f* ~* [/ a

% L( {3 K0 r3 Z" Y7 w4 S      “你现在的生活还好吗?”我一下就想起了应该关心一下他的目前生活状况。
& w1 x- f8 C& W' _& u5 |& D
$ K! v  U3 w7 j( S6 J0 E( z# u; l
      “就是不太好,前些年我的大女儿在14岁那年,得了一场病,因没钱医治而死了,后来又生了一个,小女儿现在刚4岁”林建华有些沮丧的说。
$ H) i9 X% r7 }* z; F" O/ c

7 K$ L5 B* m0 R8 ~      “那你现在靠什么生活呢?”我迫不及待的问。
( W) _" T+ X2 u  k( `& C
0 [! r, o0 `' ]5 ?0 a5 K) C- q* F
      “在家里靠做农活,前几年我养过鱼,也养过猪,结果都死了” 林建华依然懊恼的说。
  [  P# N4 i" l
# N0 W& {: `2 S9 M1 @- p9 U  x
      “政府给你们有什么补贴没有呢?”我又关切的问。0 o/ K5 \) P5 x* i" U# r+ B2 E
4 Q1 ?5 e  o& M; M) w- `
       “什么也没有”* u2 f; K' X+ b! D4 e

, e7 g9 `" k$ o/ g5 Y      “想过外出打工吗?”我问。% r8 p& u3 S9 P

/ I* H" O4 N! l8 [; v/ y0 v6 e      “想过,但现在女儿太小,家里照顾不过来”( a2 \* T9 S7 @4 O! d, f

) M; ]# a4 D3 [       “…”我无语了。
5 q, Y- n/ j( w0 z
/ v0 N2 s* d0 V1 r& w* b  ?
       看着眼前兄弟的一幅窘像,这就是曾经为了共和国的利益舍生忘死冲锋陷阵过的勇士?这就是曾跟随过我一道血染疆场的战友今天的生活现状?我感到了一种悲哀涌上心头,我的心也感到了一丝隐隐的痛,痛得快要淌血!/ h2 O7 G" L) N" u
0 I+ b  Y+ b# K2 Q0 B! c% W$ f
      “以后有什么事或需要帮助的,就给我联系吧”我撕下了一页笔记本纸,写下了我的家庭住址与联系电话,有些辛酸的对他说。
5 J* n) g6 n) n1 I' J

7 z5 ]! v9 `" d      “我知道了”看见他小心翼翼地把纸条揣进胸口的衣袋,我止不住的泪水也快滴落下来了。
/ j1 q3 p& C" [9 R% D: L
5 u) e! X  l" N1 Q" i+ b8 a/ h9 H9 _
      “就这样吧,我们马上就要发车了,你怎么回石屏呢?”为了不让他看出我的悲伤,我在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
9 a5 j- _$ z3 S( x

* L) d4 C: T6 u! z1 L- _      “我坐下午4点的班车回去,”林说。
  h- c! R) @  Z! c% {0 y

& i& A) q- x( R/ F$ @      “老连长,你能到我家去玩一下不?”在我正要登上大巴的时候,林突然向我发出去他家的邀请。: [! Z8 C) F8 o* T

1 O% k3 K% m6 {% M6 c" s      “我没时间去了,我还要去建水,去看看过去在坝洒农场为我们部队付出了太多母爱的那位周阿姨,还要去玉溪和思茅(今普饵)看望一下116团过去的老首长”我把我的行程告诉了他。
# B) }6 \" n5 F+ c  I

" l: y, C) Q* b' d       当我们的大巴车队启动的时候,林建华仍然站在路边向我挥动着告别的右手…
, n- U0 Z" j/ p) i
! b, ~9 l, c- l% _$ T; C5 B* P       后来当我从昆明返乡之前,当一个昆明战友告诉我,林建华到屏边来见我还是借了300元路费才成行的时,我止不住又一次为战友的深情感动得流泪了。我要早知道这样,说什么我也不会让他负债的啊.....!
5 X$ `' L6 z, J3 }
, e7 ^" K( {& p* V$ M$ H      (未完待叙)
发表于 2010-2-28 11:04:1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连长好人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军歌嘹亮 ( 鲁ICP备09043807号 )

GMT+8, 2020-2-19 13:30 , Processed in 0.317689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