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歌嘹亮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2427|回复: 143

[转帖]兵败如山(猫眼首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11-5 05:3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兵败如山(猫眼首发) ! B. R" M8 Q! C% P: @文章提交者:北京老鱼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_9 W( M5 C4 V, X+ m 兵 败 如 山(边写边发) 2 ?* F* g; |8 A(这是我所经历的真实故事。我们班9人中有5人牺牲在那数日的战斗中,其中1人被俘。安全回国的3人是:我、王宏和陈秀颖。其实,写出这段我人生中比较重要的故事并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因为毕竟是一段失败、一段令人恐惧的经历。不过我以为真实的东西永远是有价值的,在许多所谓高大全的越战故事和传奇里,我愿意写出这一段不让人振奋的述说,以还原部分可能被淹没的历史。2006年10月27日于云南丽江) 1 L" B" w$ c: t; H! H/ W下山之后,道路通向一条长长的水坝,全班交替掩护通过水坝、转过两个种满茶树的小山脚,那个依山而建的小村庄就清晰地出现在我们眼前。二十余栋民宅排列在一条大车路的两旁,干涸的路面上凸凹的车辙印变得十分坚硬。四处寂静无声,只有距村口不远处那两具腐烂尸体发出的臭味越来越浓烈。$ E% W1 [+ f: f 全班停止了前进,大家细致地观察周围,不放过一丝可疑的征候。但是因为大雾,视线所及也就200米左右的范围,附近的山头被大雾笼罩着。* x) K4 l2 C" Y) ~ J 班长示意仍按交替掩护的形式前进,于是全班9人组成的3个战斗小组,便依次向村庄抵近,在一个小组向前突进的时候,另外两个小组就担负掩护任务。一个加强武器装备的火力排就紧跟在我们后面,他们的任务是如果我们尖刀班遇到敌情,他们就用猛烈的火力支援我们,并为后面的大部队赢得部署、展开的时间。大部队距我们尖刀班,大致一直保持着500米的距离。 - C) ?$ F t! l尸体越来越近了,从破烂的服装上判断是两名越南军人的尸体,高度腐败的尸体已成黑色,地面的血迹犹如沥青一般粘稠,上面落满了苍蝇。只要我处于掩护的时候,就用军帽掩住口鼻,以减弱那令人窒息的恶臭。2 ]1 c" e( U3 Y! ^ 距离50米了,村庄里依然无丝毫动静,只有村口牛圈里的几头老牛在吃草时发出的声响。班长示意全班展开成散兵线接近村庄,大家起身端着枪,手指搭着扳机,全神贯注缓慢地走向村口。这时突然有一条狗从村庄里扑出来,对着我们狂吠不止,大家的心立即悬了起来。班长阮少文举起微声冲锋枪,瞄着狗打了一枪,那狗受伤后哀鸣着向村里挣扎而去。 # j R6 {& V, l; ?, t: B$ x就在大家准备冲进村庄以便抢占地形先发制人时,身后突然响起了一声清脆的枪响,大家怔了一下,相互看一眼,当我“可能是后面部队里谁的枪械走火”这句话正要说出口时,一阵如风暴般的机枪声顷刻响彻山谷,我们回头一看,正行进在水坝前后的大部队在毫无掩护的地形遭受到越军重火力的伏击,片刻间就有许多年轻战士在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献出了生命。这时候大家已经明白我们是遭到了伏击,而我们尖刀班是被越军故意放过。) t; G5 m7 o1 Y- B' p1 r- X% Z 炒豆子般的枪声没有停止,大家跳进了路边的水沟里,举起武器向枪声响起的方向射击。但是大雾仍未散去,我们射击的精确性自然无法保证。大家就一个愿望,希望能吸引越军的部分火力。几分钟过后,越军的火力就开始转向我们,子弹打在板结的土地上,崩起的拳头般大小的土块象下雨般朝我们头上砸来……! R. O/ X, J" G8 ~: A, c5 K 这是公元1979年3月11日接近中午的某个时刻,地点位于越南高平市往南40余公里的班英附近。当时我是某陆军步兵团特务连侦察班的战士,尖刀班的一员。许多年之后,我在广西旅行,在一处山野里突然闻到了一阵熟悉、沁人心脾的花香,我问当地老农打听这是什么花发出的香味?老农说这是柚子花的花香。我这时才终于知道,原来在战场上与尸体恶臭搅在一起的香味就是这柚子花的香味,那两种给人极度反差的混合味道让我终身难忘。' J* f; n. u2 Y8 G (老鱼联系地址:拉萨雪线汽车俱乐部,电话:0891-6332842,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报刊转载请联系本人并经得同意): M/ i8 ^* b+ c8 m. q 密集的子弹在我们头上嗖嗖的飞过,声响就像敲击绷直了铁丝。这时候我看见火力排的一名重机枪手在我身旁抱着机枪发呆,我大声问他:你在做什么?他回答说在看排长在哪里。我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头,叫他把机枪架在身后的一个缺口处,我告诉他村里没有我们的人,如果有人出来就朝他开火。他觉得我说得有理,就叫来扛支架的战士架好了机枪,向村口瞄准。我一看这哥们在紧张的氛围中居然忘了拉枪机,我再次拍他肩头:你子弹上膛啊!他如梦初醒:是、是的。他咔嚓一下拉上枪机。我当时感到要是越军从两个方向夹击我们,那就彻底玩儿完了。 / S# W6 H6 Q- K& n' o+ q越军的火力压得我们毫无还手之机,班长见状就命令大家顺着水渠转移到村旁的一间房屋后面。这时候云雾慢慢散去,周围的地形也渐渐明瞭,原来伏击的越军藏身在一处独立的小山上,那是一座典型的喀斯特山形,在山脚下,则是一片纵深达三、四百米的开阔稻田。因为距离较远,越军的阵地设置在薄雾中还是看不真切,照地形来看,应该是在山腰的自然溶洞里。只是能看到越军射出的用于指示目标的曳光弹,只要曳光弹射向何方,那几挺重机枪就会调转枪口朝目标点射击。# M* K H5 r( d 正在此时,我们看见有越军在村庄后面的山头活动,这一发现让我们惊出一身冷汗:如果越军占领村庄后的制高点,那我们就完全落入无险可守、腹背受敌的境地。班长当即下令全体轻装,准备投入抢占制高点的战斗。大家将身上携带的与战斗无直接关联的物品全部卸下,什么干粮、雨衣、攀登绳、潜望镜、伪装网、十字镐等丢了一地,当时都以为还有机会回到这里取走物品。我是在最后一刻,因为觉得部队发放的大头菜好吃,就顺手放了一个在裤兜里。随着班长的命令,全班3个小组依然按交替掩护战术,向村庄后面的山头发起冲击。